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你老公帥到了?

眉。“曉曉,我還沒看過你的閨房呢,要不帶我去看看?”霍厲寒溫柔的問著自己臂彎裏的小女人。穆曉還能說不嗎?就算是自己拒絕,自己這個隻知道討好霍厲寒的父親也會很狗腿的帶著霍厲寒去的。開啟門,穆曉看著自己的休息室什麽都沒改變,覺得很熟悉,注意到沒其他人跟進來,直接的躺倒在了床上,雖然比不上霍厲寒家的舒服,到那時也不錯。霍厲寒看著之間窄小的房間,皺了皺眉。看到穆曉這麽隨意的躺在床上,自己坐在沙發上看著她。...“不想,霍厲寒,你這麽的縱欲,就不怕……”接下來的話穆曉沒說,她知道要是自己真的說了的話,可能今晚就不用睡了。

“曉曉,你以後不準叫我霍厲寒和霍先生了,必須叫我厲寒,當然你要是願意叫我老公的話,我會更滿意的。”

霍厲寒一根一根的吻著穆曉的手指,說道。沒得到穆曉的回應,還輕輕的咬了一口。

霍厲寒半天沒得到回應,一看都已經睡著了。霍厲寒想,今晚的確是累到她了。但是這體力也太差了吧,看來以後需要好好的鍛煉了。

毫無疑問的,穆曉這一天又睡到了中午才起床,穆曉看著鬧鍾,還真是應該感謝霍厲寒這次沒有讓人把自己拉起來吃什麽早餐。

“夫人,你醒了。”小麗走進來,對穆曉說道。眼神還特別的曖昧。穆曉一看就知道肯定自己昨晚和霍厲寒幹得那些事別墅裏的傭人都知道了。

穆曉昏昏沉沉的下樓,等著她的不是一餐豐盛的午餐,而是霍厲寒給自己佈置的一個任務。

“夫人,這是先生臨走之前讓我轉交給你的。”看到穆曉下樓,管家把一個檔案袋遞給穆曉說道。

穆曉懵逼的開啟,她倒是要看看霍厲寒給自己留的什麽,要是是離婚協議書就最好了,但是穆曉知道,霍厲寒這丫可不會那麽的好心。

居然是霍厲寒這個人的全部資料,我的天,這個時間上要是誰的資料有霍厲寒的長的話,恐怕是找不到了。

還有一張手寫的紙條,上麵是霍厲寒眉飛色舞的字。

【曉曉,為你讓你不要整天的胡思亂想,也更加是為了瞭解你的老公,所以我給你提供了我所有的資料,你必須在今晚我回來之前把它全都背住。我要考試的。備注了有獎勵,可以滿足你一個要求,要是背不住也有懲罰。乖乖在家好好的瞭解你老公吧。】

穆曉看著這張字條一把把它給撕碎了,但是穆曉更想撕碎的是霍厲寒那個人。什麽鬼,誰願意瞭解這個一個男人。

吃飽喝足之後,穆曉實在是沒事可做。最終還是把被自己扔到了垃圾桶的檔案袋給撿了起來。算了,不是還有一個答對的獎勵嗎?

穆曉知道,就霍厲寒的態度來說,要馬上讓霍厲寒離婚是不太可能的,但是還可以先提點要求,改善一下自己現在的生活呀。

穆曉眼看著時間差不多到了霍厲寒回家的時候了,但是卻不想霍厲寒還沒回家,這丫的不會是騙自己吧。

自己都把自己當年被語文課本的能力都使出來背這個霍厲寒的資料了。

“夫人,先生派了司機來接你,請你出去用餐。”管家看著夫人一直這個盼著先生回來,心裏看著他們也高興。

“哦。”穆曉淡淡的回答道。反正霍厲寒自己說的,隻要自己能夠答得上來,還怕霍厲寒耍賴嗎?

