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雙腿

,害羞地低著頭:“你晚飯想吃什麽?”李總打趣:“葉翡如此賢惠,向鴻你好福氣。”季向鴻低頭,溫柔地在葉翡額頭吻了吻,餘光卻是落到沈瓊玖臉上。指甲深陷掌心,沈瓊玖努力克製住不讓自己情緒外泄,卻聽到他柔和的嗓音,他說:“等我回來做。”心驀然一疼,瓊玖僵坐著才能緩解那種痙攣的疼痛。很久前,她午夜下班,推開門聞到撲鼻的粥香,季向鴻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笑容明朗:“瓊玖,我今天學會了煲粥。”那時他們明明吵的天崩...季向鴻麵無表情地將U盤帶回書房,關上門,一拳拳地砸向它,砸的血肉模糊,血順著桌沿滴落,那枚U盤卻完好無損。

葉翡躲在門外聽著那心驚肉顫的聲音,看著那血肉橫飛的畫麵,終於明白,就算沈瓊玖被玷汙,就算沈瓊玖離開他,而他依然愛著她,如果想要將沈瓊玖從他的記憶裏剔除,除非她死!

她轉身,一步步地往房間走去,既絕望又不甘。

“蘇瑾城,我知道你恨葉家當年對你的殘忍,你不是想要繼承葉家,你是想毀了它,我不想跟你僵持下去了,我們談談吧。”

葉翡約了蘇瑾城見麵,當體外受精成功那一刻,她就不斷地為了家庭妥協。

蘇瑾城轉動著手裏的瓷杯,好興致地將視線越過這古韻十足的包間,瞧著那遠山如黛、柳葉浮動的景色。

葉翡遲到了半個小時,穿了一雙柔軟的平底鞋。

借過的服務生手裏端著托盤,險些撞到她,她下意識地護住肚子,明明發火的話已到了嘴邊卻忍住了。

蘇瑾城瞧著她那還沒隆起的肚子,在她落座後,笑盈盈地說:“懷孕的頭幾個月最容易滑胎,你可要小心護著。”

明明是好心提醒,但聽到葉翡的耳裏卻有些諷刺。

“我要你無論用什麽辦法,斷了季向鴻對沈瓊玖的念想。”

葉翡剛坐下,就探著身子強勢地說,意識到暴露了自己的緊張,她才緩了緩與他拉開距離,依舊是一副高傲地模樣,“我相信你也不希望沈瓊玖躺在你身邊,你碰不得她,就連她的心都不屬於你。”

蘇瑾城握著滾燙的杯子,抬頭探究地盯著她:“我對這並不在意。”

“也對,為了複仇你都不惜出賣她的身體,像你這麽大度的愛人,又怎麽會在意她愛著別人呢?”

葉翡涼涼地諷刺道,“那如果我願意放棄葉家的繼承權呢?這筆隻賺不賠的交易你做麽?”

她真是為了愛情,豁出去了。

蘇瑾城抿了口茶,葉翡便將合同推到他眼前。

合同上葉翡已經簽過字,蘇瑾城翻了翻,利索地簽了字。

這附近比較偏僻,適合談見不得人的生意,也適合發生一些不可預見的事,比如…

葉翡惦記著季向鴻手上的傷,從附近的藥店買了些藥膏,剛從店裏出來,一輛車朝她開來,車速很快,嚇的她滿眼驚恐地癱坐在地上,幸好,那人刹車及時在距她不足一米的地方停住。

她渾身發抖的抬起頭,睜大眼睛驚恐地瞪著車裏的人,蘇瑾城抬眼,眼神冰冷且鎮定,不疾不徐地從她腿上軋了過去。

撕心裂肺的慘叫劃破天際,他的車技很好,隻是要了她一雙腿。

兩條腿血肉模糊,下體撕裂般疼,分不清這血是從哪裏來的,她感覺有什麽東西從她體內流失,子宮一陣陣的抽搐般疼,她想加緊雙腿讓血流的慢點,卻無法動彈。

季向鴻的手機一直在振動,煙灰缸裏盛滿了煙蒂,他用他那雙血肉模糊的手夾著煙,吞吐著:“等我將葉翡手上的股權拿到,我跟季家再無瓜葛。”

徐東捂著被切斷的手指,血順著指縫淌落,滴在地上的匕首上,他忍著痛:“沈瓊玖毀了季家,企圖將你溺斃在海底,夫人現在還神誌不清,她是你重掌季家的障礙,隻要她活著,你永遠學不會心狠,你是要接管季家產業的,季先生怎麽可能放過她?就算季先生不要她的命,我也會這麽做的!”

季向鴻騰地站起,攥著徐東的領子,咬牙切齒:“她是敏敏!”

徐東驚愕,他知道敏敏,當年震驚泉城的兒童拐賣案,季家的千金丟失,季嶼森忙於照顧精神出問題的夫人,泉城這才又滋生了新一屆的首富,葉宏。不用手去摸,瞧不出什麽。她不知道季向鴻為什麽要帶她回季家,因為葉宏的死,葉翡恨不的殺了她;而她因為那雙腿,自然也是恨著葉翡的。季向鴻帶回來一個女人,在下人們看來,就是小三登堂入室,自然是不會善待瓊玖的。瓊玖剛躺下,就感到一陣鑽心的疼,如同幾百枚針紮入身體,她咬著唇強撐著站起來,攥著床單猛地一扯,無數的蒼耳彈跳著滾下床。她不會蠢到去鬧,也不會任由別人宰割。“向鴻,洗澡水放好了。”葉翡活潑的聲音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