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同仙舟之命

來為它加點餐,也是理所應當的。”“至於你那怪鳥,又是什麼東西?一看就知道沒有什麼強大血脈。”“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隻能打洞。許克,你該不會以為,隨便靠隻雜毛鳥,就能翻身吧?”許克畢竟隻是小孩,聽到自己的伴生靈獸被詆譭,不由地爭辯道:“我這鳥兒也不差啊,大家都說它是神鳥後裔,將來……”話未說完,就被宋陽粗暴打斷。“神鳥後裔?那隻神鳥?鳳凰?朱雀?怎麼看你這隻怪鳥都不像啊!”“別人隨便說說安慰...這些仙界法則碎片,出現的時機也太巧合了點。

剛好他要推動玄黃界朝著仙界方向昇華蛻變,剛好它們就被發現了。

以李凡的性格,很難不疑竇頓生。

於是他嘗試著慢慢梳理其中邏輯脈絡。

“棋子的隱蔽性之高,著實有些可怕。仙舟上下、以及傳法天醫,哪怕數萬年不止一次親自接觸過,他們都沒能察覺出其中異常。”

“我之所以這麼簡單就發現了棋子的詭異之處,不過完全是靠【還真】的指引。若是沒有還真,我也會視它們為尋常之物……”

想到這裡,李凡心中微微一動。

“如果光從這方麵來看,棋子的確有可能是專門針對【還真】的誘餌。”

“不過……唯有還真有感應的東西,還有很多。比如【永恆遺念】。純粹是【還真】的層級太高,所有這些異常在他麵前都無所遁形。”

“不能就這麼粗暴的下定論。但小心提防,也是應有之理。”

李凡觀察著在自己體內靜靜躺著的那枚七彩棋子。

棋子似乎跟李凡完全獨立。靈力、神識等力量在棋子所處位置流淌而過,沒有受到絲毫阻塞。就像它根本不存在一般。

而除了那融合的仙域碎片的“負重”之外,這棋子也沒有給李凡帶來其他的影響。

“十三枚灰色棋子,被孫縹緲藏在曾經遊歷過的十三個修仙界中。並在遊記中記錄下其世界道標資訊,傳給後人。”

“但很顯然,這些棋子,並不是孫縹緲打造,而是由上界真仙築就。或許是【道湮之劫】爆發的背景下,某些悲觀主義者的準備、欲求仙界復甦的後手。”

“不知因何原因,落在了孫縹緲手裡。”

李凡沉吟,思緒翻湧。

“孫縹緲的時代,仙界尚未破滅、仙路尚未斷絕。絕大多數仙界真仙都還在積極對抗道湮之劫。可以想象,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鑄造棋子的失敗主義真仙,應當是不會被主流所接納的,隻能暗中行事。所以才將其悄悄傳至下界?”

“但不知是何原因,這些後手至今沒有被啟用。最大的可能,是築就棋子的真仙,已然消逝在致使仙界破滅的道湮之劫中了。”

“亦或者……”李凡眼睛微眯,想起了之前仙舟永珍陰陽圖的結構。

“整個至暗星海,都找不到仍在棋盤上的黑白棋子。隻有這些被‘廢棄’的灰色棋子。說不定,在某個未知之處、在這高牆之外,那些黑白棋子已然完整重塑仙界的使命了?”

隻是李凡的猜測,目前沒有任何證據支援。

“關於這些灰色棋子,孫縹緲應當知道更多。孫縹緲本人不知所蹤,如果說星海中哪裡可能會有線索殘留,最大的可能,就是他在藥王宗留下的那尊藥王鼎。”

“錨定十五年,星落歸玄黃。快了……”

雖然這棋子背後,說不定會隱藏著什麼危險。但李凡肯定也不會就因為單純“可能”的猜測,就放棄藉助融合仙域昇華玄黃界的計劃。

有仙域碎片作為基石,玄黃界昇華成功的可能性大了太多。

李凡平復思緒,看向殷上人與百花。

灰色棋子融合的過程,他們也全程目睹。不敢多言,隻是默默觀看。

李凡沒有向他們講明棋子融合後,仙域碎片的誕生。

但他們也猜出了,這些由死寂世界鍛造成的棋子,恐怕在玄黃昇華計劃中,有著關鍵的作用。

“我之前讓你去星海深處那處位置看看,可有什麼收穫?”自從回到大啟後就為了蒐集棋子而東奔西走,直到此刻才終於閒下來。李凡盯著百花,問道。

在李凡的預估中,百花想要探明那處未知“高地”,應該要費不少功夫。結果沒過多久,她就復返、去往星海邊陲又跟殷上人匯合了。

百花醞釀了會,解釋道:“或許是我無能。在聖師您指示的方位,搜尋了許久,卻始終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眼看繼續待下去,也是浪費時間,無奈之下索性放棄、跟殷道友一起搜尋許克的下落了。”

“也許是那處機遇,跟我無緣吧。”百花嘆了口氣。

李凡點了點頭,又問道:“那麼許克蹤跡,可有什麼發現?”