穆曉到的時候,果然霍厲寒已經等在那裏了。看到穆曉下車,還親自過來接她。

“怎麽樣,背的怎麽樣了?”霍厲寒自然地牽住穆曉的手問道。

“霍厲寒,你自己說過的話可不要後悔。”穆曉自信的說道。自己其他能耐沒有,這點背書的能耐還是有的。

“曉曉,以後不準直接叫我的名字,也不準叫我霍先生,你可以叫我厲寒或者老公。”霍厲寒捏了捏穆曉的手在,再一次的囑咐道。

誰家的妻子這樣粗聲粗氣的叫自己的老公的,也就自己家裏的小野貓這麽調皮。

穆曉給霍厲寒做了一個鬼臉,她纔不要聽霍厲寒的呢,還要厲寒,怎麽這麽肉麻呀。霍厲寒看著她,無奈的笑了笑。

“我聽說你很喜歡吃這家店的牛排,所以特意包場了。”霍厲寒給穆曉倒了一杯紅酒,笑著說道。

穆曉心想,霍厲寒還真的是什麽都知道嗯,不過自己現在也不差,這個男人的什麽事情自己還不都是知道了。

穆曉突然覺得有點奇怪,這霍厲寒的資料不是霍厲寒逼著自己看的嗎?怎麽自己看完以後還反倒有一種平衡感了,管他的呢。

“不要包場了,多費錢呀。”穆曉直接一句話就把檔次給降低了,霍厲寒隻是寵溺的笑了笑,覺得這個小貓真是比自己看到的還要可愛。

其實穆曉也不想要像個錢奴一樣的,但是誰叫她沒錢呢,隻能夠勤儉節約,繼承良好傳統。

“好,我以後都聽你的,把錢都交給你管。”霍厲寒虛心受教,老婆這麽的為這個家考慮,自己以後用錢可不能大手大腳了。

而旁邊的助理憋笑已經快要憋不住了。他們總裁的錢就是每天都這樣用,也是好幾輩子都用不完了,還用得著勤儉節約嗎?

牛排上來,穆曉剛想動手,卻不想這一盤牛排都被霍厲寒給端走了。穆曉的眼睛就一直盯著自己那一塊牛排。

霍厲寒細心把牛排切成小塊,放到穆曉的麵前,這才開始優雅的自己動手吃了起來。

穆曉一邊吃,一邊看霍厲寒,心想,長得好看的男人是真的做什麽都好看,就連吃飯都這麽的好看。

“怎麽?被你老公帥到了?你這麽喜歡看,今天晚上我可以讓你看個夠的。”霍厲寒感受到穆曉熾熱的目光,湊近穆曉,曖昧的說道。

穆曉狠狠地瞪了霍厲寒一眼,要不是這是一個這麽誌趣優雅的地方的話,穆曉真的很想把自己手上的叉子狠狠地敲在霍厲寒的頭上,看看霍厲寒到底是什麽腦袋。

當然,穆曉是不敢的,一來是不敢得罪霍厲寒,二來嘛,自己也不想浪費這麽美味的食物。

所以這餐晚飯也就在表麵的平靜下結束了。穆曉被氣得不輕,但是霍厲寒那可是心情好得很的。

“我今天讓你背的東西,背得怎麽樣了?”霍厲寒吃完,就靠在椅背上,看著穆曉像個小貓似的探尋著食物,漫不經心的問道。

“你考我吧,但是我提的要求你必須要答應。”穆曉放下刀叉,擦了擦嘴說道。這可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自己怎麽可能不好好把握。道可不可以把她借給我幾分鍾?”賀子琪對著穆曉笑笑問著霍厲寒。“嗯。”霍厲寒皺眉想了一下說道。賀子琪不是壞人,自己也沒什麽信不過的。穆曉很無語,自己還沒答應呢,霍厲寒就把自己給出賣出去了,難道霍厲寒說什麽,自己就要做什麽嗎?“霍太太,不知道可不可以借用你幾分鍾?”賀子琪禮貌的問道。這是他們與生俱來的休養。這句話一出口,穆曉覺得賀子琪的休養比霍厲寒簡直是高了不止一個層次了。很樂意的點了點頭,霍厲寒自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