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仙舟貪天功

長吟道。體內澎湃的靈力依舊不曾停歇,洶湧的朝著黑劍道基湧去。靈力大漩渦中,黑劍虛影越來越淡。最終,消弭無形的同時。好似形成一道深淵,盡數將所有靈力吞沒。轟!一道亮光爆發,宛若天地初開時的光華。將李晴的體內徹底照亮。光芒閃動,持續了數息的時間。當這刺眼的亮光最終褪去之後,一顆通體漆黑、散發著古樸無華氣息的別樣金丹,就這樣出現在李晴丹田之中。若是仔細望去,依稀能看到黑色金丹上,遍佈著的萬千劍影的圖案。...“救命之恩,無以為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李凡拱手回應。

說話的同時,李凡檢視了自己還真麵板上的屬性。

剩餘壽命從之前的十年,暴漲到了五百多年。

足以可見【均天神術】的強悍之處。

“被施展神術後,我的壽元,應當就跟這些仙舟長老一樣了。”

“五百多年,不多、但也不算少。最重要的是……”

李凡仔細查驗此刻自己身體狀態。

驀地,他眼神微微凝:“這多出來的壽命,並不穩定?”

之前都是健康、正常的身體,故而李凡很敏銳的就察覺到了,現在自己這被鈞天神術強行逆天改命、延壽而成的軀體,它的衰老速度明顯不正常的快。是正常數倍有餘。有時候,還會忽的莫名跳躍減少。

而正在李凡觀察的時候,還真麵板上那突然變動的年齡數字,也無疑印證了他的猜測。

李凡並沒有掩飾自己神情的變化。

因而鍾道恭也看出了李凡心中的疑惑:“天道無常,流轉不定。變化是永恆的,均衡是一時的。”

“均天下,本就是逆天而行。我想哪怕是真正仙人所書就真仙篆字,也未必能一直維持【均】的狀態。更何況我們呢?所以你也不必疑慮,從【均】態跌落,實在是正常現象。”

“有兩種方法可以緩解。一是再去【古】字元真跡。短暫的回溯,能夠延緩跌落的速度。”

“二嘛,則是等到你再度壽盡的時候,繼續施展【均天神術】。事實上,這也是仙舟長老會們正在做的。”

“以眾人之壽,延個人之壽。人人助我,我亦助人人。”鍾道恭看向周圍的一眾長老,笑著說道。

李凡恍然,“既如此,我就放心了。”

嘆了口氣,李凡又感嘆道:“總算知道,仙舟長老雖然彼此間似乎意見不一、但在大事卻始終能保證集體共同前進方向的原因了。”

“此均天神術,當真是玄妙非常!哪怕在大啟,也絕對算的上是最頂尖的神通了!”

李凡盛讚之下,鍾道恭卻並沒有麵露得色,而是眼神中閃過一絲苦笑:“不得已而為之罷了。受製於有限資源,仙舟人口始終維持在一個較低水平。人才更迭的速度緩慢,想要在這至暗星海生存下去,就必須維持長老會成員的數量。”

“研究真仙篆字,也是危機重重。稍有不慎,就會被真仙之力波及。歷史上因此身隕的長老,著實不在少數。但又事關仙舟前途命脈,絕不可放棄。”

“故而每一位長老,都是仙舟最寶貴的財富……”

對於鍾道恭的說辭,李凡不置可否。他可是知道仙舟上有【道丹】秘術,能將天才煉製後吞服,將其天賦全都佔為己有。

“仙舟這些年湧現出的天才,恐怕也絕不在少數。隻可惜,想要成為新的長老,絕對不是光靠天賦就能行的。仙舟長老,實則跟玄黃界凡人有些相似。既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需要維持一個微妙的平衡。”李凡心中暗自思忖,卻沒有將其說破。

被施展鈞天神術後,周圍諸位長老對他的態度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如果說李凡之前僅僅是出於利益、表現,而贏得他們的贊同的話。那麼現在,諸位長老則是發自內心的、產生認同。

就真的像“一家人”般。

於是李凡問起了那,需要以大啟生靈為祭品的【鈞天計劃】。

“需要這麼多生靈共同承擔反噬,均天神術的施展物件,究竟是……”

這次鍾道恭他們沒有再扭捏隱瞞。

而是直接道出了謎底:“我們計劃的目標,正是……”

“星海本源意識!”

