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換個夫君

,我們已經派人去尋了,你纔是我們顧家明正娶的世子夫人,旁的人,你若是高興就把納進來,終究是個上不得臺麵的妾而已。”孟瑾瑤有種前所未有的屈辱,氣得紅了眼,袖子裡的手都在輕輕發,卻還是著腰板,極力保持鎮定,道:“他既然與人私奔,在大喜之日棄我不顧,那我還繼續嫁給他,擔著這有名無實的世子夫人做甚?”張氏有些迷糊,順著的話問:“那你的意思是?”孟瑾瑤心思急轉,又問:“孟家嫡長跟顧家是有婚約,這樁婚事是祖父...永昌伯府作為落魄世家,嫡長孟瑾瑤卻能嫁聖眷正濃的長興侯府,做世子夫人,誰不說孟瑾瑤好命?

然而,孟瑾瑤卻不以為然,若是真的好命,大婚當日未婚夫為何不親自來迎親?隻讓長興侯府二公子抱著一隻公來永昌伯府代為迎親,給出的理由是不適,不能親自來。

明明前些時日看到世子顧修明生龍活虎的,怎麼忽然間就病得臥床不起,不能迎親了?

說到底還是長興侯府不重視這門親事,所以才如此輕賤,若是祖父尚在,即便真的病了,隻要未到臥床不起的地步,也會親自來迎親。

婚事迫在眉睫,繼母和父親想攀附長興侯府,哪裡肯放過這門十年前就定下來的好親事?

是以,即使委屈,也把塞進花轎,而除了上花轎,沒有退路。

“吉時到——”

就在這時,凝冬急沖沖地跑進來,沖孟瑾瑤道:“姑娘,世子不是抱恙,他是逃婚跟別的姑娘私奔了!”

此言一出,語驚四座。

賓客們都以為世子是抱恙,沒想到竟是逃婚,與人私奔了?

長興侯府的人臉僵住,也不知道哪個碎的暴了訊息。

孟瑾瑤聽了這話,渾僵住,也以為準夫君或許是抱恙,沒想到竟是與人私奔,抱恙不能親自迎親、拜堂,咬咬牙都能忍,可與人私奔恕不能忍。

手驀地掀開紅蓋頭,一張傾國傾城的芙蓉麵了出來,小臉繃著,眼含怒看向長興侯府的人,質問道:“大婚當日如此不負責任的逃婚,這就是你們長興侯府世子的教養?”

庶出大房的大夫人張氏忙道:“侄媳婦,你放心,我們已經派人去尋了,你纔是我們顧家明正娶的世子夫人,旁的人,你若是高興就把納進來,終究是個上不得臺麵的妾而已。”

孟瑾瑤有種前所未有的屈辱,氣得紅了眼,袖子裡的手都在輕輕發,卻還是著腰板,極力保持鎮定,道:“他既然與人私奔,在大喜之日棄我不顧,那我還繼續嫁給他,擔著這有名無實的世子夫人做甚?”

張氏有些迷糊,順著的話問:“那你的意思是?”

孟瑾瑤心思急轉,又問:“孟家嫡長跟顧家是有婚約,這樁婚事是祖父那輩定下的,可也沒說明嫁給顧家的哪位公子,大夫人說是與不是?”

張氏點頭:“的確如此。”

可適婚的晚輩裡,最尊貴的就是侯府世子啊,且還是老侯爺定下的親事,所以大家都預設是世子,嫁給世子,也是他們孟家高攀了,世子日後可是要襲爵位的。

孟瑾瑤深吸一口氣,像是用盡了畢生的勇氣,擲地有聲道:“是你們顧家對不住我在先,既然八抬大轎把我迎進門,斷沒有讓我走回去的道理。如此,那就換一個人來跟我拜堂,把你們顧家沒婚的男人都喊出來,讓我選一個順眼的。”繼母和父親想攀附長興侯府,哪裡肯放過這門十年前就定下來的好親事?是以,即使委屈,也把塞進花轎,而除了上花轎,沒有退路。“吉時到——”就在這時,凝冬急沖沖地跑進來,沖孟瑾瑤道:“姑娘,世子不是抱恙,他是逃婚跟別的姑娘私奔了!”此言一出,語驚四座。賓客們都以為世子是抱恙,沒想到竟是逃婚,與人私奔了?長興侯府的人臉僵住,也不知道哪個碎的暴了訊息。孟瑾瑤聽了這話,渾僵住,也以為準夫君或許是抱恙,沒想到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