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說出你老公的十個愛好

息。”霍厲寒輕咳了幾聲,對穆曉囑咐道。說著自己整了整衣領,離開了。穆曉不想要看到這個毀了自己清白的男人,所以全程一句話都沒說。等到霍厲寒走了,穆曉又倒了回去,繼續睡。可能是因為昨晚霍厲寒清理過了,現在身上沒有那種黏膩的感覺。“夫人,你起床了嗎?先生讓我來請你下去吃飯了。”一個清麗的女聲在門外響起,恭敬的說道。穆曉一下子被吵醒了,現在倒是要她下去了,可是她現在不想要吃飯,隻想要補覺。所以繼續的裝睡,...霍厲寒隻是無聲的笑了笑,什麽話都沒說。穆曉卻是著急得很了。自己本來就是短時記憶的人,在這麽下去自己都要忘記了。

“吃飽了嗎?那我們回家吧。”霍厲寒看穆曉被氣的不輕,輕笑著要來牽她的手,但是被穆曉給躲開了。

“霍厲寒,你丫的能不能夠趕緊問,我都要忘記了?”穆曉被霍厲寒牽著,不耐煩的說道。

“曉曉,作為一個女生不要老是說髒話。”霍厲寒皺了皺眉,隨即說道。握著穆曉的手更緊了。

穆曉在心裏吐槽,自己就說了,怎麽了嘛?你霍厲寒覺得我配不上霍太太的身份,那早點和我離婚呀,我還不想伺候了。

“曉曉,你先給我說說你有什麽要求?”霍厲寒牽著穆曉坐上車後座,問道。這個小女人這麽的迫不及待了。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想幹什麽。

“我要離婚,你同意嗎?”穆曉掙脫開霍厲寒的手,賭氣的說道。其實她知道霍厲寒花了不少的錢,怎麽可能輕易的離婚。

卻不想,穆曉的話剛說出口,穆曉就被霍厲寒一把抓到了自己的懷裏,霍厲寒的唇狠狠地吻上了穆曉。

穆曉覺得霍厲寒是生氣了,因為這個吻實在是太具有傾略性了。自己甚至不能夠呼吸了。穆曉想要呼救,但是霍厲寒卻趁著這個機會,在穆曉的嘴裏攻城略地。

穆曉被欺負到這個地步,要是都還不知道抵抗的話,那她就不是穆曉,你丫的這麽喜歡啃別人的嘴巴,那我就咬死了。說著穆曉就一口咬住了霍厲寒的嘴唇。

霍厲寒吃痛,知道自己是被小貓給咬了,但是並沒有要放開的意思。直到一吻結束,霍厲寒才放開了穆曉。

穆曉在一邊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而霍厲寒隻是毫不在意的擦了擦自己嘴邊的血跡。

“曉曉,以後不要讓我聽到你在說‘離婚’這個詞了,要不然,下次的懲罰更重。”霍厲寒看著穆曉,憤怒的說道。

“是你自己問我有什麽條件的。”穆曉沒好氣的說道。看來霍厲寒的心思不好猜,自己以後還得察言觀色了。

“你以後都不準有這個想法。”霍厲寒盯著穆曉的側臉,嚴肅的說道。他霍厲寒從來就沒有離婚這一說。

“暴君。”穆曉隻能在心裏狠狠地吐槽道。自己怎麽碰上這個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心裏想什麽都要管。

“那我還能說其他的條件嗎?”穆曉收起自己剛才的怒氣,諂媚的說道。誰叫自己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呢。

霍厲寒叫了司機開車,穆曉還在星星眼的看著霍厲寒。

“說吧。”霍厲寒嫌棄的看了穆曉一眼,說道。還用方巾擦了擦自己的手。剛才被小野貓咬的血跡染到手上了。

“這是我列的一張清單,你老過目。”穆曉這次可是一點都不客氣,從自己隨身帶的包裏,拿出一張折疊的紙張,慢慢的把它展開,放到了霍厲寒的手上。

霍厲寒看著這張寫滿字的紙,眼睛疑惑的看著穆曉,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吧?

