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797章 沒有防備

的陽光,透過大氣尊貴的落地窗暖暖的灑了進來。??????(????????nh????2016&#;www.iaoshuo2016.comi總統套房裏意大利玫瑰大床上,白艾的意識緩緩清醒過來,渾身的痠痛感排山倒海般地傳入大腦,清晰得令人害怕。她慢慢地睜開了眼,看著眼前這豪華的臥室,有一種夢在異鄉的感覺。她身體動了動,想要舒展下痠痛無比的四肢,卻無意間碰到溫溫熱熱的東西。偏頭看去,一張俊美得令人窒息...“會!”喬厲琛堅定的聲音傳來。

如果給他機會,讓他回到當初被輕輕救出來的時候,他一定會阻止她用她自己去引開那些組織中的人。

雖然他和輕輕並沒有多深的交情,反而是大哥和輕輕感情比較好,情同兄妹,但他對輕輕也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聽到他這麽說,林墨微微點頭。

算他還有點良心。

“明天晚上,我們見一麵吧,有些事我要告訴你。”林墨說道。

“好,我過來找你,還是你來找我?或是約一個地方?”喬厲琛問他。

“你過來找我吧!”林墨說道。

“好!”

結束通話電話後,林墨把約好喬厲琛的事,發資訊過去給賀紫。

希望他們那邊可以早點布好局,到時一舉抓住喬厲琛。

避免賀紫他們那邊有什麽疏忽,他又發資訊提醒道:“對了,說好的這邊抓住喬厲琛,那邊就必須救出輕輕。”

沒過多久,賀紫的資訊回了過來:“一切談妥,時間太緊迫,為了不起任何變故,我們會先去救輕輕,你想辦法,雇一批裝備精良的雇傭兵,負責保護我們一行人到時順利地離開這個國家。”

林墨看到這條資訊,立時有些激動。

五年了,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終於快要見到輕輕了!

巨大的興奮和激動,已經讓他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衝淡。

他花高價雇了一批雇傭兵,於第二天一早就來到了他們所在的城市。

避免暗處有組織中的人跟蹤,他並沒有讓雇傭兵來酒店,讓他們先找地方住下。

到了晚上,喬厲琛如約而來。

林墨做了一桌子的菜,還準備了一瓶好酒。

開啟門,卻看到喬厲琛孤身一人。

“你的保鏢呢?”他問。

喬厲琛笑笑:“他們在樓下等我。”

林墨聽他這麽說,微微有些意外。

喬厲琛來這個城市,本就很危險。

他出行,也一直帶著保鏢,寸步不離。

今晚,他卻讓他的保鏢留在樓下等著。

要知道,如果樓上真出什麽事,他的保鏢就算立刻趕上來,也根本來不及的。

更別提這家酒店的電梯可以直通地下停車場,並不一定要從大門離開。

“做了這麽多的菜?”喬厲琛從他身邊走進去,看著桌上的菜,不由地溫笑道:“以前還不知道你會做菜。”

林墨淺淺一笑:“以前我也不會做菜,和輕輕在一起那段時間,才特地學的。”

說起那段時間,明明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他卻還覺得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的一般。

彷彿,輕輕還沒有嫁給賀哲,還和他在一起。

等把輕輕救出來後,他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

聽他這麽說,喬厲琛眸色微微地黯了黯。

他其實也知道林墨很愛輕輕。

隻是兩個人有緣無份,最後輕輕嫁給了賀哲。

他拉開椅子坐下,夾了一道菜放進嘴裏。

“味道不錯!”他誇讚道。

“喝點酒?”林墨過來,往他麵前的杯子裏倒了一些醒好的紅酒。

喬厲琛沒有拒絕,毫不猶豫地端起杯子,仰頭一飲而盡。

看著他喝下這杯酒,林墨眸色微微動了動。

他不是已經懷疑自己了,為何會如此沒有防備心?

(本章完)

“會!”喬厲琛堅定的聲音傳來。

如果給他機會,讓他回到當初被輕輕救出來的時候,他一定會阻止她用她自己去引開那些組織中的人。

雖然他和輕輕並沒有多深的交情,反而是大哥和輕輕感情比較好,情同兄妹,但他對輕輕也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聽到他這麽說,林墨微微點頭。

算他還有點良心。

“明天晚上,我們見一麵吧,有些事我要告訴你。”林墨說道。

“好,我過來找你,還是你來找我?或是約一個地方?”喬厲琛問他。

“你過來找我吧!”林墨說道。

“好!”

結束通話電話後,林墨把約好喬厲琛的事,發資訊過去給賀紫。

希望他們那邊可以早點布好局,到時一舉抓住喬厲琛。

避免賀紫他們那邊有什麽疏忽,他又發資訊提醒道:“對了,說好的這邊抓住喬厲琛,那邊就必須救出輕輕。”

沒過多久,賀紫的資訊回了過來:“一切談妥,時間太緊迫,為了不起任何變故,我們會先去救輕輕,你想辦法,雇一批裝備精良的雇傭兵,負責保護我們一行人到時順利地離開這個國家。”

林墨看到這條資訊,立時有些激動。

五年了,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終於快要見到輕輕了!

