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極品大伯孃(一)

我的名聲,不就是想我冇臉見人,最好一死了之,這樣你就好拿我的弟弟們,然後明正大的占了我家的房子,再賣了我的弟弟們給你兒子娶媳婦兒,給你閨攢嫁妝。我說的對吧,劉翠花!”丁悅氣勢十足的一番話說的劉氏臉慘白,有心反駁卻找不到該說的話,誰讓心裡就是這麼想的呢。一口氣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此時山風習習,可愣是憋的冒了一腦門子的汗。“你這個不要臉的狐子,黑了心肝的東西,我打他們,你又能咋地?他們是丁家人,我是他...第1章極品大伯孃(一)

趙國十六年,護國大將軍沐子楓大敗北蠻匪人,重傷大汗,勝利凱旋,舉國歡騰,而班師回朝的途中,人人稱頌的護國大將軍卻意外失蹤,去向迷……

蟬聲鳴鳴,晚風席席,距京城千裡之外的小山村裡,吃過了夜飯的村民們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天南海北的侃大山,鳴狗吠,熱鬨非凡,忽然一聲淒厲的慘響徹整個村子,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

丁家二房的院子裡,一個腚大腰圓的婦人一手拎著一個瘦弱的小男孩,一手拿著掃帚不停揮舞,旁邊還有個孩子雙手死死的抱住婦人的大,同樣被打的全冇有一塊好地方。

“狗崽子,養不的白眼狼,有娘生冇娘教的玩意兒,說!你家房契藏哪兒了!趕去給老孃拿出來!”

“不知道……我們不知道!”兩個小傢夥眼淚鼻涕糊了一臉,眼中卻滿是堅毅,死活不說房契在哪兒。可弱小的他們哪裡能敵得過寬胖的劉翠花,一掃帚下去上就是一條條猙獰的條子,有的地方甚至都破皮出了,可他們就是咬著牙不鬆口。

“還不說是吧?好!我就打到你們說!死崽子,還敢跟老孃來橫的!”劉翠花高高的揚起掃帚,對著他們又猛起來。

“好吵……”

“是誰在哭?怎麼這麼吵?”丁悅的眼睛還冇睜開,意識卻已經非常清楚。

“嘶……好疼……”丁悅想要起,頭卻劇烈的痛了起來,雙手捂著頭,一下子又跌回了炕上。

等到頭終於不疼了,一些不屬於丁悅自己的記憶也塞進了的腦袋,搖搖有些混的腦袋,丁悅緩緩的睜開眼睛,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丁悅的角溢位一苦笑,“老天爺,你玩我!”

“冇人要的狗崽子,喪門星,再不把房契出來,明個兒我就把你倆賣給人牙子,讓你們一輩子都回不來!讓你們不說!看我不打死你們這些黑心肝的破爛貨!”

外麵嘈雜的罵聲傳裡屋,丁悅的心猛的一痛,顧不上穿鞋,本能的跳下炕衝進了院子裡。

看到兩個瘦弱的小男孩正癱坐在地上,瑟瑟發抖,上的裳已經破爛不堪,一條條紅的條子目驚心,丁悅的瞳孔,雙拳握,知道這是原主的兩個弟弟,如今僅有的兩個親人。

“大姐!”

“大姐!你醒了!”

丁悅冇有迴應兩個小傢夥,的腦中閃爍的全是前世自己苦的片段,雙目赤紅,二話不說直接飛而起向劉氏踹了過去,可原主的子實在是太不中用,這一腳看著瘮人卻隻是把劉氏給踹了個踉蹌,後退了幾步。

“哎呦……哪個天殺的踹我?”劉氏被踹了一腳,怒火中燒,好不容易站定就看到了丁悅,瞬間怒火中燒。

“好你個不要臉的狐子,你咋還冇死呢?你這樣隻會勾搭男人的狐子就該拉去沉塘!我要是你可冇臉再活了!”

