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自由毋寧死

,狠狠的咬在了對方的太上。眼看著兩人的氣息,都在慢慢的減弱,雙方互相糾纏著倒了下去。徐天雙眼泛紅,猛地俯下,雙手抱起一塊石頭,嚎著沖了上去,瘋狂的朝著已經倒下去的敵人腦袋上,不斷的敲擊著!他手裡的那塊藍晶,顯然有些礙事,慌忙間沒地方擱置,於是他毫不毫不猶豫的就把他含進了裡!這樣他便騰出了雙手,瘋狂的抱起石塊敲打著已經死去敵人的腦袋!殘存的那名敵人,看到自己戰友被人瘋狂的殺著,顯然也激發了他的兇!打...徐天的肚子很!

整整三天了,他滴水未進。

他不明白,已經末世了,為什麼人們還要互相爭鬥廝殺?!

糧食本就不夠吃,倖存的人類還在惡鬥不斷相互傾軋!

不遠激烈的打鬥聲還在繼續,時不時還夾雜著痛苦的慘嚎聲!空氣中不時就能聽到,各種異能釋放時,劃破空氣的尖嘯聲。

末世已經五年了,各種資源已經於十分匱乏的狀態,倖存的人類各自聚集在一起,形了大大小小不同的城鎮!

徐天所在的聚居點做希城,其實它還還算不上一個城鎮。它是由各個聚集點裡,實在生存不下去的人們,自發的組織在一起,彼此為了互相扶持而形的一個小集市,漸漸地聚集的人多了,就形了一個聚集點。

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未來,為了心中那殘存的執念,於是人們共同給他取名做希城。

能來到這裡的人們都是社會的最底層,為了能活著,他們什麼苦都能吃,什麼罪都能遭,至於一兩天不吃飯,都是家常便飯的事!

即使是這樣一個小聚集點,隨著聚集人群的增多,覺醒了異能的人數,也在不斷的增加!實力也在慢慢的增長!

隨著實力的增長,這不控製的勢力,也被周圍幾個大一點的聚集點的當權者,看在了眼裡,明裡暗裡分化拉攏瓦解,各種招不斷!

終於,五天前,他們聚集了大量的戰鬥者,開始了直接的武力掠奪!並且其名曰恢復秩序,剿滅匪寇!

沒人組織,無需員,希城的幾乎每一個人,都自覺的參與了這次的反抗戰鬥。因為這是他們的家園,也是他們心裡最後的的底線,如果被攻破,不是死亡,便是被繼續奴役統治,那是他們的夢魘!

“不自由,毋寧死!”

好多剛剛覺醒了異能的戰士,就是在這激的口號聲中慷慨赴死,倒在了敵人的屠刀之下!

本就不算太堅固的城鎮外墻,在三天的斷斷續續攻擊下,很快便淪陷了!

隨之而來的便是慘烈的巷戰!

沒人命令督促,幾乎每一個人在第一時間都參與到了這慘烈的戰鬥之中!

每一條街道,每一個拐角,每一間屋子,每一寸土地,都灑滿了進攻者與防守者的熱!

雙方似乎都殺紅了眼,彷彿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似的,都在不要命的向對方傾瀉著自己的全部力量。

前三天的戰鬥,徐天基本都參與了!

他沒有覺醒異能,於是隻能以一個後勤工作者的份,出現在戰場的各個角落,搬運彈藥,輸送傷員,運送糧食!間或著還向敵人投出自己隨便能撿到手的石塊。盡管那並沒有什麼鳥用,他隻是在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怒氣。

當敵人攻城門,慘烈的巷戰開始之後,他知道對於這場戰鬥,他已經沒有任何能參與的了!

刀劍影異能呼嘯之間,他的命就連螻蟻也不如!

原本上還有半塊饢餅,但是看到一個瀕臨死亡的戰士,那的眼神時,他便毫不猶豫的把它塞進了那個戰士的口中。

盡管戰士已經無力咀嚼食,但是他也沒有把染的食從他的口中拿出來。那是他最後的尊嚴,他無權剝奪!

盡管和恐懼,讓他渾冒著虛汗,腳下的步子也是飄忽不定,但是這兩天他的收獲也是不小!

那是在戰鬥開始的第二天,當他把一名重傷的士兵揹回了地下掩的時候,馬上就要死去的戰士,把一塊藍的晶塞在了他的手裡,還沒來得及多說一句話就死去了。

戰士的肚子被人割開了,大量的失使他很快便喪失了意識,失去了生命!

蹲在墻角的徐天,手裡捧著那塊晶,眼神茫然而恐懼!看著屍上,在外麵的腸子與臟,他覺不到恐懼,更多的卻是無奈與悲哀!

晶很,散發著幽幽的深藍,他渾上下所有的口袋都有破,他不知道如何將這枚珍貴的臨終,好好的儲存下去。

徐天手,慢慢的上了死去戰士那依舊圓睜的雙目,幽幽的嘆了一口氣,毅然決然的站起,向著前方戰的戰場,再次沖了出去。他要去救人,哪怕隻有一個!

“不自由,吾寧死!……”

也許是恐懼的作用,奔跑中的徐天,手裡的攥著那塊藍的晶,裡不自覺的重復的喊著這句話!

徐天的影剛剛轉過墻角,慘烈的一幕便呈現在他的眼前!

幾名城防隊員,正在同兩名敵人做著殊死的搏鬥,雙方上顯然都有著很重的傷勢!但是雙方的打鬥,卻依然沒有停歇下來!

一名顯然是打瘋了的城防隊員,完全不顧捅進自己肚子裡的尖刀,瘋狂的出雙手,深深的進了對麵一名敵人的脖子裡,接著張開,狠狠的咬在了對方的太上。

眼看著兩人的氣息,都在慢慢的減弱,雙方互相糾纏著倒了下去。

徐天雙眼泛紅,猛地俯下,雙手抱起一塊石頭,嚎著沖了上去,瘋狂的朝著已經倒下去的敵人腦袋上,不斷的敲擊著!

他手裡的那塊藍晶,顯然有些礙事,慌忙間沒地方擱置,於是他毫不毫不猶豫的就把他含進了裡!

這樣他便騰出了雙手,瘋狂的抱起石塊敲打著已經死去敵人的腦袋!

殘存的那名敵人,看到自己戰友被人瘋狂的殺著,顯然也激發了他的兇!

打鬥間,他猛地回轉,狠狠的一拳便轟擊在了徐天的後背之上!

已經於癲狂狀態的徐天,本沒有毫防備,如斷線的風箏一般,便被遠遠的擊飛了出去。

他的腦袋不控製的撞在了一堵矮墻之上,眩暈之間,他猛地聽到了一聲哢噠脆響。

那塊原本含在他裡的藍晶,顯然被他無意間給咬碎了。

伴隨著令人難以忍的劇痛,一口鮮如箭一般激而出,徐天很快便昏厥了過去!間或著還向敵人投出自己隨便能撿到手的石塊。盡管那並沒有什麼鳥用,他隻是在發泄著自己心中的怒氣。當敵人攻城門,慘烈的巷戰開始之後,他知道對於這場戰鬥,他已經沒有任何能參與的了!刀劍影異能呼嘯之間,他的命就連螻蟻也不如!原本上還有半塊饢餅,但是看到一個瀕臨死亡的戰士,那的眼神時,他便毫不猶豫的把它塞進了那個戰士的口中。盡管戰士已經無力咀嚼食,但是他也沒有把染的食從他的口中拿出來。那是他最後的尊嚴,他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