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季向鴻,就這樣吧

敏敏。”敏敏,季嶼森的女兒,從小纏季向鴻纏的厲害,七八歲正是貪玩的年紀,季向鴻跟小夥伴玩彈珠玩的癡迷,瞧見敏敏被塞進了一輛麵包車,他隻想到敏敏被帶走了便沒人再纏著他了,卻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11歲的蘇瑾城,已經知道寄人籬下的含義,從搬進季家那天起,他就謹慎乖巧,生怕出錯被趕走,在弟弟季向鴻恐慌的看向他時,他保護了他,攬下了所有的罪。蘇瑾城輕淺的一句話,卻在季向鴻心裏掀起驚濤駭浪。他轉身,錯愕地問:...“瓊玖啊,瓊玖!”

蒼涼且詭異的笑聲窩在嗓子裏,蘇瑾城抓著頭發緩慢地蹲下,有種被背叛的悲傷,又有種落敗的不甘。

“瓊玖!”

就在所有人覺得他會束手就擒時,蘇瑾城嘶喊著。

瓊玖聽到酒杯的敲碎聲,抬頭那一瞬間一團黑影朝她撲來,蘇瑾城將半截酒杯抵在她的喉嚨處,挾持著往後退。

酒杯在陽光下泛著晶瑩的光澤,比葡萄酒還要豔麗的血順著杯身滴落,蘇瑾城在她耳邊詭笑:“連婚禮結束都等不及麽?你那麽著急,那我送送你。”

他舉起那半截酒瓶朝瓊玖刺來,季向鴻踉蹌著衝過來,那一刻現場一片混亂,溫熱的血濺了季向鴻一臉,血順著眼睫滴落,模糊了視線。

“瓊玖!”

季向鴻心如死灰,有些發顫地輕聲喊她的名字。

沈瓊玖迷茫地回過頭來,盤好的發髻有些鬆垮淩亂,那隻胳膊僵硬地舉著,手裏緊握著沾滿血的鑲鑽皇冠。

那一刻她拽的太急,頭發都扯掉了不少,有幾根混著血黏在皇冠上,垂在半空中搖曳。

倒在地上的蘇瑾城捂著脖子,血源源不斷地從他的指縫間湧出,他溫笑著看向瓊玖:“這樣也好。”

救護車呼嘯而至,蘇瑾城在警察的監護下被抬走。

沈瓊玖手一鬆,手掌裏的皇冠彈跳著掉到地上,她整個人癱軟地跪倒。

季向鴻走過來想要扶起她,卻被沈瓊玖推開了,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腳步虛浮地朝化妝間走去。

衣服換到半途,季向鴻推門進來。

瓊玖反手扣上Bra,伸手去拿襯衫,卻被季向鴻搶先。

她就那樣隻穿著Bra,抬頭波瀾不驚地瞧著他。

“為什麽要幫我?”

季向鴻抖了抖手裏的衣服,套到瓊玖的腦袋上,稍微用力一扯,隻剩兩隻空蕩蕩的袖子。

瓊玖伸了伸胳膊,鑽進袖子裏,順手係上胸前的釦子:“那隻是個巧合,不管你今天來不來,我都會曝光錄音。”

她抬頭,目光清朗:“我跟蘇瑾城的婚禮轟動泉城,各行各業有頭有臉的人物都會到場見證,各種媒體爭相挖資料,這樣的場合最合適。”

“偏偏選在我證據不足的時刻?”

季向鴻嘴角噙著玩味的笑,嘲弄著將她抱在懷裏:“瓊玖,你是我愛我的。”

沈瓊玖被他突如其來的無賴舉動整的無措,愣了幾秒才冷聲說:“季向鴻,你是打算讓我當情婦麽?”

一句話,戳中季向鴻的軟肋。

他的懷抱鬆了鬆:“給我點時間。”

沈瓊玖從他的懷裏掙脫:“季向鴻,別騙自己了,你不可能拋棄葉翡。”

季向鴻嘴唇翕合,瓊玖搶先說,“我也不可能跟別人分享丈夫。”

你看,我就是這麽的瞭解你,我知道你不愛葉翡,但你放不下對她的責任,同樣,我也知道你愛我,否則不會冒死去救我,可此時我是那麽恨我瞭解你,因為瞭解,所以明明很痛還是要故作瀟灑。

“瓊玖,你別逼我。”

季向鴻低頭,有些痛苦地說。

“季少說笑了,我一個臭名昭著的女人,還要仰仗您賞工作餬口,怎麽敢逼你。”

沈瓊玖心裏酸楚,眼中卻含笑:“法院很快就會把葉、季兩家的財產還你,你又是泉城最大的富豪,我誤打誤撞在這中間也出了不少力,季少多少也該給我些酬勞。”

“多少?”

他滿眼深情,由著她勒索。

“十萬。”

十萬,不用籌備,不用兌現,不會懷疑。

沈瓊玖抬起頭迎著他的目光,敏感如季向鴻,她連告別吻都不敢留。快出去,我疼,疼……”臥室裏傳來的聲音,撕扯著沈瓊玖的心髒,她努力睜大眼睛不讓眼淚落下來,避開滿地的玻璃碎片,頭重腳輕地朝臥室靠近。大紅的婚被高高隆起,如同船般晃動著,葉翡帶著哭腔的聲音忽遠忽近地傳來,漸漸地變的歡愉。“你看清楚了?我不是沈瓊玖,是葉翡。”葉翡的聲音清楚地傳出,沒有人回答,也許他的聲音混在了葉翡更加高亢的嬌喘聲。他在用行動懲罰葉翡的不專心?還是在向葉翡表忠心?沈瓊玖的腦子亂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