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孩子

。他其實也知道林墨很愛輕輕。隻是兩個人有緣無份,最後輕輕嫁給了賀哲。他拉開椅子坐下,夾了一道菜放進嘴裏。“味道不錯!”他誇讚道。“喝點酒?”林墨過來,往他麵前的杯子裏倒了一些醒好的紅酒。喬厲琛沒有拒絕,毫不猶豫地端起杯子,仰頭一飲而盡。看著他喝下這杯酒,林墨眸色微微動了動。他不是已經懷疑自己了,為何會如此沒有防備心?(本章完)“會!”喬厲琛堅定的聲音傳來。如果給他機會,讓他回到當初被輕輕救出來的時...你知不知道,你也姓季!

季向鴻的話在沈瓊玖耳邊炸開,他憤恨地盯著她,眼底更多的是失望和悲傷。

他千方百計地防著蘇瑾城泄露這件事,自己卻說了出來。

沈瓊玖臉上閃過一瞬驚愕,垂著眼問:“你要我幫你做什麽?”

那年,蘇瑾城的手一寸寸從她的身上滑過,滿眼深情地說,瓊玖,幫我毀掉季家,不惜任何代價。

他的手停在她的跨上,意思不言而喻。

那時她愛蘇瑾城,明知他在逼她,明知自己不願意,卻還是說了好。

現在季向鴻也是這樣,隻不過這次這句話由她問出來,她潛意識地不願聽到他說那樣的話。

“離開他,輾轉城市間,不停留不回頭。”

季向鴻交給她一個信封,沈瓊玖低頭撕開,裏麵是一疊機票,她這輩子都沒有飛過那麽多城市,每張票都沒有返程。

她一張張地翻過那些機票,最後目光落到那張銀行卡上,指肚在凸起的‘季向鴻’三個燙印字上摩挲,低淺地說:“就這樣?”

“你還有什麽要求可以提。”

也許是最後一麵,季向鴻從他一貫的冷傲中榨取唯一的溫柔,好脾氣地同她講。

沈瓊玖慢條斯理地撕著機票,固執卻聲音不大地說:“我不走。”,她抬頭,麵無表情地看向他,“既然我姓季,那沒人比我更有資格拿回它。”

“你就那麽捨不得他?”

季向鴻目光陰鷙,蠻橫地扭著沈瓊玖的手腕,拖拽著帶走她,“你以為你不走,就能留在他身邊?”

傷口疼的離開,沈瓊玖掙紮,走道裏的人紛紛側目,季向鴻將瓊玖扯進懷裏,禁錮著她,滿眼深情地哄勸著:“老婆,孩子沒了是我的錯,我努努力,我們很快就會再有孩子的。”

沈瓊玖有些懵,茫然地瞧著他脫掉外套披到她身上,用勒死她的力度溫柔地將袖子在她身上打了個結。

季向鴻神色一冷,扛起她邁著筆挺的雙腿大步走過人群,彷彿真的是一位體貼的丈夫。

“你這是綁架。”

瓊玖蒙在他的外套裏,甕聲甕氣地反抗。

“那你去告我。”

季向鴻的手壓著她的膝蓋,另一隻手扼住她的雙手,瞧了一眼停在落地窗外的那輛車,轉身朝後門走去。

人被丟進車廂,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季向鴻就壓了下來,車門敞開著,他的眼睛閃著狡黠的光:“如果你覺得婚禮上那段不夠精彩,你盡管鬧,最好把蘇瑾城引來,讓他親眼看看我是怎麽上你的。”

他氣急了,羞辱起她來不留半分仁慈。

沈瓊玖抵在他胸膛前的拳頭垂落,她可以不要臉地跟他鬧,卻不能在這種時候讓他爆出醜聞,季家還在葉翡手裏。

車門猛地被關上,季向鴻冷著臉啟動車,一道銀色的影子從綠化帶盤閃過,如箭般飛馳在馬路上。

“回來了?”

葉翡聽到客廳裏的動靜,雀躍地從樓上下來,目光觸到季向鴻身後的瓊玖時,既震驚又憤怒,僵著身子緩了緩,才試探地問:“你怎麽來了?”

“你不是說,如果我在李家待的悶的慌,可以來找你,是季家不是葉家,所以我來季家找你。”

沈瓊玖見到葉翡,雙腿就隱隱作疼,當初她故意撞斷她雙腿那一幕,她不曾有一刻忘記。的手試探似的在她身上遊走,接著是更多的手。“我有艾滋,不怕死的盡管來!來啊!”身上殘破的裙子彈性極好,瓊玖用盡全力扯了一下,露出大半個身子,她笑的有氣無力,眼神卻是不要命的。“誰先來?”他們大概沒見過這麽狠的女人,一時間竟麵麵相覷,不敢上前。瓊玖有些體力不支,死死地摳著身下的碎石。“呸!真他麽的晦氣!”人群中突然有人用足尖踢起一塊碎石,飛石正中瓊玖的額頭,頓時鮮血直流,這下更沒人敢靠近她了。人群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