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去死

前,是不可能安心工作的。但其實,還是自己拖了哥哥的後腿。……非洲,訊號很差的江楓,手機突然響了。他看了一眼電話號碼,陌生人打來的。但他還是第一時間接聽電話。“你好,我是喬家的人,你現在在哪裏,我們過來找你。”“你們是喬家的人?”江楓頓時提高了警惕,不確定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喬家人。“我是喬董事長,喬銘赫派來的,現在負責聯係你,和你一起商量著如何救出我們二少爺。如果你不信,可以打電話回去問林墨,他現在...天旋地轉,那輛載著瓊玖的車消失在他的視線裏,血模糊了他的視線,那藍天白雲在他的視線裏逐漸暗去,季向鴻陷入了昏迷。

葉氏易主,葉翡慘遭喪子、斷腿之痛,整個情緒已在崩潰的邊緣。

“502,麻煩你簽個字。”

小護士敲了敲門,將保證書遞給葉翡。

葉翡沒心情看:“什麽?”

“你丈夫季向鴻先生在做手術,你要簽保證書。”

孩子的事情她還恨著季向鴻,半是擔心半是冷漠地問:“他怎麽了?”

這大概是小護士見過的丈夫受傷,最冷靜的妻子,她嘀咕:“聽說好像是你丈夫糾纏別人的未婚妻,被打的挺慘的,送來的時候已經處於昏迷狀態了。”

葉翡不相信,季向鴻向來潔身自好,怎麽可能做出那麽荒唐地事情。

她的腿斷了,隻能在幾個護士的幫助下被抬到輪椅上,重症監護室裏麵那個躺著的身影,她就算不靠近就能認出,那是她愛了十幾年的男人。

葉翡懷著複雜的心情簽了字,同樣是學醫的,她懂現在除了等待她什麽都做不了。

季向鴻的手廢了,腦袋上縫了幾針。

自從季向鴻知道徐東是聽命季嶼森的,他便將徐東趕走了,這時候葉翡連個可以打聽的人都沒有。

報警,是她想到的唯一辦法。

警察見到季向鴻,連筆錄都省了。

“季太太,你先生幾小時前剛將蘇先生扭送到我們局裏,說蘇瑾城是你車禍的肇事司機。”

葉翡心裏一暖,原來他是在乎我的。

“後來呢?”

“後來蘇瑾城反告你先生私闖民宅,對他未婚妻不軌,他未婚妻當時就在局裏指認了你先生。”

葉翡緊緊地扣著輪椅,咬牙憋著淚問:“他的未婚妻是姓沈麽?”

手指掐進肉裏,怨恨大於疼痛。

“對!”

“季太太,葉家、蘇家、季家都是商場有頭有臉的人物,隨便哪個逮到局裏都是震驚泉城的大事,更何況季少還是醜聞,蘇家已經不追究這件事了,希望季太太也能管好季少。”

葉翡端著笑送走警察,轉身臉色卻是難看到極點。

沈瓊玖,你為什麽陰魂不散呢?

喪子之痛,丈夫背叛的怨,渾身是傷的恨,將葉翡殘存的理智蠶食。

蘇家別墅

沈瓊玖抱著季向鴻的腦袋朝地上磕去時,手墊在下麵,傷的比季向鴻隻重不輕。

蘇瑾城拿著鑷子從她血肉模糊的手中剝掉砂礫,雙氧水刺的傷口疼,沈瓊玖不躲也不吭。

“我將你打造的這麽完美,不是讓你作踐自己的!”

蘇瑾城終究還是沒了耐心,雙氧水的瓶子摔在地上,砸的四分五裂。

“從我十五歲開始,削骨拉筋,整形塑身,多一分鑿掉,少一分拉伸,你像對待那些翡翠般在我身上動刀子,你有問過我,我喜歡麽?”

沈瓊玖抬起眼,自嘲:“你說瓊玖是美玉,可再美的玉也是玩物。”

“你是在怨我麽?”

蘇瑾城冷著臉問。

“怨你?你將我從廢墟裏撿回來,錦衣玉食地養著,我有什麽資格去怨。”

“你知道就好!當年不是我將你撿回來,你早就成了萬人坑裏的白骨,你就該感恩戴德。”

今天的沈瓊玖處處頂撞他,蘇瑾城氣惱地甩門離去。

門再次落鎖,門外傳來蘇瑾城的聲音。

“我不在這幾天,你好好看著她,不吃飯就掰開嘴喂進去。”

沈瓊玖躺在床上,聽著外麵訂門窗的聲音,不反抗不求饒。

夜裏濃重的煙味嗆的瓊玖咳嗽醒,很快樓道裏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汽油的味道彌漫在空氣中,火舌隱約在縫隙裏跳躍,她聽到一個詭異笑聲,飄渺淒厲:“去死!去死!!”有鎮定、安神效果的炒製的洋金花給她,她從來沒想過要害葉瓷,隻是那時候她不知道洋金花除了具有鎮定、助眠的作用外,還能使人抽搐、產生幻覺。葉瓷是怎麽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死前的確食用了的洋金花,這若是讓葉宏知道了,她百口莫辯。葉翡怨恨且警惕地瞪著沈薇亦:“你想怎樣?”“我不想離開泉城。”沈瓊玖盯著手背上的輸液管。“嗬,沈瓊玖!他連你斷了雙腿都不心疼,你還想留在他身邊?”葉瓷嘲諷冷笑,“好,我讓你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