巨大的興奮和激動,已經讓他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衝淡。

他花高價雇了一批雇傭兵,於第二天一早就來到了他們所在的城市。

避免暗處有組織中的人跟蹤,他並沒有讓雇傭兵來酒店,讓他們先找地方住下。

到了晚上,喬厲琛如約而來。

林墨做了一桌子的菜,還準備了一瓶好酒。

開啟門,卻看到喬厲琛孤身一人。

“你的保鏢呢?”他問。

喬厲琛笑笑:“他們在樓下等我。”

林墨聽他這麽說,微微有些意外。

喬厲琛來這個城市,本就很危險。

他出行,也一直帶著保鏢,寸步不離。

今晚,他卻讓他的保鏢留在樓下等著。

要知道,如果樓上真出什麽事,他的保鏢就算立刻趕上來,也根本來不及的。

更別提這家酒店的電梯可以直通地下停車場,並不一定要從大門離開。

“做了這麽多的菜?”喬厲琛從他身邊走進去,看著桌上的菜,不由地溫笑道:“以前還不知道你會做菜。”

林墨淺淺一笑:“以前我也不會做菜,和輕輕在一起那段時間,才特地學的。”

說起那段時間,明明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他卻還覺得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的一般。

彷彿,輕輕還沒有嫁給賀哲,還和他在一起。

等把輕輕救出來後,他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

聽他這麽說,喬厲琛眸色微微地黯了黯。

他其實也知道林墨很愛輕輕。

隻是兩個人有緣無份,最後輕輕嫁給了賀哲。

他拉開椅子坐下,夾了一道菜放進嘴裏。

“味道不錯!”他誇讚道。

“喝點酒?”林墨過來,往他麵前的杯子裏倒了一些醒好的紅酒。

喬厲琛沒有拒絕,毫不猶豫地端起杯子,仰頭一飲而盡。

看著他喝下這杯酒,林墨眸色微微動了動。

他不是已經懷疑自己了,為何會如此沒有防備心?

(本章完)

“會!”喬厲琛堅定的聲音傳來。

如果給他機會,讓他回到當初被輕輕救出來的時候,他一定會阻止她用她自己去引開那些組織中的人。

雖然他和輕輕並沒有多深的交情,反而是大哥和輕輕感情比較好,情同兄妹,但他對輕輕也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

聽到他這麽說,林墨微微點頭。

算他還有點良心。

“明天晚上,我們見一麵吧,有些事我要告訴你。”林墨說道。

“好,我過來找你,還是你來找我?或是約一個地方?”喬厲琛問他。

“你過來找我吧!”林墨說道。

“好!”

結束通話電話後,林墨把約好喬厲琛的事,發資訊過去給賀紫。

希望他們那邊可以早點布好局,到時一舉抓住喬厲琛。

避免賀紫他們那邊有什麽疏忽,他又發資訊提醒道:“對了,說好的這邊抓住喬厲琛,那邊就必須救出輕輕。”

沒過多久,賀紫的資訊回了過來:“一切談妥,時間太緊迫,為了不起任何變故,我們會先去救輕輕,你想辦法,雇一批裝備精良的雇傭兵,負責保護我們一行人到時順利地離開這個國家。”

林墨看到這條資訊,立時有些激動。

五年了,他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終於快要見到輕輕了!

巨大的興奮和激動,已經讓他對出賣喬厲琛的愧疚衝淡。

他花高價雇了一批雇傭兵,於第二天一早就來到了他們所在的城市。

避免暗處有組織中的人跟蹤,他並沒有讓雇傭兵來酒店,讓他們先找地方住下。

到了晚上,喬厲琛如約而來。

林墨做了一桌子的菜,還準備了一瓶好酒。

開啟門,卻看到喬厲琛孤身一人。

“你的保鏢呢?”他問。

喬厲琛笑笑:“他們在樓下等我。”

林墨聽他這麽說,微微有些意外。

喬厲琛來這個城市,本就很危險。

他出行,也一直帶著保鏢,寸步不離。

今晚,他卻讓他的保鏢留在樓下等著。

要知道,如果樓上真出什麽事,他的保鏢就算立刻趕上來,也根本來不及的。

更別提這家酒店的電梯可以直通地下停車場,並不一定要從大門離開。

“做了這麽多的菜?”喬厲琛從他身邊走進去,看著桌上的菜,不由地溫笑道:“以前還不知道你會做菜。”

林墨淺淺一笑:“以前我也不會做菜,和輕輕在一起那段時間,才特地學的。”

說起那段時間,明明已經過去好幾年了,但他卻還覺得像是昨天才剛剛發生過的一般。

彷彿,輕輕還沒有嫁給賀哲,還和他在一起。

等把輕輕救出來後,他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

聽他這麽說,喬厲琛眸色微微地黯了黯。

他其實也知道林墨很愛輕輕。

隻是兩個人有緣無份,最後輕輕嫁給了賀哲。

他拉開椅子坐下,夾了一道菜放進嘴裏。

“味道不錯!”他誇讚道。

“喝點酒?”林墨過來,往他麵前的杯子裏倒了一些醒好的紅酒。

喬厲琛沒有拒絕,毫不猶豫地端起杯子,仰頭一飲而盡。

看著他喝下這杯酒,林墨眸色微微動了動。

他不是已經懷疑自己了,為何會如此沒有防備心?

(本章完)。“這不可能!”季向鴻難以置信,他整個人彷彿被掏空,腳步不穩地後退,仇視著蘇瑾城,冷笑:“你以為我會信麽?為了救沈瓊玖,你倒是什麽都說得出來。”他緩了緩臉色,“你那麽恨季家,如果敏敏為葉宏償命,季家斷子絕孫,不正合你心意?”“可我愛上了她,這個理由夠麽?”蘇瑾城自嘲地笑了笑,他原本隻是想捏造一份DNA鑒定報告,誰知道他的養母李淺念跟瓊玖的DNA相似度那麽高。“你愛上了她,憑什麽讓我救?我把她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