殷上人說道:“有些收穫。我們發現,許克他或許是被捲入了殘界長城中一處奇異地帶。殘界長城,是無數被毀滅世界在高牆腳下的匯聚。雖是億億碎片,卻又隱隱連成一體。”

“暫且還不清楚其形成的原理,不過,或許可以將其看做一根由無數細線編織而成的長繩。而許克失蹤的地方,就是長繩為了維持自我穩定而形成的【結點】。”

“不過我們正欲進一步探索那結點的時候,卻是收到了聖師你的傳訊。”殷上人有些遺憾的說道。

“結點……”李凡沉吟片刻,繼續道,“也是事出突然、為了獲得棋子,不得不請你們幫忙,演一場戲。”

“當日你們所見那幾人,都是來自於星海邊陲的仙舟文明。”

“為了不暴露玄黃界的存在,之前我曾偽裝成並不存在的【大啟】文明的一份子,跟其接觸。玄仙舟極擅長解構星海中所殘留各種真仙篆字之力,我也以我掌握的真仙篆字跟其進行了幾次交換,雙方也算是各有所獲。”

“這一次在交易過程中,卻是偶然發現了仙舟寶庫內灰色棋子的存在。”

“這棋子對玄黃昇華太過重要,決不能錯過。故而就使了點小伎倆……”李凡輕描淡寫的為二人介紹起了事情的起因後果。

“玄仙舟現在對玄黃界還有點用,所以你們避免跟他們接觸、以防事情敗露。尤其是你身上的生死氣息太過明顯,一見就可知是你搶走了灰色棋子。”李凡對殷上人說道。

殷上人、百花自然不會站在玄仙舟那邊。

他們隻是笑了笑,對李凡巧取灰色棋子的事情,沒怎麼在意。

“仙舟還有殘界長城處,還剩下有幾枚棋子沒有蒐集,也都交給我就是。你們還是先去打探許克蹤跡。”

“等我將所有棋子蒐集完畢後,距離最終玄黃界,也不會遠了。”李凡叮囑道。

殷上人神情肅然,點頭應下。

交代完畢後,李凡先是使用天涯咫尺大陣,來到了殘界長城邊陲。

木劍虛影不停穿梭,著實費了一番功夫,才將此處剩下的四枚灰色棋子全都弄到了手。

即便身具逆天遁術,但高牆腳下的殘界長城深處,也當真是危機重重。

起伏不定、如洶湧波濤的迴盪星力,李凡的木劍虛影也僅僅隻能堪堪抵消其中一大部分。依舊還要麵對無處不在的吸力影響。

再加上時刻揹負仙域之重,李凡施展起木劍虛影遁術來,消耗幾乎是之前的兩三倍。

故而當蒐集完畢這裡的四枚棋子後,李凡身心已然變得十分疲憊。

但終究是大有收穫。李凡凝視著體內。

四枚灰色棋子,跟一枚大了一圈的七彩棋子,靜靜漂浮著。

遙相對立。

或許是因為數量太少的緣故,這新獲得的四枚棋子之間、隻是相互圍繞旋轉,並不能跟那枚已經完成融合的七彩棋子發生反應。

“最後隻剩下了兩枚。玄仙舟,以及藥王宗。”

“十三枚棋子完全歸位後,如果不出所料,應當能重現昔日仙界的一角了。”

李凡眼睛眯起。

而後出掌,對準自己胸膛,猛地拍出一掌。

悶哼一聲,原本就疲憊的臉龐、變得愈發蒼白。

沒有調動自身靈力修復傷勢,李凡維持著目前這副樣貌,慢悠悠朝著仙舟趕去。

靠近仙舟,沒有隱藏自身氣息,一眾長老已經是有了反應。

鍾道恭為首,共同出來迎接。

“幸不辱命。”李凡輕咳一聲,拱了拱手、淡淡地說道。

“辛苦道友了!”鍾道恭神色肅穆,竟是躬身行了一禮。

李凡皺眉,閃身避開。

他冷哼道:“就別給我來這些虛的了。雖說儀式不復雜,但要瞞過師尊、以及諸位聖師的耳目,我也是著實費盡了心思。”

“儀式具體籠罩有多少人口,我是不知道。不過想來應該是夠了。”