李凡聞言,頓時眼中一亮。

“多虧道友此前傳授【太甲神術】,我們得以窺見那正在復甦中的龐大星海意念。”

“隻有親身與之接觸,方能知曉星海浩瀚偉力。不因星海的寂滅而削減分毫,依舊不是我等凡俗修士所能揣測的。”

“但……”仙舟一眾長老,此刻全都麵露奇妙神情。

見道升大手一揮,為李凡展示了至暗星海一片死寂的景象。

而在星海中央,閃耀著宛若鑽石般璀璨光芒的,就是星海本源真意。

“星海意識,跟昔日修仙界天道,實則是一樣的。”

“過往之時,有修士天人合一、能部分掌控世界天道。而現在,我等合力施展鈞天神術,未必不能共掌星海力量!”見道升鏗鏘有力的說道。

鍾道恭則撫須笑道:“如若能均星海之力,即便不藉助真仙篆字,橫跨高牆也是指日可待!”

李凡皺眉,陷入了思索之中。

不多時,緩緩點頭:“高牆雖封鎖至暗星海,但那是對星海中生靈而言。若是藉助星海本身的力量,掀起陣陣滔天巨浪。那浪花中的水滴,則未必不能飛躍高牆!”

“正是此理!唯有達到真仙的高度,才能跨越高牆。但星海的力量,本就不在真仙之下!上古之時,星海中閃耀的諸多異象,即便是真仙都要暫避鋒芒。由此可見星海力量的強橫。即便被仙界災劫波及,陷入破滅之境。但生機不絕……”

眾長老的語氣越來越亢奮。

“正是我們絕佳的均之物件!”

“若是施術成功,即便不能託舉仙舟、橫躍高牆,一時半會內掌控星海之力,也足夠為我們在此處至暗星海內打造出絕對安全的避風港!”

……

李凡聽完了仙舟長老們的計劃,不由擊掌而贊曰:“妙!妙啊!”

“此之謂貪天之功、而利己身。不過……”

李凡忽的話鋒一轉,眉頭皺起:“我曾用太甲神術跟星海意識接觸過。我輩修士,在祂麵前當真如螻蟻一般。而現在,這群螻蟻妄想竊取祂的力量,跟祂平起平坐……”

李凡神情幽幽,看向眾人:“天有其怒,星海亦會有其怒。就算成功了,恐怕也要麵對星海本源意識的瘋狂報復。更別提失敗了。”

“到時候,恐怕未必是我們仙舟能承受啊!”

“不成功,就成仁……風險是不是太大了一點?”

李凡很好的將自己帶入進了增壽五百年的境遇之中,思維、行事方式,不再像此前那般極端。

鍾道恭點點頭,算是同意了李凡的觀點:“你說的不錯。仙舟現在,還沒到到孤注一擲的時候。所以纔有你大啟一行。”

鍾道恭信心十足。

李凡有些不解:“光憑一萬萬人類性命,就能平息星海的怒火?”

鍾道恭笑了笑,目露精光:“非是以人。而是以界!”

“如果隻是單純以人類的數量,哪怕再多上幾倍,在星海本源意識那裡,或許也並沒有什麼區別。但若是以這一萬萬人類生命為基底,裝飾成界。以一界的名義,分走星海之力……”

“星海的反噬,必將大幅度削弱!”鍾道恭篤定道。

“這是星海自身機理所致,根據仙舟過往蛛絲馬跡的記載,我們幾乎有十成的把握能確信這點。”

李凡安靜下來,思忖著鍾道恭話裡的意思。

“孕育、衍化修仙界,本就是星海固有的基礎法則。即便修仙界實力膨脹,甚至強大到影響星海的地步,星海也不會直接將其毀滅。”

“而是最多以種種星海異象的方式達成。”

“星海異象,相對於星海本源之怒來說,可容易對付太多!”見道升則並沒有給李凡獨立思考的機會,迫不及待的給出了答案。

鍾道恭目露傲色:“歷史上絕大多數出現過的星海異象,我們仙舟都有記錄以及最基本的應對之法。如今星海隻是破滅後復甦,還沒有達到新生、變異的階段,孕育出新的星海異象的可能性……”

“不大。”

“即便有小機率真的生成,恐怕也跟虛空中瀰漫的真仙殘力有關。真仙篆字在手,想要渡過風波,絕對沒有問題。”

仙舟一眾長老俱是十分自信。

場中安靜了少許。

最後,鍾道恭又沉聲說道:“當然,為了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我們施展鈞天神術的時候、將會離開玄仙舟,隻帶上一些必要的物資。”

