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 地縫遍星海

用處不大。二是他心中依然有些顧慮。這處類似詭異的存在,真的一點危險都沒有,全讓人平白得好處?李凡不信。他打算讓這些人先試試看。若是真的如此,那麼他大可以下一世再來。李凡修的是百世法,不是一世法。痛失機緣什麼的,對他來說不存在。在朗朗的讀書聲中,又過去了一天。第二天,當一眾修士從地麵上醒來的時候,都無一例外的提升了一個小境界。他們欣喜異常,隻一夜便抵得上多少苦修!於是,他們也如之前那六人一般,紛紛聯...自領悟出木劍虛影遁術以來,李凡還是第一次遭遇到這神通被外界如此劇烈影響的情況。甚至他都隱隱心生預感,若不是剛剛【還真】吸收了三叉之樹、自己對真假之變的領悟更深一步。

恐怕就這猛地一下墜落,最少也是個神通瓦解、身受重傷的下場。

好在李凡畢竟進步了少許。

正是這一丁點的進步,使他堪堪維持住了木劍虛影不散,成功進入了殘界長城中的窪地節點!

跟李凡之前遇到的、那個用來儲存真仙殘力的蓄水池窪地不同。

踏入此處後,能夠明顯察覺到、因高低之勢的猛烈變化導致的此地跟外界的不同。

就像大地上忽的裂開、深不見底的地縫。

李凡等人此刻,就墜落淵底、仰望露出來的連綿一線蒼穹。

隻不過,這裡的天穹,是充滿死寂的一片漆黑。

而此處地縫窪地……

李凡沒有收起木劍虛影、依舊用它庇佑著殷上人與百花。

自己則是閃身,來到虛影之外。

切身感悟著此處。

周圍依舊是一片幽暗。

但這裡的“黑”,跟外界的死寂虛空不一樣。

更像是盛夏的夜幕降臨,有勃發生機,蘊藏其中!

“高牆的地縫節點,竟然有如此龐大的生機匯聚?”李凡心中一驚。

更加仔細打量之後,他確定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錯覺。

李凡進一步的觀察。

地縫節點中,除了純粹的生機之外,似乎還並沒有孕育生靈。

而且,這裡的實際範圍也並不像正常視角下看的那樣,隻是一隅之地。反而是無窮無盡的朝著外界蔓延,儼然根本沒有盡頭的模樣。

暫時沒有危險,李凡這才收起神通。

殷上人與百花一臉驚異的看著周圍。

此地生機的誕生,顯然有些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精神緊繃,唯恐附近的幽暗裡、會有莫名生物突然冒出來襲擊。

李凡看到二人表現,這才警覺,他們似乎並不像自己這般淡然。

凡是或許是第一次體會到【勢之高低】的緣故,脫離了與生俱在的區域,導致心神不寧、惶惶難安。

就好似常年生活在高原上的凡人,陡然間來到了懸崖之巔、地底幽穀,並且沒有自保防護之力。難免會自然而然的產生心境變化。

沉聲安撫了幾句,李凡帶著他們慢慢在地縫窪地中開始探索。

一片寂靜無聲。

純淨的、宛若創世之初纔有的生機,如地下暗河般,在此地悄悄流淌。

生機升騰而上,卻又逃不出深深的地縫。

隻是在此處氤氳、匯聚。

李凡敏銳的察覺到,這裡的生機,跟玄黃界中孕育生命的生機,有著顯著的不同。

若是玄黃界中有如此天量的生機,必定會催發出種種不可思議的變化。山川拔地而起,樹木參天連綿。亦肯定伴隨著無數新物種、新生靈的誕生。

但在這裡,生機卻僅僅是生機罷了。

並不符合生命誕生衍化的條件,就好似一潭死水、給人一種詭異無比的感覺。

“或許是此處之勢,太低的緣故。”

李凡心中不禁如此想道。

慢步探索了大半天的時間,周圍的景象都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

李凡皺眉,讓殷上人、百花原地等候。

自己則是禦使著木劍虛影,急速前行。

以他此刻的遁術速度,不到一天就能橫渡整個至暗星海。

但李凡卻駭然發現,這地縫窪地,遠比想象中的還要狹長!

