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新婚燕爾,她客死他鄉(1)

在外麵?”“啪!”得一聲,書房的木門猛地被開啟,穿著優雅白的南梔出現在麵前,見到是,俏的小臉似乎閃過一驚訝。林織羽下意識把手裏握著的孕檢單,一下藏到了後。南梔並沒有錯過的作,的勾了一下,回頭笑盈盈對段渡深道:“渡深,林小姐回來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下午約了閨逛街,我先走了。”不遠,段家的管家已經殷勤的迎了上來,熱絡的態度與對截然相反。家裏的傭人最為清楚,在段家討好誰纔有意義。南梔微笑的和肩而過,脊...“渡深,你到底打算什麽時候和林織羽離婚?”

書房裏傳來人不滿的聲音,讓剛剛孕檢回來的林織羽一下白了臉。

段渡深的聲音冷冽而磁,卻帶著與對話時沒有的包容寵溺。

“你想什麽時候就什麽時候。”

“如果懷孕了,你也離嗎?”

“南梔,我不會讓你再一點委屈。”

段渡深的話,令林織羽臉上最後一也消失殆盡。

低頭看向自己手裏握著的孕檢單,想到婦產科醫生剛剛和說的話。

“林小姐,恭喜你,你懷孕三個月了,是個雙胞胎。”

“你子宮壁比常人薄,很難再次懷孕,記得回家好好保胎。”

……

和段渡深結婚三年,段渡深在床事上從不做措施,但是一直沒要上孩子。

而就在最近,突然吃飯惡心幹嘔,一點腥味也聞不了,家裏年長的傭人眼尖,建議去醫院查一下。

“誰在外麵?”

“啪!”得一聲,書房的木門猛地被開啟,穿著優雅白的南梔出現在麵前,見到是,俏的小臉似乎閃過一驚訝。

林織羽下意識把手裏握著的孕檢單,一下藏到了後。

南梔並沒有錯過的作,的勾了一下,回頭笑盈盈對段渡深道:“渡深,林小姐回來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下午約了閨逛街,我先走了。”

不遠,段家的管家已經殷勤的迎了上來,熱絡的態度與對截然相反。

家裏的傭人最為清楚,在段家討好誰纔有意義。

南梔微笑的和肩而過,脊背纖細筆直,優雅如同白天鵝。

“篤篤”的高跟鞋聲音遠去,林織羽僵著子回過神來。

“什麽事?”

低沉的男音從書房傳了出來,林織羽抬起頭,看向端坐在書房辦公椅上的年輕男人。

男人眸眼冷峭,氣質冷冽,矜貴無雙。

段家的權勢整個江城無人不知,段渡深三個字江城無人不曉。

整個江城的豪門以段家為首,而段渡深是段家唯一的繼承人。

結婚三年,這張臉已經看過無數次,甚至已經有了最親無間的關係,但是林織羽每一次見到,依舊是第一次看到段渡深的那種覺——驚豔和懼怕。

“我有事想跟你說。”林織羽抖著深吸一口氣,直視著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可以嗎?”

段渡深似乎是微微一愣,看著朝他看過來的小妻子,然後淡淡點了點頭,“可以。我正巧也有事找你。”

林織羽心裏已經知道他想要找說什麽,走進去,站在段渡深麵前,第一次鼓起勇氣,認真的直視著麵前這個男人的眼睛。

對段渡深道:“段渡深,我想和你離婚。”

可能是他原本要對說的話,被搶先說了,男人向來深邃無波的黑眸,起了一漣漪。

沒給段渡深開口的機會,繼續道:“我喜歡的人回來了,剛好,你的初也回國了,段渡深,我們好聚好散吧。”

說謊的時候,林織羽著孕檢單的手,是汗的。

段渡深沉默片刻,微微瞇起眼眸,審視著的小臉。

“當真?”

“當真。”林織羽忍著心口細的疼痛,故作無謂的語氣,“你當初本來就是被迫娶我,我嫁給你也是為了錢。如今我們各自有了喜歡的人,何必糾纏在一起互相折磨。”

原以為段渡深會立刻答應,然而男人在聽完的話以後,指尖輕輕的在木桌上敲了幾聲,冷淡回:“這件事,我再想想。”

沒有理會林織羽的驚訝,他下了逐客令,語氣微有不善:“出去。”來深邃無波的黑眸,起了一漣漪。沒給段渡深開口的機會,繼續道:“我喜歡的人回來了,剛好,你的初也回國了,段渡深,我們好聚好散吧。”說謊的時候,林織羽著孕檢單的手,是汗的。段渡深沉默片刻,微微瞇起眼眸,審視著的小臉。“當真?”“當真。”林織羽忍著心口細的疼痛,故作無謂的語氣,“你當初本來就是被迫娶我,我嫁給你也是為了錢。如今我們各自有了喜歡的人,何必糾纏在一起互相折磨。”原以為段渡深會立刻答應,然而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