“即便我們計劃真的失敗,也足以保全仙舟。憑藉我們留下的火種,仙舟也能繼續延存百千年。”

……

目前看來,雖然玄仙舟的均星海計劃看起來瘋狂,但實則仙舟上下已經經過縝密的考量。

若是成,自此海闊任魚躍。掌控一半星海之力,即便高牆外危機四伏,也能有一席容身之地。

若是失敗,也不至於輸的一乾二淨。

比起之前舉仙舟之力,一頭撞向高牆,絕對好上太多。

而這,就是李凡帶來的【太甲神術】對仙舟的改變。

不得不說,仙舟長老會們,的確不是迂腐不化的存在。

能夠完美的接受新知識,甚至很快就將其運用起來。

“那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既然能均星海之力,從理論上來講,應當等星海復甦的越強大越好?”李凡這麼說著。

不過很快,他就自己否決了自己的判斷:“不對,星海強了、將來報復的力量也會越強。若是過分貪心,恐怕會超出我們能所承受的臨界值……”

鍾道恭贊同道:“所以,要選一個最佳的時機。”

“仙舟已經成立了專門的組織,有長老不停輪換、施展太甲神術,去接近、觀測星海意識。”

“根據我們的預測,最佳時機到來的時間,應當在三十年之內。”

“這期間,星海力量跟殘存的真仙之力相互影響製約,形成微妙平衡。”

“再往後……”

“此消彼長,真仙殘力恐怕會逐漸消亡在星海中。”

鍾道恭卻是得出了跟上一世一樣的結論。

李凡聞言欣然,“好,反正我現在壽元充足,也有足夠的時間等待。”

“還需要我做些什麼準備工作?”

李凡主動請纓道。

鍾道恭沉吟片刻,給出了一些建議:“第一,最好試著,看能不能再增加一些儀式籠罩人類數量……”

李凡頓時眉頭緊鎖。

猶豫了會,終究是舒展下來:“雖然有些風險,但若是小心點,應該可以。不過可一不可三,要做、就一次做個大的,以免日後後悔。”

李凡的話,讓鍾道恭很是滿意:“儀式祭品數量,至關重要。每多一倍,我們成功的勝算就多一成。還要勞煩你在這方麵,多多費心了。”

“可。”李凡應下,神情凝重,似乎在思考著實現的方法。

“至於第二點麼……”鍾道恭頓了頓,“你順帶為之即可,若是能成最好、實在不行,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是備選方案。”

李凡:“哦?鍾長老不妨說來聽聽。”

“儀式成功的關鍵,乃是偽造成星海中修仙世界。”鍾道恭在李凡麵前,用推衍模擬畫麵,解釋起來。

“你也知道,星海中世界,皆已破碎。除了你們大啟之外……”

“但大啟實力並不在我們仙舟之下,想要將其佔據、用來當做現成的偽裝場所,勢必會引發一場大戰。殊為不智。”

“故而,用那些已經破滅的世界屍體來偽裝,算的上是替代之法。”

“殘界長城中,過往世界殘片全都連成一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取之不易。但我們也並非真要世界殘骸,隻需去儘量取些過往天道破滅後的印記即可……”鍾道恭指了指,遠處的殘界長城說道。

“嗯?”李凡一副不太能明白對方話的意思。

“所謂的天道破滅後印記,又是指的什麼?”

鍾道恭伸手,而後取出一樣物件。

似琥珀,又像白玉。

混若天成,沒有絲毫的雕刻痕跡。

一柄木傘的形狀。

“這就是,一個修仙界在破滅後,唯一的留存物。乃是我們仙舟在星海異象平息後,於虛空中所得。”

“若是仔細尋找,那殘界長城中定然會有不少同樣物體。道友遁術通神,搜尋比我們輕鬆太多。”

鍾道恭又很快將木傘白玉收起。

“不過也不必強求。仙舟密藏內,似這般的天道印記,還有一些。應該足夠完成偽裝了。”身的資訊。“不行了!”眼見孫路遙一直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孫路遠眼中閃過一絲決然,剎那間還是將天玄小鏡給收了起來。驟然失去了可吞噬的物件,孫路遙跟以往一樣,霎時變得狂暴起來。“還不夠!我要更多!”“哥,救救我!”最終還是靠著孫路遠的精血,他的情緒才慢慢穩定了下來。宛若受過極大創傷、死而復生,孫路遙的虛影比起以往似乎更加虛弱了幾分。他有氣無力的微微嘆道:“哥,你太急了些。就差那麼一點……”“寧可失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