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莫名其妙的寵溺

到。連最基本的時間觀念都沒有的人,我們龍躍不需要!”雖然白雪也知道,秦毅就遲到了一兩分鐘,可當你看不慣一個人的時候,他笑的時候角不上翹,都可能是原罪!“哦,原來是這麼回事!”秦毅不僅沒有離開,反倒是走到了會議桌前,拉開椅子坐下。“既然是因為時間觀唸的問題,那我就還能繼續麵試!”“你是覺得,時間觀念不重要,還是想耍無賴?非得讓我喊保安來?”白雪臉越發不善。“時間觀念很重要,而我也是個很注重時間觀唸的...華夏,安市,龍躍證券公司的小會議室裡。

材火辣,長相甜的白雪,坐在橢圓形的會議桌的正中間。

的左右兩邊,分別坐著兩個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後還有一個拿著筆記本,隨時準備記錄會議況的俏書。

而白雪的正對麵,則是坐著五個西裝革履,卻麵帶忐忑之的年輕男子。

這五個年輕男子,都是來應聘的。

也不知道是白雪值太高,讓他們覺到有力,還是因為對麵市的結果太過看重,不敢想其他的事分心,這幾個人表現的格外張。

室溫度明明隻有十七八度,但這幾個年輕男子,額頭上竟然都在不住的往外冒汗。

這一幕,讓白雪忍不住暗暗搖頭,看來今天又不太可能找到能夠拯救公司的人才了。

就對麵這幾位的心理素質而言,本不可能為公司急需的人才。

低頭看了下皓腕上的百達翡麗手錶,已經九點五十九分了。

白雪拿起麵前的資料夾,拿了支筆在上麵畫了一把叉,才緩緩的開口說話。

“好了,十點到了,還有一個應聘者沒來,咱們也不等了,開始麵試吧……今天我們……”

雖然對麵前這幾位不報太大的希,但既然已經讓他們來了,總不能連麵試的機會都不給他們吧?

那幾個麵試者,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白雪在心裡排除出局。

還在為有一個應聘者遲到的事,而到竊喜。

畢竟龍躍公司的工作,可是很吃香的,一個競爭者,那自己就多了一分功的希。

可就在白雪說話的時候,會議室的門卻忽然從外麵開啟。

突如其來的靜,打斷了的話,這讓白雪本來就有些不善的神,又多了幾分危險氣息。

白雪本能的抬起頭朝門口看去,發現門口站著一個個長得有些帥氣的高個年輕男子,正怔怔的看著自己。

而且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非常的復雜。

有心痛,有迷,有驚艷,有悔恨,甚至還有一點點悲痛和莫名其妙的寵溺。

就這麼一個極其復雜的眼神,讓白雪已經到邊了的嗬斥話語,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從小到大,因為自足夠優秀,始終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說是習慣了被人注視,都一點不算過。

可門口那男子眼神中的那一莫名的寵溺,卻是第一次見到。

甚至是在父親那裡,都沒有看到過的存在。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男人第一次見麵,就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

但白雪好歹也是龍躍證券的總經理,很快就穩住了自己的心神,將腦海裡那些七八糟的念頭都甩開。

皺眉嗬斥出聲:“你在看什麼?”

輕聲斥,讓門口的高個男生,很快回過神來。

盯著看,然後引起不快的他,並沒有表現出赧之,隻是微微一笑:“看呢!”

再白雪眼裡,這句話,不是什麼套路馬屁,而是再口齒輕薄自己。

當即將手中的資料夾重重的扔道桌上,質問道:“那你現在看夠了沒有?”

“看,哪會有夠?其實我希,一直看到海枯石爛!”

門口的高個男子,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眼神中著一堅決和嚮往。

顯得有些輕浮的話語,在高個男子坦的麵容下,並不顯得輕薄。

可他這番話,卻是讓會議室裡的其他人,一個個都是詫異不已。

心裡都想著,這不速之客是誰?難不是白總的男朋友?

模樣倒是般配的,男的帥氣,的漂亮,高也很匹配。

可也沒聽說過白總有男朋友了啊,更重要的是,白總不是說跟陳家那位已經有婚約了嗎?

這是唱的哪一齣?

白雪這個當事人,更是氣得牙。

心裡恨恨的想著,這混蛋是誰?把我的招聘會,當了夜場了嗎?

當即手一指門口,嗬斥道:“你給我出去!”

突如其來的憤怒,讓會議室裡悉白雪格的三個人,越發堅定這兩人之間關係不簡單。

畢竟,白總雖然格冰冷,但一般很會發火啊。

就連公司的金牌盤手被競爭對手給挖走了,白總知道了也隻是說了一個‘哦’字罷了。

能讓白總生氣的人,肯定是男朋友啊。

可門口的高個男生,卻是微笑著緩緩搖頭:“抱歉,我還沒麵試完,暫時不能出去!”

一句話,把屋裡的人,驚得是目瞪口呆。

臥槽,你丫不是白總的男朋友,是來麵試的啊?

你一個麵試的,能不能不要這麼猛,一進門就主考?

