第二十三章 換肺

覺得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的一般。彷彿,輕輕還沒有嫁給賀哲,還和他在一起。等把輕輕救出來後,他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聽他這麽說,喬厲琛眸色微微地黯了黯。他其實也知道林墨很愛輕輕。隻是兩個人有緣無份,最後輕輕嫁給了賀哲。他拉開椅子坐下,夾了一道菜放進嘴裏。“味道不錯!”他誇讚道。“喝點酒?”林墨過來,往他麵前的杯子裏倒了一些醒好的紅酒。喬厲琛沒有拒絕,毫不猶豫地端起杯子,仰頭一飲而盡。看著他喝下這杯酒,...“有一批籽料到了,我替你去驗貨。”

蘇瑾城不動聲色地走到窗前,拉開窗簾朝外看去,是他多想了?外麵沒有垂落的繩索之類的東西。

“琢玉坊過幾天就可以重新開業了,需要提前準備。”,他轉身怪嗔道,“拉開窗簾透透氣,心情會好些。”

“琢玉坊你交給別人打理吧”,怕自己拒絕的太直白會引起他的反感,瓊玖小心翼翼地補充,“我現在名聲不太好,不適合。”

“那家店是我送你的成人禮,別人碰不得。”他語氣變的強硬。

他固執地守候在原地,卻忘了物是人非。

那是蘇瑾城送她的成人禮,她在成人禮那天發誓,她要替他毀了季家,那個霸占了他家產的季家。

狼心狗肺的季嶼森疲勞駕駛害死了他的父親,逼死了他的母親,還虛情假意地收養了他們兄弟,讓他們叫他爸爸,因為他拒絕改姓,所以季家的人都討厭他,季家的公司出了問題,就讓剛成年的他去頂包,讓他跟一個去世的千金結冥婚。

這些是蘇瑾城那天告訴她的,她滿是心疼和憤怒,發誓會替他討一個公道。

可後來卻發現,這個故事並不是這樣……

瓊玖不想跟他起衝突,她服軟:“好。”

蘇瑾城臉上這才泛起笑容,還親自下廚給她做了她喜歡吃的飯菜。

瓊玖有些出神地看著他忙碌的背影,心裏卻盤算著藉此去見季向鴻。

琢玉坊開業那天,沈瓊玖挽著蘇瑾城走過紅毯盛裝出席,花瓣紛落猶如婚禮。

蘇瑾城含笑致辭,沈瓊玖站在一旁卻心不在焉。

“瓊玖?”

蘇瑾城提醒她,她才慌亂地將視線從某處收回,而他順著她的視線看去,人山人海看不出有什麽異常。

葉翡壓低的帽簷下,嘴角勾出一抹冷笑,轉身緩緩走出人群。

沈瓊玖的視線被那漸漸遠去的身影牽絆,她趁蘇瑾城被商業夥伴糾纏,偷偷地跟上那個快要消失的身影。

“沈瓊玖,你是在找我麽?”

葉翡從她側邊閃出來,黑色的紗裙下是一襲喪服。

“你這是為誰守喪?”

瓊玖克製住聲音裏的顫抖,害怕聽到她猜的那個答案。

“他最後一個電話是撥給你的,可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

葉翡的話如一把刀子割著瓊玖的心,她被鎖在房間裏一個多月,訊號遮蔽幾乎與世隔絕,自然是不知道外麵發生的事情。

一滴淚啃噬著心頭,堵在嗓子眼裏,晃蕩著眼眶邊,沈瓊玖一臉探究地看著葉翡。

“他沒死”,葉翡低頭掏出一張照片,仰起頭笑的嘲弄,“不過跟死也沒什麽區別了。”

照片上季向鴻躺在重症監護室裏,渾身插滿了管子,跟她夢到的一模一樣。

“他怎麽了?”心像是被撕裂般疼,瓊玖咬著唇問。

“還不是你當初手軟,他沒溺斃在海底,僥幸撿了條命,也就落了個肺積水的下場。”葉翡刻薄地挖苦她,蘇瑾城不讓他們好過,她也絕不會讓沈瓊玖活的那麽心安理得。

瓊玖腿一軟跪坐在地上,任人宰割地問:“你要我做什麽?”

她這副模樣跟季向鴻當初求她放了瓊玖的模樣很像,都是那麽的令人討厭,葉翡說:“把你的肺給他,你願意麽?”趕的路上。”賀紫說道。聞言,林墨久久壓著的大石驀地一鬆。終於,終於救出來了!終於,就要快看到她了。“他們會把喬厲琛帶走。”賀紫說道。“好!”林墨帶他們進來,眼睜睜看著這些人把喬厲琛帶走。賀紫並沒有離開,而是留在這裏和林墨一起等輕輕他們。五分鍾後,房門再次響起。林墨心情已經激動萬分,像是感應到輕輕已經回來了一般,他快步走過去開門。門開啟的那一瞬,他看到了輕輕。她那張清麗絕秀的臉龐上,疤痕淡了很多,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