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仙從何處來

陣一般每五天運轉一次,若是有事外出,最好在五天內返回。一年內不宜外出超過三次。”以為李凡是怕耽擱修行,何正浩補充道:“每年領了貢獻度後,可以前往天玄鏡兌換五天的輔助修煉時間。這五天,往往可抵得上尋常大半年苦修。”李凡知道是個好事,當即應了下來。“不過還是要先等我回萬仙島交了任務再說。”“這是自然。小友你先去,等過幾天泰安島那邊準備妥當,我再去島上找你。”隨後李凡告別了何正浩,返回萬仙島。不需前往藥...大玄國,玄京,太師府。

李凡端著酒杯,看著滿堂前來祝壽的文武官員,饒是他如今已是古稀之年,卻也不禁心中暗自得意。

須知,今日太師府內,滿朝公卿,來了十之**!這是何等聲勢!

想他李凡,剛穿越到這一方世界時,乃是一窮苦書生。

五十多年來,他從一無所有到如今官拜太師、權傾天下,這其中種種,足以寫成一本幾百萬字的長篇小說。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啊!

李凡撫了撫鬍子,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

“為太師壽!”

在場的一眾官員齊聲賀道。

李凡愈發得意了。

就在這時,外麵忽然傳來了陣陣不和諧的驚呼。

“快看!那是什麼!”

“天降流火,這是祥瑞,祥瑞啊!快去告予太師!”

“怎麼好像朝咱們太師府飛過來了!”

……

聽得屋外喧譁,李凡蹙了蹙眉頭。

原本還有些熱鬧的大堂內陡然安靜了下來。

李凡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然而,還沒等他來得及嗬斥下人、表達出心中的不滿,他就被天上的景色吸引住了。

遠遠的天邊,兩道銀色的光芒,一前一後,如流星般,飛速朝這邊駛來。

“這是……”李凡愣住了。

轉眼間,兩道流星就來到了玄京城上空,卻忽的停了下來。

於此同時,一道聲音如同雷霆從天而降,在眾人耳邊炸響。

“道玄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

在場眾人紛紛驚駭莫名。甚至還有幾人口呼仙師,直接拜倒在地。

而一個被壓在記憶深處,幾乎快要被遺忘的詞彙,此刻卻是突然從李凡的腦海中蹦了出來。

“修……修仙者!”李凡怔住了,喃喃自語道,“這怎麼可能……”

天上的兩位修仙者,顯然不會在乎下方一眾凡人的想法。

隻聽另外一個聲音響起:“寇洪!你以為你逃到這仙絕之地,我就會放過你?把那日你得到的功法交出來,否則我跟你不死不休!”

“笑話,就是因為欠缺結丹法門,我才被困築基期近百載,眼看大限將至,就要化為枯骨。卻得此結丹功法,怎麼可能交予他人!”寇洪冷哼一聲,語氣中滿是不屑。

“是了!”道玄子長嘆一聲,“金丹大道,有我無他。這世間結丹法門雖多,奈何困頓於築基期的修士更多!”

道玄子的語氣忽地變為兇狠:“既如此,如今長生法門在前,我又怎麼可能放過你,我又怎麼可能不欺人太甚!”

寇洪大笑:“不過做過一場罷了!可笑你我百年兄弟,如今卻為了一線生機拔刀相向!”

道玄子冷笑不答。

寇洪卻忽然道:“我知道我不是你對手,今日想必難逃一劫。但是此地凡人如此之多,卻又不知道,你是否又能抵擋得住如此濃度的仙凡瘴呢!”

道玄子頓時色變:“寇洪!你想幹什麼!”

寇洪瘋狂地笑了起來:“不過是求一線生機罷了!”

聽著頭頂上方兩位修仙者的對話,李凡心中頓感不妙。然而還未等他有所反應,就看到一道赤色的火焰在玄京城上方炸裂開來。

“轟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在李凡耳邊不斷爆發,他的眼前瞬間一片血紅,不過片刻,他便暈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李凡才甦醒過來。

起初,他有些茫然。過了許久,纔想起之前發生了什麼。

李凡咳了咳,吐出幾口鮮血,顫抖著爬起身,朝著周圍望去。

依然還是夜裡,昔日奢華的太師府已然變成了一片廢墟。

周圍空氣裡盡是屍首燒焦的難聞味道。

片刻之前的滿朝文武,全都死無全屍,魂歸西天。

而李凡的妻妾,五個兒子,也能沒能倖免。

李凡蒼老的麵龐上再無一絲表情。他的眼神有些呆滯。

原地站了許久,他才拖著虛弱的身體,走出了太師府。

片刻之前還無比繁華熱鬧的玄京城,此刻儼然已經成為了血與火的地獄。入目所及,全是殘破的軀體以及倒塌的建築。

想必,遭此劫難後能活下來的百姓,百不存一。

這一切都一切,都是因為兩位忽然降臨的“仙師”,兩位修仙者。

李凡沒了力氣,隨意癱坐在一處破碎的牆角。

他的聽力早已在剛才那場劇烈的爆炸聲中被破壞了。不過,這也沒什麼了。

此時此刻,他隻想笑。

這個世界怎麼會有修仙者呢?

自從他為官的那一刻起,他就動用著手中的權力,尋找著仙道可能存在的痕跡。

待到他成為帝師,位於萬人之上後,更是翻遍了整個天下!