鍾道恭笑著點頭:“約一萬萬生靈。用來承擔施展鈞天神術的反噬,絕對是夠了。”

“既如此,也不必再瞞著我了吧?”李凡視線掃過在場的一眾長老。

“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還是進仙舟後再細說。”

仙舟長老們,還是一如既往的謹慎。

眾人來到神術頂端,斷仙樓最深處的閣樓內。

黑色玄玉地板上,已經刻滿了玄奧的花紋。

對這些符號,李凡並不陌生。正是均天神術儀式的一部分。

看來仙舟長老們,已經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眾長老按照各自座位分坐。

而李凡也在此處獲得了自己的位置。

以一億生靈為投名狀。

一萬萬人類,這在生存資源緊張、生命凋敝的玄仙舟,絕對是無法想象的龐大數字。

故而李凡完成儀式後,再加上他此前種種的表現,終於贏得了仙舟上下的絕對信任。

“道友稍安勿躁。”

“還請先坐下,先試一試【均天神術】的效果。”鍾道恭指著李凡的位置。

李凡沒有絲毫猶豫,飄身入座。

身下圖案,霎時發出陣陣微光。

坐下後,李凡視野中景象,也在微光照耀下隨之發生了變化。

周圍仙舟長老的位置,在空間中發生了詭異的各種偏移。原本彼此都是端坐於同一個平麵,但此刻在李凡眼中,眾人卻是分佈在了立體的正方體空間中。

錯落有秩,佔據正方體每一處。

而李凡,則是位於正方體中心,眾人視線的焦點處。

李凡神情不變。

“溟濛天地,幽幽萬古。本歸一體,眾生均物……”

仙舟眾長老的吟唱聲傳來。

古老,蒼茫。還帶著些許的詭異。

隨著歌謠聲繼續吟唱,眾長老們紛紛提起手臂。

以指為筆,在前方虛空中開始書寫。

每個人所寫的,都不是完整的真仙篆字。隻是複雜無比的字元中的一段結構。

在李凡看來,周圍陡然間彷彿升起了無數會活動的線條。

這些線條,將他圍在中央。

而隨著它們的不斷完善,一個【均】字,也緩緩成型。

轟!

剎那間,李凡身軀微震。他視野控製不住的向上飄升,最終停在一個固定位置不動。

而在此處,向下俯視。

所有長老在不同平麵書就的術法結構,它們共同組合起來,在一個平麵上、組成了一個【均】字!

而他李凡的身軀,就被這【均】鎮壓在正中央!

【均】字元,比起李凡之前所見【飢】、【亂】等字,都要複雜一些。雖比不上造化,卻也別具一番不同的玄奇之處。

均天神術力量籠罩下,李凡也慢慢感受到了,自己身體上發生的變化。

李凡還看了看還真麵板。

原本隻剩下10年的壽元,此刻竟然在緩緩增加!

絲絲黑色,於滿頭白髮中生成。

一股股生機,憑空出現,滋補著李凡即將腐朽的肉身。

李凡卻並沒有因為這突然多出的壽命而欣喜,隻是謹慎萬分的繼續觀察著【還真】。

直到傳來的生機逐漸枯竭,鈞天神術儀式結束。

除了麵板生理年齡的變化之外,【還真】始終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李凡才最終放鬆下來。

“果然,區區一個【均】字,還不足以影響還真。”

“甚至也隻會影響,鈞天神術鎖定的目標。比如這次施展在我身上的,壽元。”

“其他,神識、修為之類,卻是沒有變化。”

仔細檢查了一番體內狀況後,李凡得出了結論。

在看向仙舟長老會的成員。

相較於施術之前,他們無疑都顯得衰老了一些。

但由於壽命的衰減、均分至每個人身上,所以倒是並不怎麼明顯。

“感覺如何?”鍾道恭代表眾長老問道。

李凡聞言,裝作如夢初醒般,看了看自己重複青春的身軀。

而後對著一眾長老,躬身行禮,表達了自己對這救命之恩的感謝。

仙舟長老們,也都是齊齊回禮。

“從今往後,我們都是一家人了。”鍾道恭十分嚴肅的說道。勉強適應如今這具衰老的軀體了。”“雖說可以變幻成年輕模樣,不過顯然不如現在這副樣子引人注意。”初次逆練道心完美收官,神魂的成長讓李凡食髓知味。於是,李凡準備開始第二次的逆練計劃。“天玄鎖靈大比,我的本意是隨意敷衍過去,做做樣子就行。”“而現在,我卻要反其道而行之。”“將我有限的剩餘生命,全都投入到陣法的建設中去。”“為天玄鎖靈的普及,徹底燃燒我的每一份力量。”“至死方休。”李凡光是這麼想著,都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