雖然你長得是有點帥,但這自信過了頭吧?

那幾個同樣來應聘的人,也是為來人的膽大妄為意外不已,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應聘者。

不過作為競爭對手,他們心裡卻是很高興看到這種局麵的。

來人先是遲到了不說,還惹火了主考,這跟缺席也沒什麼兩樣了。

白雪則是拿過資料夾,瞄了一眼有一個用紅筆打了叉的名字,冷聲問道:“你秦毅?”

“對!”門口的秦毅臉上依舊是帶著微笑,顯得從容不迫。

白雪冷聲說道:“你不用麵試了!”

“我這就被錄取了?咳,哪怕是先走個形式也好啊?那麼多人看著呢!”秦毅很真摯的說道,臉上還出了不好意思的神。

白雪卻是差點沒被這話給氣背過去,這混蛋還以為自己是要給他大開方便之門?

手了額頭,無語的說道:“你想多了!我是說,你已經被取消了麵試資格!”

“我能知道一下,是為什麼把取消我的麵試資格嗎?”

秦毅神依舊不變,眼神盯著白雪好看的麵容。

“總不能因為我多看了你一眼,誇了一句你漂亮,就要取消我的資格吧?難道龍躍這樣的大公司,都隻招看不見,並且不敢說實話的人?”

氣憤之餘,白雪倒是有點欣賞秦毅這不卑不的態度,心理素質比其他五個人要強太多。

但僅憑這一點,還不足以讓白雪對他網開一麵。

公司需要的是有富經驗,有極佳專業素養的金牌盤手,而不是一個隻會妹的浪子。

所以白雪看著秦毅,也拿出了公事公辦的態度。

鄭重的說道:“取消你的麵試資格,是因為你已經遲到了。麵試安排在十點整,你卻沒有按時到。連最基本的時間觀念都沒有的人,我們龍躍不需要!”

雖然白雪也知道,秦毅就遲到了一兩分鐘,可當你看不慣一個人的時候,他笑的時候角不上翹,都可能是原罪!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

秦毅不僅沒有離開,反倒是走到了會議桌前,拉開椅子坐下。

“既然是因為時間觀唸的問題,那我就還能繼續麵試!”

“你是覺得,時間觀念不重要,還是想耍無賴?非得讓我喊保安來?”白雪臉越發不善。

“時間觀念很重要,而我也是個很注重時間觀唸的人!不過現在離十點,還差三十秒啊,哪裡能算是遲到!”

說話的同時,秦毅的手指在桌下輕輕的畫了個圈。

隨著秦毅手指的作,屋所有人的手錶以及墻壁上的掛鐘,甚至是大家的手機時間,都同時倒回去了三分鐘,落在九點五十九分的位置。

白雪聽到秦毅這話,本能的低頭朝手錶看過去,發現真的是九點五十九分之後,臉上也是出了震驚之。

在說不等了的時候,明明看到了秒針走到了十二的位置,已經十點了啊。

這從秦毅一進門,還跟他較勁了一下,說都是兩分鐘過去了,怎麼時間不僅沒有前進,反而倒退了?

難不,是自己的手錶出了病?

不信邪的扭頭朝後麵的掛鐘看過去,可看到的時間依舊是不到十點。

又抬頭朝幾個手下看過去,發現手下都是在看完表之後,苦的沖點了點頭。

就連那幾個應聘者臉上,都是出了不可思議的神。

即使白雪覺得這事,著那麼點詭異。

但事實擺在眼前,再要強行給秦毅戴個沒時間觀唸的帽子,就不是太合適了。

有那麼一瞬間,白雪甚至開始懷疑,要麼就是自己先前宣佈時間到的時候看錯了,其他人又不敢反駁自己。

嗯,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秦毅太討厭了,讓人覺得度秒如年。

跟討厭的人待在一起,可不就是覺得每分每秒都很漫長嗎?

看著秦毅平靜的俊臉,白雪果斷選擇相信是第二種可能。

就是這傢夥太討厭了,所以時間才過的那麼慢!

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狠狠的瞪了秦毅一眼,有些不甘心的說道:“行了,既然沒有遲到,那就準備考試吧!”

見秦毅那副彷彿早就料到會如此的樣子,白雪真是恨得牙。

心裡不忿的想著:“混蛋,讓你先得意一下,我倒要看看,你這隻會妹的混蛋,有什麼真本事。等麵試結果出來了,我一定第一時間讓你滾蛋!”現手下都是在看完表之後,苦的沖點了點頭。就連那幾個應聘者臉上,都是出了不可思議的神。即使白雪覺得這事,著那麼點詭異。但事實擺在眼前,再要強行給秦毅戴個沒時間觀唸的帽子,就不是太合適了。有那麼一瞬間,白雪甚至開始懷疑,要麼就是自己先前宣佈時間到的時候看錯了,其他人又不敢反駁自己。嗯,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秦毅太討厭了,讓人覺得度秒如年。跟討厭的人待在一起,可不就是覺得每分每秒都很漫長嗎?看著秦毅平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