北至冰海,南至大洋,東至墟淵,西至連山。

整個大玄,根本沒有一絲一毫仙人存在的痕跡!

但是今天,在他已經垂垂老矣,在他已經徹底死心後的若乾年後,兩位修仙者卻從天而降,來到他的麵前,而且不由分說將他所擁有的一切都絞得粉碎。

這就是仙麼?

仙又從何處來呢?

滿腔的憤怒與不甘,最後都化成了無盡的茫然。

天意弄人!

同時,李凡又感到無比的慶幸。

慶幸在他臨死之前,終於證實了仙人的存在!

要不然,他開啟下一世的人生後,豈不是又要空蹉跎五十載光陰?!

沒錯!他李凡,一介凡人,能從當初的小小書生,到如今的天下帝師,豈能沒有依仗?

這也是他能從仙人手下險死還生的原因。

“還真!”

李凡心中默唸,隨即,周圍的景色忽的黯淡了下去。如同隔了一層厚厚的水簾般,迷幻又有些看不真切。

“真作假時假亦真”

七個大字在黑暗中亮起,隨後陡然散開,化作一片光幕。

“充能完畢。”

“是否將當前場景虛擬化,迴歸最初錨點。”

兩行小字相繼出現。

與此同時,一個個畫麵相繼出現,飛速的鋪滿整個光幕。

那是李凡此世五十載的人生。

李凡看著各個畫麵中的自己,愣了許久。

【還真】

這就是李凡給自己這件隨身攜帶的異寶的命名。

它隻有一個功能,那是化真為假,化實為虛!

所謂化實為虛,即是將李凡真實所經歷的一切化為模擬的虛幻經歷,使李凡回到最初設定的錨點,也就是剛剛穿越到這方世界的時候。

事實上,此世已經是李凡的第二世了。

第一世時,李凡雖然心有大誌,但奈何他僅僅是個普通人。屢試不中,三十歲後終於放棄了讀書做官的想法。經營起了小本生意,當了個普通的富家翁,隨後娶妻生子,渡過了自己平凡的一生。在他垂垂老矣,即將病亡之際,才終於覺醒了【還真】。

這纔有了第二世李凡的乘風而起,勢不可擋。

隻是可惜,如今看來卻是用錯了地方。

沉吟了片刻,李凡沒有選擇立刻結束此世。在此之前,他還有幾件事要做。

關掉光幕,回到現實,李凡強打起精神,處理起玄京被仙人重創後的善後事宜。

在搜尋了一些倖存下來的人之後,李凡憑藉著多年來的威望,總算是稍微穩定了下人心。

即使李凡耳不能聽,但是還能找到紙筆,雖交流起來有些麻煩,但也不妨礙李凡的命令一道道傳達下去。

首先,李凡命令駐紮在城外的心腹戍衛營火速趕來玄京城,維持災後秩序。隨後傳令周邊城市,調發糧草與官職人員前來玄京。

玄京大部分建築被毀於一旦,在戍衛營接管了玄京之後,李凡索性就呆在了軍營中主持善後工作。

而隨著李凡的政令,周邊城市的物資與人才源源不斷地朝著玄京城輸送。

一月以後,滿是廢墟的玄京城才稍微恢復了些煙火氣息。

等到大玄國終於從仙人一擊中緩過氣來之後,李凡方纔開始下令各地蒐集關於那晚出現的兩位仙人的情報。

包括二人最初是從何處來,之後又前往了何處,二人於途中可曾有過其他對話等等。

可惜的是,數月的調查,除了知道這兩位修仙者似乎是從東麵墟淵方向出現的以外,其他的皆是一無所獲。

李凡所期望的兩位仙人拚個玉石俱焚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本就不該對這種事情有所期待的。”李凡心中暗歎一聲。“既如此,此世我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了。”

矗立於新建成的太師府中,李凡再次開啟了【還真】。

“是否將當前場景虛擬化,迴歸最初錨點。”

李凡不再猶豫,選擇了是。

光幕上,無數栩栩如生的畫麵同時靜止。隨後,這一世的縱橫捭闔、榮華富貴皆如同夢幻泡影般破碎炸開,化作道道流星,飛入李凡腦海。

一幕幕場景如同走馬燈般快速在李凡眼前閃現,最終畫麵定格在兩位修仙者於太師府之上高高對峙的場景。

“道玄子,寇洪。”李凡輕聲念著二人名字。“五十年後,我還在這玄京城等你們。”

“富貴於我皆浮雲。”李凡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但他的意誌與目標,卻變得前所未有的堅定。

“下一世,我要捕仙!”

腦海中的光彩逐漸消失,李凡慢慢陷入了沉睡之中。一顆顆人臉果實。”“微風拂過,果實的人臉上就露出一絲滲人的笑容。”隨著何正浩的講述,李凡彷彿看見了無數人臉正在朝他微笑。再想起自己剛剛還吃了一個這種果實,李凡更是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何正浩則是繼續說著。“那位金丹鎮守在震驚之後回過神來,下到城市中查探。”“整座島沒有一個凡人倖存,全都變成了笑麵果實。但究竟為何發生了這件詭異的事情,這位金丹鎮守也弄不清楚。於是他隻好將此事上報。”“萬仙盟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