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要

切可安好?”江楓又問道。這個“一切”,問的就是他們三個。“嗯,沒事,你放心吧!”賀紫說道:“我們想到一個辦法……”正要說什麽時,賀紫看到了林墨身旁的喬厲琛,忙改口道:“想到辦法,或許可以找到輕輕。”“什麽辦法?”林墨忙問道。“暫時還不能告訴你,等我這裏忙完了,我就來找你。你們放了那個楊沛玲,她並沒有什麽壞心,也沒有害過我。”賀紫說道。“當真?”林墨還是有些懷疑,但畢竟從小一起長大,他對賀紫剛剛的反...“輕一點,疼……”

“你快出去,我疼,疼……”

臥室裏傳來的聲音,撕扯著沈瓊玖的心髒,她努力睜大眼睛不讓眼淚落下來,避開滿地的玻璃碎片,頭重腳輕地朝臥室靠近。

大紅的婚被高高隆起,如同船般晃動著,葉翡帶著哭腔的聲音忽遠忽近地傳來,漸漸地變的歡愉。

“你看清楚了?我不是沈瓊玖,是葉翡。”

葉翡的聲音清楚地傳出,沒有人回答,也許他的聲音混在了葉翡更加高亢的嬌喘聲。

他在用行動懲罰葉翡的不專心?還是在向葉翡表忠心?沈瓊玖的腦子亂成一團,身體彷彿被掏空,她扶著牆腿軟地朝外挪去。

耳邊隱約聽到一句,她也是可憐,你為了牽製蘇瑾城而將她帶回來,她卻傻到以為你對她餘情未了。

強撐著走了幾步,總算是挪回了房間,整個人脫力般重重地栽了下去。

不開燈的夜,她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胸前裂開的傷口流著血,眼角簌簌地滾著眼淚。

季向鴻昨夜住在徐東家中,一夜卻心神不寧,早飯沒吃便匆忙地趕了回來。

葉翡正胃口極好地吃著早餐,見季向鴻扣著衣服朝這邊走來,連忙吩咐吳嫂給他盛飯。

桌子上三副碗筷,兩副都空著,季向鴻的腳步放緩,漫不經心地說:“沈小姐對雞蛋過敏,吳嫂,以後廚房裏別出現雞蛋了。”

他拉開椅子坐下,端起牛奶抿了一口。

“沈小姐還沒起,我等下給她準備新的。”

吳嫂表麵畢恭畢敬,可言語間卻透露著對沈瓊玖的不滿,到別人家做客,連吃飯都趕不上。

季向鴻手裏的杯子微頓,瓊玖並不是一個貪睡的人,她……

杯子被重重地放下,他有些不安地朝樓上疾步走去。

“沈瓊玖,你給我開門!”

季向鴻敲門,卻沒人應。

葉翡也意識到了不對勁,示意吳嫂找鑰匙去。

“先生,鑰匙……”

葉翡的話剛落,門一腳被踹開,吳嫂有些尷尬地垂落握著一串鑰匙的手。

空氣中彌漫著血腥味,幹涸的血跡如同一條紅繩繞過沈瓊玖的胳膊,她閉著眼睛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瓊玖”

季向鴻將她從地上抱起來,她後背上全是黏黏的血液,他有些害怕地聽她的心跳,卻糊了半張臉血,心跳卻是在的。

他抬頭冷厲地掃視忐忑站著的兩個人,一句話也沒說,冷傲地抱起沈瓊玖朝門外走去。

“向鴻,不是我。”

葉翡追在身後,百口莫辯。

蘇瑾城怎麽也沒想到,季向鴻居然把沈瓊玖帶回了他跟葉翡的婚房,就在他發狂地尋找瓊玖時,瓊玖居然主動聯係了他。

少了一葉肺?季向鴻從醫生那裏聽到這句話微愣,有些事他必須找瓊玖確認一下,急匆匆地回到病房,正準備推開門卻聽到她的聲音。

“我從未喜歡過他,我再也不會見他。”

門被踢開,沈瓊玖保持著握電話的姿勢,冷靜地看著盛怒的季向鴻,不卑不亢地繼續說:“從十三歲到二十三歲,我喜歡的是你,想嫁的也是你,我迫不及待地掏空季家,設計將他溺斃在海底,隻是想加速毀了季家,這樣我們就能快點結婚了。”

她拿著他遺落的手機給她的舊情人打電話,他的目光越來越冷,手裏的檢查報告緊緊捏成一個團,既難堪又憤恨。跟他鬧,卻不能在這種時候讓他爆出醜聞,季家還在葉翡手裏。車門猛地被關上,季向鴻冷著臉啟動車,一道銀色的影子從綠化帶盤閃過,如箭般飛馳在馬路上。“回來了?”葉翡聽到客廳裏的動靜,雀躍地從樓上下來,目光觸到季向鴻身後的瓊玖時,既震驚又憤怒,僵著身子緩了緩,才試探地問:“你怎麽來了?”“你不是說,如果我在李家待的悶的慌,可以來找你,是季家不是葉家,所以我來季家找你。”沈瓊玖見到葉翡,雙腿就隱隱作疼,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