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其實我很想他

全部停飛。三人麵麵相覷。從機場出來,賀哲提議,現在去不了,隻能先通知喬家的人。喬厲琛是他們的兒子,他現在身陷危險,喬家人有權知道。最後,決定由林墨去往喬家。誰也沒想到,喬家的人都不知道喬厲琛不在國內。林墨見到喬父喬母,把在那邊發生的事如實的告訴了他們。喬父喬母這才知道,原來輕輕這麽多年不聯係他們,是被那個神秘的組織抓走了。喬厲琛這五年一直在找她,但是卻沒有向他們透露半點訊息。蘇小晚是知道的,但她現...法院判決下來,季向鴻重新接管葉、季兩家公司,很多事情紛至遝來,忙的他分身乏術,等他閑下來時,才得知沈瓊玖走了。

她就這麽消失了,沒留給他隻言片語。

“徐東,查到了麽?”

見徐東回來,季向鴻衝過去抓著他,滿眼渴望地問。

“查到了麽?”

他晃著徐東,急躁地問。

徐東猶豫著,將檔案袋取出來。

季向鴻迫不及待地搶了過來,檔案袋被撕開,一遝票根掉落下來,他蹲下小心地撿起來,機票、船票、火車票,上海、浙江、雲南、巴黎、巴塞羅馬……

每一張票根都顯示不同的地方,每一張都沒有返程,每一個地方她都隻待兩三天,沒人知道她下一站去哪裏。

季向鴻被擊垮,手裏的票根脫落,他僵站在原地很久都沒有動。

“她最後一次出現是在紐約,我繼續查。”

徐東不放棄。

“不用了,她若是存心躲著,誰都找不到。”

季向鴻拎著外套,轉身亦步亦趨地離開公司。

他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裏,喝的爛醉如泥,酒精麻痹了神經,灼燒了腸胃,心裏那份想念卻越發的難以克製。

沈瓊玖,沈瓊玖……

三天,公司需要董事長簽的檔案堆積如山,季向鴻不理睬,大有把自己喝死的趨勢,徐東沒辦法,才請了季嶼森。

季嶼森將門撬開,滿屋酒氣衝天,他看到躺在酒瓶堆裏的季向鴻,頓時氣急,大步流星地走過去將他拽起來:“你起來!起來!”

季向鴻眼神沒聚焦地盯著眼前的虛空,模樣頹喪,季嶼森陳詞激昂:“你是老闆,你可以不去上班,可以放任幾千萬的專案不管,別人不會說你什麽,那你為他們著想過麽?因為你的放縱,公司效益下降,他們麵臨被裁員!他們什麽都沒做錯,卻要為你的放縱買單!你覺得這公平麽?”

季嶼森推開他,轉身離開。

季向鴻趴在地上,嗓子沙啞:“爸,你回來打理公司吧。”

他的聲音毫無鬥誌,季嶼森背對著冷聲說:“我季嶼森從不接別人的爛攤子。”

腳步聲遠去,季向鴻痛苦的掙紮,感性讓他放縱自己醉生夢死,理性讓他振作擔負起一個執行董事該有的責任。

三年後,米蘭。

遠處巨大的廣告牌上,播放著一則采訪,被采訪者是新上市公司的執行董事,季向鴻。

這三年他將葉、季兩家公司合並,成立了新的公司,尋覓。

三年的時間,尋覓品牌享譽國外,季向鴻這個名字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媒體雜誌,有大螢幕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

中國留學生的聚會上,坐在角落裏的清冷姑娘引起了沈岩的注意。

“男人都在羨慕他經商有道,女人都在討論他英俊多金,你為什麽不參與?”

沈岩拿了杯酒,搖曳著朝角落走去,挨著她坐下:“不介意我坐在這裏吧。”

“我說介意,你會走開麽?”

那個姑娘抿了口酒,微垂的眼睫纖細濃密,那是雙有故事的眼睛。

沈岩笑了笑,替她倒滿酒:“沈岩,薑城人,你呢?”

“沈薇亦,漂泊人。”

酒順著喉管滑入胃裏,心微痛,臉卻是麻木的。

“沈薇亦。”

沈岩品味著這個名字,望著放下酒杯離開的身影,嘴角微翹。讓你知道什麽是強/奸!”瓊玖被打的渾身是傷,昏昏沉沉中覺的自己被拖拽著丟進車裏,車窗外霓虹燈模糊閃過,恍惚中她被踹下車,在坡地上滾了幾圈磕到水邊的石頭上。人影,重疊的人影竄動著朝她靠近,她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說話。“這些都是娶不起媳婦、玩不起女人的流浪漢,瓊玖,好好享受。”車輛疾馳而過的聲音在四週迴蕩,伴隨著的是淫/蕩的笑聲,誰的手試探似的在她身上遊走,接著是更多的手。“我有艾滋,不怕死的盡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