霍厲寒拿過清單來,一項一項的看了起來。但是越看臉色越不好。

“你這些要求,我都不想答應。”霍厲寒把穆曉的清單疊起來,放到自己的身上,對穆曉說道。還真是理直氣壯的不答應呀。

穆曉隻能幹瞪眼,除此之外自己還能幹嘛?主動權一直都在霍厲寒的手裏,霍厲寒不答應,自己還真的不能拿他怎麽辦。

“可是你答應了我的,隻要我背到了那些東西,你就答應我要求的。”穆曉就是這點好什麽時候都是懂得審時度勢,看準形式,自己該做什麽。

“那好,我今晚好好的考考你。”霍厲寒抬起穆曉的下巴,曖昧的說道。穆曉覺得這個男人不是霍厲寒,因為真正的霍厲寒可是神龍擺手不見尾的。

這個時候車已經到了別墅門口,穆曉一把掙脫了霍厲寒,開啟車門飛奔了下去,霍厲寒看著穆曉這個樣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等到霍厲寒悠哉的上樓的時候,卻發現穆曉並沒有再主臥室,反倒是在客房,而且這次還把門給關上了。

“先生,我去幫你拿鑰匙來?”管家在一邊膽戰心驚的說道。這夫人也太大膽了,還沒有誰敢這樣的反抗先生。

“不要,我翻窗子。”霍厲寒的心情不錯,擺了擺手說道。說著就開啟了另一邊的臥室門,走了進去。從這個臥室門可以到另一邊。

“先生,這可是很危險的,我還是去給你拿鑰匙吧。”管家擔心的說道。這先生的安全,他們可不敢疏忽。

“閉嘴,不要被發現了。”霍厲寒嫌棄的說道。這個小野貓喜歡和自己玩這種遊戲,那自己陪她玩好了。

穆曉本來就是在生悶氣,所以直接不想理霍厲寒。

“小野貓,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霍厲寒翻窗進去,看著正坐在沙發上的穆曉,狠厲的笑著說道。看來是該給小野貓剪剪爪子了。

“霍厲寒,你翻窗子進來的?”穆曉扔開書,不解的問道。霍厲寒這樣的男人也會委屈自己翻窗子。

“你今晚要是回答對了我的所有提問,那我就滿足你一個要求。”霍厲寒假意的咳嗽了一聲,說道。

“好,那把我的手機還給我,讓我出去工作,我要出行自由。”穆曉趕緊說道。自己在這麽的被關在這裏,人都要發黴了。

“不行,我可以把手機給你,也可以讓你出行自由,但是不準出去工作。”霍厲寒不悅說道。這個女人總是喜歡惹怒自己。

“好,成交。”能夠有這麽多的自由已經不容易了,自己要珍惜,凡事都要慢慢來的。

“你老公今天多少歲了?”霍厲寒問道。要是這個問題都不知道的話,那自己一定要打她的屁股的。

“26歲,真老。”穆曉吐槽道。恐怕至今能夠知道霍厲寒歲數的人都不多。畢竟霍厲寒實在是太隱蔽了。

“說出你老公的十個愛好?”霍厲寒聽到慕離說自己老,臉都黑了,自己現在這個年齡正值年輕呢,當然比起穆曉的確是大了一點。起來很不好,似乎是誰惹到他了。穆曉原本不想理會他的,畢竟自己心煩。但是想到這也算是自己的半個金主了,自己有什麽權利耍脾氣,所以還是乖乖的打了一聲招呼。“今天去哪裏了?”霍厲寒坐在沙發上沒動,陰沉著臉問道。自己不過才離開家半天,這個女人就敢去私會別的男人了。“去機場接了一個朋友。”穆曉不喜歡霍厲寒這樣細致的幹涉自己的私生活,但是誰讓霍厲寒是自己的債權人呢,自己欠他的。“男的女的,然後呢?”霍厲寒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