劉氏多是有些心虛的,本想著這兩個小的好拿,趁著丁悅昏睡不醒把房契握在手裡,以後就算是丁悅醒來了,屋子也是的了,這幾個小的還不是想怎麼磋磨就怎麼磋磨,可冇想丁悅竟然這個時候醒了。

可轉念一想,自己是他們的大伯孃,孝字大過天,也不敢對自己怎樣,還不是由著自己扁圓,瞬間又放心了,一想到自己竟然被給踹了,劉氏雙手叉腰,準備大罵一場卻被丁悅搶了先。

“這都是你打的?”丁悅雙目赤紅,渾的煞氣釋放,聲音冷的可怕,宛若來自地獄的惡魔。

“你……你想咋地?他們不聽話,我教訓教訓他們,怎麼了?你還想打我不?我可是你大伯孃!”本想大罵的劉氏一下被丁悅的氣勢給嚇住,隻能梗著脖子大。

“大伯孃嗎?”丁悅拍了拍兩個小傢夥的腦袋,站起,冷的眼神直直的盯著劉氏,劉氏被盯的渾發,不由自主的後退了一步,手也不控製的哆嗦,掃帚掉在了地上。

“你!你這個賤蹄子,你想咋地?”被丁悅這麼一整,劉氏說話都不利索了。

“我們二房早就分出來了,和老宅也冇有關係了!你憑啥打他倆?他們是吃你的了?還是喝你的了?我們家的孩子什麼時候到你來教訓了!”丁悅的聲音不大卻字字敲在了劉氏的心上,讓劉氏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你!你這個蹄子,不要臉的賤貨,黑了心肝的東西,我是你大伯孃,你個不孝的東西,有娘生冇娘教的玩意兒,今個兒我就好好的教教你們規矩,讓你們知道什麼孝順長輩,也省的出去讓彆人平白看了我們丁家的笑話!”

劉翠花惱怒萬分,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會被得步步後退,可是長輩,讓村裡人看到被一個孩子拿住了,以後還怎麼在村裡走,的臉麵還往哪擱,如此,又直了腰桿,輸人不輸陣。

“嗬嗬,你左一句沉塘,右一句狐子、賤貨的敗壞我的名聲,不就是想我冇臉見人,最好一死了之,這樣你就好拿我的弟弟們,然後明正大的占了我家的房子,再賣了我的弟弟們給你兒子娶媳婦兒,給你閨攢嫁妝。我說的對吧,劉翠花!”

丁悅氣勢十足的一番話說的劉氏臉慘白,有心反駁卻找不到該說的話,誰讓心裡就是這麼想的呢。一口氣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此時山風習習,可愣是憋的冒了一腦門子的汗。

“你這個不要臉的狐子,黑了心肝的東西,我打他們,你又能咋地?他們是丁家人,我是他們的大伯孃,我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你和你那個不要臉的娘都是一路貨,頂著一張狐子臉見天的勾引男人,冇一個好東西!老孃今個兒還就把話撂這了,趕把房契給我拿出來,從這屋子裡滾出去!否則可彆怪老孃不客氣!”

劉氏憋屈的不行,自己怎麼說都是長輩,丁悅算個什麼東西,大趙國可是以孝治國的,敢忤逆,去衙門告狀,讓衙門裡的大老爺打的板子,到時候房子還不就是的,這麼想著,劉氏的氣勢又變強了。

“不客氣?你想怎麼不客氣?打了他們不算還想打我嗎?那你可以試試看!”丁悅陡然增強的氣勢讓劉氏的心猛的一,不由的後退了兩步,劉翠花愣神,今晚這死丫頭太邪乎了。

“劉翠花,我要是再聽你說我孃的一句不是,你就等著站著進來橫著出去吧。”丁悅狠無比的話讓圍觀看熱鬨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好毒的話,好彪悍的丫頭……是的了,這幾個小的還不是想怎麼磋磨就怎麼磋磨,可冇想丁悅竟然這個時候醒了。可轉念一想,自己是他們的大伯孃,孝字大過天,也不敢對自己怎樣,還不是由著自己扁圓,瞬間又放心了,一想到自己竟然被給踹了,劉氏雙手叉腰,準備大罵一場卻被丁悅搶了先。“這都是你打的?”丁悅雙目赤紅,渾的煞氣釋放,聲音冷的可怕,宛若來自地獄的惡魔。“你……你想咋地?他們不聽話,我教訓教訓他們,怎麼了?你還想打我不?我可是你大伯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