甚至隨著前行,李凡還發現這地縫還如同迷宮一般,在走向上漸漸伸出不同的分支。

起初還好,也隻是個位數分叉。

但後來,每一個分支都通向數十、上百不同的通道。

每個通道不久後,又是大量的分支綿延。

到了後來,即便身具逆天遁術,李凡卻也不敢貿然深入了。

這地縫迷宮,實在太大。

急速探索了三天,理論上來講已經夠將整個至暗星海全都逛一遍了。

然而此刻卻根本看不到地縫迷宮的盡頭。

李凡隻得先憑藉著來時的記憶返回。

向殷上人他們說明情況後,二人皆是震動莫名。

“這處詭異地縫,絕不隻是在殘界長城之下。”

“說不定,如同地下暗渠,自四麵八方、通向至暗星海各處!”殷上人有些明白過來。

百花點頭同意:“我能隱隱感受到,這裡生機的來源。除了殘界長城中,已經破滅的無數世界廢墟之外。更來源於沉寂星海的每個角落!”

“真如地下暗河,將每一分新生的生機汲取,如溪水般匯聚而來。”

如果說高牆,是圍困星海的至高存在的話。

那麼這高牆節點下隱藏的地縫窪地,就是整片星空的至低處。

星海自破滅中復甦的絕大多數生機,都順著星海之下無處不在的地縫,緩緩最終匯入這裡。

正是因為聚集了千萬年來的整個星海絕大多數的生機,這裡蘊藏的生機之龐大、才能令李凡都感到有些心驚肉跳。

“這宏偉的造物,絕非人力能為……”

“難不成,又是真仙手筆?如高牆那般,為的就是徹底封鎖至暗星海生機。”殷上人臉上神情陰晴不定。

至於百花,已經逐漸從之前的惶恐中走了出來。

“聖師,我可否在此處攫取一些生機?”她問道。

李凡目光微閃,思索了片刻後,回答道:“若隻是取少量,不引動生機暗河的暴動的話,應該沒什麼危險。”

“但切記,不可貪心、見好就收。否則……”

李凡打量著此處平靜流淌著的生機,神情嚴肅:“數量太過龐大,煌煌之勢、驀然迸發,雖生機、也可殺人!”

百花點點頭:“這點我自是知道。事實上,我要那麼多也沒用。隻需,能將冰封琉璃世界喚醒即可……”

百花語氣幽幽,一邊說著,一邊變化出了自己的琉璃金身。

金色璀璨、透明的身影核心之中,一個如同冰雕玉琢的世界縮影,赫然在列。

依稀能從其中看到曾經無數修士、宗門、山川的景象。

“琉璃……花開……”

百花輕聲吟唱,金色身軀陡然變成了一朵三十二瓣琉璃金花。

神聖,肅然。

琉璃金花飛入生機之河中,並沒有濺起生氣四散。

隻是靜靜漂浮。

三十二瓣,徐徐綻放。

李凡看到,絲絲生機,被這些花瓣抽取著,全都灌輸進花朵中央的世界縮影之中。

但眼前這龐大的生機,似乎極為凝稠一般。並不是那麼容易抽取的。

三十二瓣金花齊齊出力,出現在中央虛影中的,也僅僅是肉眼可見的一滴、兩滴。

但就是這少許的生機,對那縮影世界來說,也如同久旱逢甘露一般。

好似蔫了的花朵,重新沾水,恢復了原本的水靈。

種種不思議的變化,在那縮影世界、也就是萬盛界中發生。

百花臉上湧現出欣喜若狂之色。

殷上人也一時被這奇景吸引。

李凡卻注意到了,因為百花吸取生機的行為,周圍慢慢湧來的磅礴生機、在她周圍隱隱生成了一個微型漩渦。

漩渦最初規模還很小,不過很快,就有了瘋狂擴張的勢頭。

好似整條地縫的生機,都要滾滾而來。那如天上之下,鎮壓席捲一切的威勢,讓李凡都不由側目。

“夠了!”李凡皺眉,出聲提醒道。

百花還算比較清醒,沒有被一時短利衝昏頭腦。

即便有諸多不捨,最終還是將三十二瓣琉璃金花收起。

沒有了宣洩口,逐漸轟鳴的生機暗河,才重新變得平復起來。

不過短時間內,匯聚而來的生機卻沒有消退,在此處形成湍急激流。

生機力量的沖刷下,使得身處其中的李凡等人,不由生出一股神魂都要順帶著被其沖走的感覺。

李凡不得不加固了木劍虛影神通的庇佑。

殷上人看著周圍看似平靜、實則詭異兇險的場景,忽的恍然大悟道:“我知道那種矛盾而又時刻危機四伏的感覺來自何處了!因為這裡流淌著的,不僅僅隻是生機。在生機的表麵,還流淌著一層,吸收生機的未知力量!”

“正是這股力量,才將生機源源不斷的自星海各處吸取而來,在此封存!”

