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借體重生

救護車。被蒙了白布的擔架推進去,一條稍顯瘦弱的手臂自擔架邊緣落,垂落著沒有半點生機。「家屬到場沒有?跟我們去醫院。」急救中心的人吆喝了聲,圍觀的人群紛紛退後,「他家裡就有個瘋嶽父,老婆倒是有錢,是咱們禹市小有名氣的企業家慕雲冰,就是不知道願不願意掏這個錢。」「就是,史晨贅時他老婆就不樂意,這兩年本就沒回來住過,估計心裡不得甩掉這個大包袱吧!」「是我我也不樂意,慕雲冰可是白富總裁,瞎了眼才會同意跟史...「咚!」

重落地的悶響打破了黎明的沉寂,很快傳來晨跑者的驚呼聲,「有人跳樓啦,快打120!」

救護車拉著刺耳的警報聲抵達,醫生原地搶救,周圍圍了不看熱鬧的,都是附近的居民。

「這不是昨天被追砍罵了兩條街的史晨麼?怎麼想不開跳樓了?」

「估計回去又被打了吧?唉,他這上門婿當的也窩囊,老婆答不理不說,每天還得伺候個瘋癲嶽父。」

「可憐這孩子,爹死娘嫁人,當個上門婿也比別人氣,死了可能是種解。」

「讓一讓,麻煩讓一讓!我們需要護送傷者去醫院。」

穿著白大褂的醫生進行搶救後,直接將眾人口中的史晨抬上擔架,出人群上了救護車。

被蒙了白布的擔架推進去,一條稍顯瘦弱的手臂自擔架邊緣落,垂落著沒有半點生機。

「家屬到場沒有?跟我們去醫院。」急救中心的人吆喝了聲,圍觀的人群紛紛退後,「他家裡就有個瘋嶽父,老婆倒是有錢,是咱們禹市小有名氣的企業家慕雲冰,就是不知道願不願意掏這個錢。」

「就是,史晨贅時他老婆就不樂意,這兩年本就沒回來住過,估計心裡不得甩掉這個大包袱吧!」

「是我我也不樂意,慕雲冰可是白富總裁,瞎了眼才會同意跟史晨過。要不是史晨盡心儘力照顧那個瘋爹,估計早就被趕出家門了。」

「人命關天的,麻煩你們聯絡下,儘快趕到市醫院來。」負責急救的大夫皺了下眉,顯然並沒有心聽這些家長裡短,揮手示意救護車離開。

很快,醫院的長廊響起陣有節奏的清脆高跟鞋聲。

緻鞋麵上,一雙亭亭玉立的長支撐著材曼妙的佳人。

來人五緻立,秀的臉上卻攏了層寒霜,帶著子生人勿近的高傲,臉上還帶著幾分不耐煩。

正是史晨名義上的老婆,禹市知名企業家——慕雲冰。

接到鄰居電話時,慕雲冰剛從睡夢中醒來,被史晨跳樓的訊息震驚了下,立即驅車趕來了醫院。

「醫生,他,況怎麼樣?」慕雲冰淡淡問著,口氣有點不悅。

「不太樂觀,好幾次出現心臟停跳的跡象,正在重癥室監護,建議你做好心理準備。」醫生正說著,護士長急匆匆跑了過來,「醫生!你快去看,剛才跳樓的傷者醒了,鬧著要出院!」

「什麼?這怎麼可能?他可是從十層掉下來的,沒摔骨折都已經是萬幸,怎麼可能有力氣鬧著出院!」

從醫多年的醫生還從沒見過這種事,快步跑向重癥室,慕雲冰猶豫了下跟了上去。

重癥室,本應該奄奄一息的史晨坐的筆直,正低頭扯手腕上的輸針頭,「我要離開這裡!你們不要攔我!」

「你剛從十樓摔下來,況十分危急,絕對不能離開醫院!」

「是啊,沒有人能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還生龍活虎的。你現在這樣都是假象,隨時都可能心力衰竭,快躺下。」

兩名護士無措地勸著史晨,們早就見慣了生死,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墜樓醒來後這麼神的。

明明這人被送進來時,就吊著半口氣而已。

史晨卻本不聽,三兩下拔掉上的那些儀和針頭,站起就準備離開,「我沒事,要回去。」

「不行,你必須留下來觀察,你的況十分危急,很可能會引發……」

「囉嗦,我自己的自己不知道麼?」史晨不等醫生說完,就打斷他的話,徑直往門口走去。

「啪!」

清脆的耳響起,史晨的臉上立即浮現五手指印,慕雲冰冷著臉低聲怒斥,「夠了!史晨,你到底想要鬧到什麼時候?!」

室眾人倒一口冷氣,就連史晨也被這突然的一掌給打蒙了。

他記得自己剛才還在戰場上浴殺敵,然後被最親的夥伴從背後襲。

淬毒的利刃刺心口,他瞬間被無邊的痛帶黑暗。

等他再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被困在這瘦弱的裡,一併接了原主人所有的訊息。

史晨,男,二十五歲,禹市最被人瞧不起的上門婿,格懦弱慫包,經常被人當麵嘲諷打罵。

對於這個新,史晨十分的嫌棄,雖然他們名字一樣,可是這形實在太弱,難怪會被人鄙夷嫌棄。

雖然史晨也搞不明白戰死的自己怎麼會借重生,不過在事實麵前,他不得不坦然接。

隻是上一世縱橫沙場的自己,居然會被人甩耳,史晨的臉變得十分難看,愣愣盯著慕雲冰看。

看來原主真是有夠窩囊的,眼前的人絕對是一頂一的大人,怎麼都應該被在下好好嗬護,原主竟然連手都沒牽到過!

「怎麼不說話?你這個廢,我當年被鬼迷了心竅才會答應嫁給你!」慕雲冰恨鐵不剛地瞪了史晨一眼,「我看你也死不了,既然不想待在醫院,那就趕回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史晨的拳頭攥了又攥,是將心頭的火氣給了下來。

自己好歹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兵王,現在卻了窩囊的上門婿!

這巨大的落差他本無法接,冷著臉回懟慕雲冰,「既然你對這樁婚姻不滿意,那就離婚吧!」

在慕雲冰的印象中,史晨從來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窩囊廢,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眼下的史晨卻像換了個人似得,消瘦的腰得筆直,整氣質不再像之前那樣唯唯諾諾,居然多了些男人氣概!

其實仔細看過去,史晨除了消瘦些,還是蠻帥的。

隻是慕雲冰討厭了他這麼多年,就算再帥也沒有關注過半分。

哼!廢始終是廢,帥又怎麼樣?又不能當飯吃!

「你以為我不想跟你離婚?!如果不是我爸他死不同意,你以為我會遷就……哼!」

慕雲冰話沒說完就厭惡地收聲,滿臉嫌棄走出了病房。實麵前,他不得不坦然接。隻是上一世縱橫沙場的自己,居然會被人甩耳,史晨的臉變得十分難看,愣愣盯著慕雲冰看。看來原主真是有夠窩囊的,眼前的人絕對是一頂一的大人,怎麼都應該被在下好好嗬護,原主竟然連手都沒牽到過!「怎麼不說話?你這個廢,我當年被鬼迷了心竅才會答應嫁給你!」慕雲冰恨鐵不剛地瞪了史晨一眼,「我看你也死不了,既然不想待在醫院,那就趕回去,別在這裡丟人現眼!」史晨的拳頭攥了又攥,是將心頭的火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