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穿越古代

且啊,這也不是自己的。以前的…好歹也是前凸後翹,纖細苗條…現在的,纖細是很纖細,但是也太乾癟了,分明就是一個吃不飽飯的難民形象。這的爹孃和兩個哥哥,也都是一樣的削瘦,都是麵無二兩,也因此臉上的顴骨明顯,看起來並不好相。“,走了。”大哥佘大山背著竹簍,喊著自己的妹妹。二哥佘大河站在佘大山邊,眼神也是看向自己的妹妹。兩個人心裡也在犯嘀咕,妹妹兩天前從樹上摔下來,撞到了地上的石頭昏了過去,再醒來就像變了...佘心大好,的寵醫院已經裝修好了,各種醫療裝置、耗材、醫藥等都已經整理好了,隻等著後天的吉日就可以開門營業了。

可是花了自己所有的積蓄開了這家寵醫院,而且從裝修到各種選材都是親力親為。

“啦啦啦….”不由得哼起不明的調調來,以表達自己心的激和開心。

握在方向盤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跟著輕輕的打著拍子。

就在這時,一隻流浪貓從眼前閃過,本能的打了方向盤…

“啊…”小車撞上了路邊的石墩…

是啊,是撞上石墩了啊。

佘坐在一個草屋前,雙手托著下,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片窮困荒蕪的村子…

明明是撞上了石墩,醒來怎麼的也應該是在醫院裡啊,怎麼會在這裡呢?

這都醒來兩天了,還是無法理解眼前到底是什麼況。

而且啊,這也不是自己的。

以前的…好歹也是前凸後翹,纖細苗條…

現在的,纖細是很纖細,但是也太乾癟了,分明就是一個吃不飽飯的難民形象。

這的爹孃和兩個哥哥,也都是一樣的削瘦,都是麵無二兩,也因此臉上的顴骨明顯,看起來並不好相。

“,走了。”大哥佘大山背著竹簍,喊著自己的妹妹。

二哥佘大河站在佘大山邊,眼神也是看向自己的妹妹。

兩個人心裡也在犯嘀咕,妹妹兩天前從樹上摔下來,撞到了地上的石頭昏了過去,再醒來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說話了,也不理他們,甚至還有些害怕他們的樣子。

爹孃不放心,讓他們帶著妹妹到山上走走,別整日的坐在門口發呆。

佘看了眼邊的‘爹孃’,他們正擔憂的看著自己,而兩個哥哥也在等著。

嘆了口氣,慢悠悠的站起來,走到兩個哥哥邊。

“走吧。”佘大山作為大哥,掌握著話語權。

佘大河和佘跟著他,三個人來到了山腳下。

這也是佘這幾天第一次走出家門。

據上的服,還有溫度,佘猜測現在應該是夏天往秋天過的時候,也就是收的時候,但是…

剛才路過的田裡,是稻子和麥子吧?那長得就跟老漢禿頭一樣,稀稀拉拉的。

莊稼長不好,也難怪一家人都這麼削瘦了。

“,你跟著大哥。”佘大山趁著佘發呆的時候,抓住了的手腕。

佘有些不適,但是卻沒有掙。

佘大山和佘大河應該是經常上山的,十分的練,哪裡可以下腳,哪裡不行,都一一的提醒佘。

到了一株長滿野果子的樹下,佘大山從竹簍裡找出一塊破麻布墊在地下,“,我和大河去摘些果子,你在這等著。”

佘坐在麻布上,乖巧的抱著膝蓋。

佘大山看一眼,也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妹妹自小活潑好,上山下河爬樹…比他們兄弟倆都利索,現在卻…

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村裡老人說的那樣,妹妹這是摔壞了腦子?

若真是這樣,以後是不是嫁不出去了?

沒關係,若是嫁不出去,那他們兄弟倆養著就是了。

反正無論如何是不能讓妹妹了委屈。

佘此時的想法是,況不明,要乖乖的,千萬別惹了這家人。

佘大山和佘大河蹭蹭的上了樹,可把佘驚呆了。

從地上起來,驚訝的往上看。

佘大山攀在樹上,手裡拿著樹枝,正要打果子,往下一看,自家妹妹正仰著頭,急道,“,你走遠一點,別讓果子砸了頭。”

現在已經有些傻了,再砸到…那豈不是傻得更嚴重?

佘拎著有點礙事的擺,麻溜的跑開,然後回頭繼續看。

就在這時…

似乎聽到了一聲聲尖銳刺耳的求救聲。

“救命…”

救命?佘顧不上繼續看佘家兩兄弟打果子了,尋著聲音找過去。

“哎喲,有人?完蛋了…”

呃?佘辯聲定位,眼神鎖定在了草叢中的…一隻上!

“別…別抓我…我上有老母,下有兒…”

佘不可置信的歪了歪頭,聲音是這發出來的?

不可能吧?

出手撥了撥冠,“你會說話?不能吧?我是不是幻聽了?”

“一定是我幻聽了,是車禍後癥嗎?”

野瞪大了眼睛,“你能聽懂我說話啊?你不是人類嗎?莫非你是野了?”

佘眨眨眼,反應遲鈍的跌坐在地上,語無倫次起來,“你…你…真…你…”

“哎喲,別你你你的了,快救救我啊,你個小姑孃家家的怎麼這麼磨蹭啊?”野的翅膀無力的撲騰了兩下。

佘吞了吞唾,“你…你…你怎麼了?”

“被藤蔓纏住了呀,哎,爪子和翅膀都被纏住了呀,夭壽啦,都被纏了一天了,我說話的力氣都沒了呀…”野繼續叨叨著。

佘總覺得眼前這野像極了一個難纏的老婦人。

也沒多想,快速的幫解開了纏住爪和翅膀的藤蔓。

得了自由,野撲閃著翅膀,昂首的走了一圈,“哎呀,舒服….”

“,野,快抓住它。”佘大山是看到佘往這邊走來,卻一直沒回去,便下了樹尋過來,沒想到就看到一隻野挑釁一般的在佘麵前來回的走。

野一個激靈,“哎喲,想抓我哪裡那麼容易的啊,我跑…”

說著,它就一邊跑一邊飛的消失了。

“大…大哥…”佘不自在的喊著佘大山。

“沒事吧?”佘大山到了麵前,關心的問道。

佘還以為他要責問自己為什麼不手抓野,沒想到他竟是先擔心自己。

“我沒事。”佘搖搖頭,心裡開始重新審視佘家的人。

“沒事就好,那種野可喜歡叨人了,叨人可疼呢。”佘大山將扶起來,“走,去看看我們打了多果子。”

佘跟著他回到原,地麵上果然落了很多野果子。

撿起一個,看樣子像是野蘋果,就著服了,放在裡咬了一口。Μ.166xs.cc

“噗…”好酸,酸得牙都疼了。

佘大山哈哈大笑,乾癟的手掌在佘的腦袋上了,“有點酸吧?”

佘點點頭,何止是有點酸啊,真正是酸掉了牙。。二哥佘大河站在佘大山邊,眼神也是看向自己的妹妹。兩個人心裡也在犯嘀咕,妹妹兩天前從樹上摔下來,撞到了地上的石頭昏了過去,再醒來就像變了個人似的,不說話了,也不理他們,甚至還有些害怕他們的樣子。爹孃不放心,讓他們帶著妹妹到山上走走,別整日的坐在門口發呆。佘看了眼邊的‘爹孃’,他們正擔憂的看著自己,而兩個哥哥也在等著。嘆了口氣,慢悠悠的站起來,走到兩個哥哥邊。“走吧。”佘大山作為大哥,掌握著話語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