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感染

不適合經營珠寶公司。但我想知道,你為什麽要故意接近我?難道隻是為了我的珠寶公司?”她有點想知道,他對她有沒有感情,哪怕半點也行。“我也是受人之命,我有很重要的朋友在他們的手裏,我如果不聽命行事,會直接威脅到她的性命。”林墨如實的說道。這個時候,他已經不想再騙她了。聞言,翁嬌嬌略感意外。她睜大了眼,認真的盯著他,一字一句緩慢地問道:“她是女孩嗎?”林墨對上她的眼,承認:“對!”“是你喜歡……的人?”...蘇瑾城的眼神暗了暗,並沒有多少頹喪的氣息,他的視線掠過瓊玖,看向法官:“不知道故意傷人罪要判多少年?4月9號晚,葉翡小姐在看到沈瓊玖小姐的前提下,還踩油門撞向她,導致沈小姐雙腿斷裂,那葉小姐在繼承葉老先生遺產前,是不是先要把這起刑事糾紛解決一下?”

“瓊玖。”

蘇瑾城點了她的名字,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她,包括那道讓她如芒在背的灼熱視線。

她差點在車禍裏死去,她愛了近十年的男人知道這件事卻能做到不聞不問,時隔數月後作為打垮對手的利刃,要她站起來指證,說不難過是假的。

沈瓊玖緊握著雙手,侷促不安地站起來,想開口卻猶豫不決。

因為一片肺,季向鴻選擇了葉翡,他說:“人是我撞的。”

兩個女人的目光齊齊的看向他,一個忐忑,一個平靜。

時隔數月,沒有監控,現場被破壞,自然是誰認罪都可以。

瓊玖感覺心裏悶疼,該是有多愛,才能袒護到這種地步,她嫉妒的想反駁,偏偏又不捨的傷害他,就那樣憋屈地望著他,在蘇瑾城的提醒下,違心地說:“夜太黑,我、我看不清楚。”

她低下頭,肺疼的厲害,就連咳嗽都要忍著。

“此事當時已私了,當事人選擇不追究此事,蘇瑾城,你又是以什麽身份來替她討回公道的?”

她待在蘇瑾城的身邊,就像是一根刺橫在他心裏,刺的季向鴻心裏不痛快。

“沈小姐是我聘請的珠寶鑒定師。”

蘇瑾城笑盈盈地說。

一審並未宣判結果,葉翡和蘇瑾城勝負難分,可季向鴻卻清楚,再這麽下去葉家遲早被拖垮,到時候不是葉家被蠶食,還有季家也將再次搭進去。

蘇瑾城的弱點?季向鴻的目光越過湧動的人群落到沈瓊玖單薄的背影上,她是蘇瑾城的弱點,又何嚐不是他的死穴。

身上的傷口裂開,蘇瑾城雖然惱瓊玖今天的表現,但看她疼的臉色發白,終究是命陳末轉了方向盤,朝附近的醫院而去。

醫院門口,沈瓊玖笑容疲憊:“我自己去就好,我們非戀人非夫妻,你陪我去又算怎麽回事?”

他連一個身份都不能給她,她委屈他明白。

見蘇瑾城沒有阻攔,沈瓊玖下了車。

“傷口有些感染,近期別劇烈運動。”

醫生囑咐著,收拾著器具離開,充滿消毒水的病房,沈瓊玖起身套上衣服,反手去拉後背的拉鏈,身後忽然響起不屑的冷笑:“婦科?你是來墮胎的還是保胎的?”

是季向鴻,瓊玖盯著地上的影子,卻猜不出他為什麽在這裏。

她不言不語,甚至連個眼神都吝嗇給他,季向鴻有些惱火。

瓊玖感覺眼前場景猛地一轉,季向鴻蠻橫地將她扳過來,她抬頭眼神陰鬱地瞧著他,不搭腔也就被傷的淺些。

“剛回到他身邊,就迫不及待地幫著他對付我,你就那麽見不得季家好?毀了它去討好蘇瑾城?沈瓊玖,你知不知道,你也姓季!”地離開這個國家。”林墨看到這條資訊,立時有些激動。五年了,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終於快要見到輕輕了!巨大的興奮和激動,已經讓他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衝淡。他花高價雇了一批雇傭兵,於第二天一早就來到了他們所在的城市。避免暗處有組織中的人跟蹤,他並沒有讓雇傭兵來酒店,讓他們先找地方住下。到了晚上,喬厲琛如約而來。林墨做了一桌子的菜,還準備了一瓶好酒。開啟門,卻看到喬厲琛孤身一人。“你的保鏢呢?”他問。喬厲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