恢復了正常形態的百花點頭贊同道:“為了將這股力量跟純粹的生機分離,所以我吸收起來才如此艱難。嚴格來講,這股剝離生機之力,位格似乎並不算高。就連我都能做到將其跟生機分開。”

“但……”百花的臉上閃現出一絲懼色。

“它的數量實在太多了。這裡地縫有多少生機,就有多少剝離生機之力。我們或許能抵擋幾個浪花的侵襲,卻絕對無法在連綿不盡的沖刷中倖存。”

說到這裡,百花不由看了眼李凡。

她頓了頓:“或許,聖師憑藉你那超凡脫俗的遁術,能夠逃生。”

李凡沒有接話。

而是伸出手來,去觸碰、感受著周圍那湍急的生機激流。

剝離生機之力的侵蝕,是如此的明顯。

那隻被衝擊的手,瞬息之間變得蒼白了。

血肉彷彿被抽空一般,裡麵的骨架都隱隱可見。

並且,這股生機的流逝,還慢慢朝著身體的其他部位蔓延。

李凡果斷將臂膀斬去,這才製止了剝奪生機之力的繼續侵蝕。

那隻斷手,跌落在生機之河中。

沒有了本體的庇佑,很快就像高溫下的蠟像般,溶解、消失不見。

成為了生機之河的一部分。

“這股力量……”

重新生出手臂,李凡微微活動了一番,回憶著之前自己感悟到的細節。

並非尋常的抽取生機。

而是將生機賴以依存的地基,頃刻間給沖刷乾淨。

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基礎不在,生機沒有依附,隻得隨波逐流。

這是種玄而又玄的感受。

李凡尚不能明白,所謂生機的基礎究竟是什麼。

但卻能明顯感受到,它的流失。

“果然匪夷所思。”

“但……”

“似乎跟高牆,有些共同之處?”

李凡若有所思道:“所謂高牆,實乃無上規則限製。前方無路,亦或者說,沒有前方!”

“而這地縫中的剝奪生機之力,則使生命維持的根基消失。”

“……”

地縫窪地,隱藏在正常星海之下。

如地下暗河,遍佈星海各處。

規模之宏大,顯然唯有築就高強的存在才能打造。

“或許真如殷上人所猜測的那樣,是用來抽取、封鎖星海生機誕生的?”

但李凡很快就感到一絲疑惑。

的確是抽取生機了,不過卻沒有完全抽取。

因為地縫千萬年來吸取的大量生機,依舊靜悄悄的躺在這裡!

誠然,進入地縫的方法極為困難。李凡不知道多少次往返殘界長城之間,都沒能察覺那微小至極的節點入口。

但畢竟不是絕對。

還是有機緣巧合之下進入的可能的。

就比如這次,許克被暴動的迴盪星力波及,因而湊巧進入了這地縫之中。

“若是真想斷絕星海生機,憑祂造就高牆、挖通地縫的手段,絕對可以直接將這些生機抽取在高牆之外。”

“但卻偏偏留存在星海之內……”

李凡思考著,神情莫名:“要麼,地縫跟高牆的造物主,是不同的兩者。”

“要麼,是故意為之。”

李凡眼前,忽的觀想出現了整個至暗星海全貌。

星海四周,高牆聳立,將其封鎖。

星海底部,地縫密密麻麻,聯溝通渠,將星海生機攫取、儲存。

而在星海邊陲。

至高高牆,以及至低地縫。

匯聚一處。

“星海奇觀。”

“對星海中生靈而言,卻都是令人無比絕望的存在。不過……”

“或許這地縫並不是。”

李凡眼前景象,再度一變。

“星海自破滅中復甦。然而想要重新孕育生命,並非一朝一夕可為。”

“尤其千萬年來,真仙殘力彌留、還未散去。即便生機復發,也隻是很快被真仙殘力汙染的結局。就好似炎炎沙漠,白天即便有些許雨水,也很快會被蒸發。”

“星海遍地湧現的徐徐生機,純粹是浪費、並不能真的使星海孕育生靈。”

“但若是將它們全都蒐集起來……”

李凡眯起了眼睛。念,李凡不禁想到了前世見到的、第一位感染仙凡瘴修士的頭骨。“說不定,正是因為附著著永恆遺唸的緣故,它才會被擺放在博物神藏館的最中央。”思緒收斂。李凡沒有返回萬仙島,而是悄然來到了琉璃島外。找到了那頭巨型琉璃魚,李凡遮掩自身氣息,降到海底。沒有直接動手,而是等待著什麼。一分一秒過去,當時間來到前幾世李凡重臨修仙界、動用無相殺機殺死巨型琉璃魚的節點時。李凡這才如法炮製,將玲瓏琉璃珠取到手。有了充足的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