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個炸雷穿越了。

的婦人,旁邊,還有個可的小孩在看著。兩個人長的和善,隻是……他們上穿的東西怎麼那麼奇怪?破破爛爛的,而且好像是從劇組借的?“你終於醒了,來,喝口水吧。”見張開了眼睛,婦人把水喂給。顧小悠喝了口水,左右看了看,狐疑的道:“這是哪?”“這裡是我家,你暈倒在我家後山,我把你揹回來的。”“後山?”顧小悠一愣。明明記得在給院長送特效藥的路上,被一個炸雷給劈暈了,怎麼會在後山?顧小悠有點慌了,匆忙爬下炕,沖出...“顧小悠!我限你十分鐘之,立刻把特效藥送到醫院來,否則病人有個什麼閃失,你和我都得死!”

電話裡,院長的聲音拚命的在咆哮。

大雨裡的顧小悠雖然早就全了,但是依然拚命的護著特效藥。

“院長!我十分鐘一定把藥送過去!你等我!”顧小悠一麵在馬路上狂奔,一麵回應!

此時,天上哢嚓響了個炸雷,下了顧小悠一跳!

“這是你說的!要是不到的話,咱們就全完了!”

哢嚓!

又是一個炸雷,顧小悠突然間覺到麵前一陣白,隨後便失去了所有意識……

“姑娘?你醒醒。”

再次張開眼睛,顧小悠的眼前一片模糊,反復眨了眨眼睛,纔看清楚麵前的人。

竟然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婦人,旁邊,還有個可的小孩在看著。

兩個人長的和善,隻是……他們上穿的東西怎麼那麼奇怪?

破破爛爛的,而且好像是從劇組借的?

“你終於醒了,來,喝口水吧。”見張開了眼睛,婦人把水喂給。

顧小悠喝了口水,左右看了看,狐疑的道:“這是哪?”

“這

裡是我家,你暈倒在我家後山,我把你揹回來的。”

“後山?”顧小悠一愣。

明明記得在給院長送特效藥的路上,被一個炸雷給劈暈了,怎麼會在後山?

顧小悠有點慌了,匆忙爬下炕,沖出了屋。

出門一看,這下徹底傻眼了。

這裡還哪有海城高樓大廈的影子,竟然是一個破舊的村莊,而且,比所見過的所有村莊都破!竟然都是茅草房!

“這是搞什麼?我是在哪?”院長還等著去送藥,再不送去就真的要失業了啊。

先不管這裡是哪,也不管是怎麼來的這麼貧困的村莊,當務之急是必須走出這裡,回到海城去。

顧小悠了上,竟然發現手機還在兜裡。

嘆了口氣,顧小悠決定先給院長打個電話。

可是當都準備好了接鋪天蓋地的謾罵的時候,發現,的手機竟然怎麼都打不通。

“該死,難道是沒訊號嗎?”

可是……訊號是有的啊。

再看看其他的東西,手機也是正常的,唯一奇怪的一點是……

昨天出門的時候的手機就是百分之八十八的電量,這會兒竟然還

是八十八?

“這什麼況。”

不會真穿越了吧??

顧小悠的心越來越寒,回頭問道:“大姐,今天是什麼年月,什麼朝代?這裡又是什麼國度?”

婦人見終於正常了幾分,纔敢回答:“這裡在朝國,今年是朝厲二百六十六年。”

“what?!”顧小悠一屁跌坐在地上,難以接這個現實。

真的不在自己的世界了,而是穿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老天……你難道是在耍我嗎?!”千辛萬苦談找到了特效藥,隻要治好那名患者,就能升職,走上人生巔峰了!

竟然被一個雷送到了這種鳥不拉屎,不下蛋的地方?!

接下來的三天,顧小悠每天都不得醒來就回到現代,告訴自己一切隻是個夢。

可是沒卵用,醒來了,還是在這個貧瘠的地方無可去。

唯一能夠和現代共通的,隻有手機。

的手機好像被遮蔽在了某個空間,電池永遠定格在了八十八,不會沒電,也不會沒網。

但是隻能接收外界資訊,不能撥打電話,甚至發帖,發郵件,各種聯係外界的方式都沒卵

用。

索,的手機功能都還好使,還能上網,打發時間。

手劃拉著爹媽旅遊的朋友圈,顧小悠無奈:“老爸老媽還玩的這麼嗨,肯定是還沒發現我不見吧,唉。”

嘟囔著,顧小悠把手機揣了起來。

頹廢了三天,知道救了的人是個寡婦,姓周。

這三天看可憐,把家裡的糧食都貢獻出來,和分。

但是今早聽和兒子說家裡快沒米了。

也不能乾待著了,得回報一下恩人。

本想出去幫周氏趕趕農活,怎料剛走出門,就看到抱著兒子亮兒沖回了院子。

顧小悠看麵不對,立刻問道:“周大姐,你這是怎麼了?”

“顧姑娘,你別過來!”周氏突然大喝一聲,嚇了一跳。

“為什麼?孩子出什麼事了?”周氏的兒子在懷裡好像沒了力氣,明顯是病了。

“是寒癥。”周氏說著把兒子抱進了偏房。

“寒癥?那是什麼?”

一麵放下兒子,周氏一麵對跟進來的顧小悠道:“顧姑娘有所不知,我們朝國幾月之前就有不人得了寒癥,這寒癥很是厲害,能傳染人,得

上的就會發熱病,一直發熱不退,重的昏迷不醒,好多人都醒不過來了。”

顧小悠聽了個大概,又看了眼孩子紅撲撲的小臉和呼吸困難的癥狀,狐疑道:“這就隻是流行冒吧?”

“冒?”周氏本沒聽過這個詞,顧小悠卻很確定是冒。

雖然不算是大夫,但是畢竟在進醫療公司之前,上過醫科大學,這些還是懂的。

手解開亮兒的服,把孩子的口,手腕踝骨都出來,讓周氏去拿來白酒和水,稀釋了幫著孩子拭降溫。

不到半個時辰,孩子的溫就沒那麼熱了。

周氏不驚奇不已:“天啊,顧姑娘你簡直是神了!孩子好像退熱了!”

在這落後的國度裡,一場流竟然能奪走好幾萬百姓的生命,顧小悠著實被嚇了一跳。

“沒想到這麼嚴重……周大姐你等我下,我一會兒給你開一幅方子,你給孩子抓兩幅,應該就能康復了。”

“康復?天啊,顧姑娘你太厲害了!那你快點寫吧,我現在就去抓!”周氏急得夠嗆,丈夫死得早,一直和兒子相依為命,兒子就是的命子啊。

(本章完)了所有意識……“姑娘?你醒醒。”再次張開眼睛,顧小悠的眼前一片模糊,反復眨了眨眼睛,纔看清楚麵前的人。竟然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婦人,旁邊,還有個可的小孩在看著。兩個人長的和善,隻是……他們上穿的東西怎麼那麼奇怪?破破爛爛的,而且好像是從劇組借的?“你終於醒了,來,喝口水吧。”見張開了眼睛,婦人把水喂給。顧小悠喝了口水,左右看了看,狐疑的道:“這是哪?”“這裡是我家,你暈倒在我家後山,我把你揹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