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穆曉在邵恩手裏

在唯一的買主就是穆曉了。所以隻能夠爭取她了。穆曉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本就無意現在更加不想要了。“我看你們以後還是少狗眼看人低了。我們家夫人不是你能惹的。”小麗走之前,衝著導購小姐說道。這些人就是欺軟怕硬的,要不是夫人擋著,說不定她早就把夫人的身份說出來了。“這附近有奶茶店嗎?”穆曉很久沒有這樣出來走了,而且霍厲寒給自己的鞋子全都是高跟鞋,磨腳的很。“有,前麵有個咖啡館。”小麗簡直就是穆曉的導遊了...霍厲寒帶著穆曉去了附近的餐館,專門的找了一家供應孕婦的餐館。穆曉一看到這個餐館都驚訝了,居然真的有專門的這樣的餐廳。

而且裏麵做的東西都很符合她的胃口,穆曉心裏也不禁暗暗的佩服想出這個創意的人,簡直就是方便了多數人呀。

吃過午飯以後,霍厲寒就帶著穆曉回了辦公室。穆曉嗜睡,霍厲寒這個時候就抱著她,在她的耳邊給她講故事。

“寶寶,我們今天講白雪公主的故事。”霍厲寒和穆曉一起平躺在休息室的床上,霍厲寒的手放在穆曉的小腹上,手上拿著一本童話書說道。

穆曉就在霍厲寒生硬的講解聲中睡了過去。前一秒還在想,但願寶寶出生的時候,霍厲寒見故事的能力能夠有所提升,要不然真是苦了孩子。

霍厲寒看著穆曉睡著了,這才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關上了房間門,生怕吵到這個太愛睡覺的穆曉了。

穆曉其實沒睡著,但是為了不打擾霍厲寒的工作,穆曉既阻礙休息室裏休息,看著霍厲寒準備的那些童話書,簡直就是一個童年呀。隻是自己的童年沒人給自己講故事罷了。

穆曉這幾天每天來霍厲寒的辦公室基本上都是睡覺,霍厲寒覺得家裏的床比休息室的床舒服,但是穆曉睡得不好,所以就讓她在家裏睡了。

“霍厲寒,我都已經說了,不需要你和我一起去。”穆曉煩躁的說道。自己不過是去醫院做一個檢查罷了,霍厲寒有必要這麽的緊張嗎?

“這是我們的孩子第一次做檢查,我當然要去了。”霍厲寒不依不饒的說道。自己是孩子的父親,這樣的時間段自然是要參與的。

“你不是公司要開會嗎?你真的不用管我。”穆曉強調道。而且霍厲寒要是對哪裏的醫生,像是對家裏的醫生一樣動輒就是大吼,那自己也太丟臉了。

“不行。”的確是要開會,但是什麽事都沒有自己當父親這個事情大。

當然最終霍厲寒還是答應穆曉一個人去,因為穆曉說了,要是霍厲寒執意的要跟過去,那麽穆曉就不去了。

雖然霍厲寒被穆曉這麽一威脅是不敢去了。但是在臨走之前還是對司機和小麗千叮呤萬囑咐,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夫人。

穆曉隻想要給霍厲寒一百個白眼,自己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有必要對自己那麽的不放心嗎?

霍厲寒真的是事無巨細的安排好了,這纔去了公司。這一個會議,一開就開了三個多小時,出來的時候卻意外地接到了邵恩的電話。

霍厲寒看是邵恩,毫不留情的把電話給結束通話了。自己已經說了不要糾纏自己,但是這個邵恩並不打算聽得意思。

但是電話繼續的想起,霍厲寒直接把邵恩給拉進了黑名單,但是沒想到這個時候一封簡訊進來了。

【我現在手上有公司的秘密檔案和政府頒發的合格證,你要是不接我電話的話,那我不介意把他們公之於眾。】

霍厲寒看著這條簡訊隻想要冷笑,這個邵恩還真是自以為是。難道自己是瞎的嗎?不知道這霍氏集團有鬼。

但是霍厲寒還是給邵恩回了電話,看看這個邵恩到底是有什麽目的。對於霍厲寒來說,隻要不動穆曉,其他的事都可以原諒。

“厲寒,我就知道你捨不得這些東西曝光,然後你的霍氏集團毀於一但的。”邵恩驚喜的說道。自己在霍氏集團工作了這麽多年,自然是清楚霍氏集團的命脈是什麽的。

“邵恩,你還是太嫩了一點。你難道都開心的沒有認真的看看這上麵的內容嗎?”霍厲寒嘲諷的說道。邵恩是自己的手下,她想要做什麽自己可能一點都不知道嗎?

“你騙了我?”邵恩急急忙忙的去看檔案,居然全都是亂碼,這明顯就是被換過了。

“我的這點把戲我還能不清楚嗎?這次我不怪你,下次希望你不要挑戰我。”霍厲寒冷露的說道。這個邵恩已經招惹自己很多次了。

“霍厲寒,你以為一切真的在你的把控之中嗎?”邵恩嘲諷的說道,雖然有過絲毫的動搖,但是現在還是鎮定自若。

霍厲寒覺得邵恩就是在死撐著,沒把她的話當真。結束通話了電話。

剛結束通話電話,司機的電話就打了進來,霍厲寒感覺除了問題,趕緊的接了起來。

“先生,夫人和小麗都不見了。”司機老楊著急的喊道,這夫人要是出什麽事,自己怎麽擔待得起呀。

“什麽,怎麽回事?”霍厲寒生氣的吼道。難道連一個女人都看不住嗎?

老司機把穆曉和小麗進去檢查,然後就不見出來的時候說了一遍,霍厲寒立刻就想到了剛才邵恩的話。難道這都是邵恩做的。

不管是不是,霍厲寒還是趕緊打了電話給邵恩。雖然以前穆曉有過逃走的想法,但是現在有孩子在,穆曉肯定不會做傻事的。所以現在肯定是有危險的。

“喲,你看霍厲寒的電話帶來的多塊呀。”邵恩剛才正在和被綁在床上的穆曉說話,看到電話,拿著手機給穆曉看。

穆曉剛想要罵她,邵恩就把她的嘴給堵上了。而小麗早就被打暈了過去。

“厲寒,我就知道你會打給我的。”邵恩歡歡喜喜的說道。看來霍厲寒的反應還是很快的。

“穆曉是不是在你那裏?你對她怎麽了?”霍厲寒生氣的吼道。這個女人太大膽了,居然真的敢動穆曉。

“嗯,是呀,我請她來教教我,怎麽綁住男人呀。”邵恩看著極力想要說話,但是什麽都說不出來的默許,得意的說道。

“你不準對她做什麽,我馬上就過來。”霍厲寒著急的喊道。穆曉還懷著孩子,這才剛剛兩個月,要是有點什麽事,自己怎麽辦。

“好,我等著你。”邵恩也正好想把霍厲寒給喊過來,所以霍厲寒要來,邵恩很樂意。正好實施自己的計劃。

這個時候穆青的電話也打了進來。邵恩絲毫不在意穆曉在這裏直接的接了起的這麽快。“好。”穆曉覺得心裏不詳,霍厲寒不會是想要把自己挫骨揚灰吧,怎麽這麽的不正常。昨天還對自己愛答不理呢。還有就是昨晚自己到底是怎麽回家的?不會是霍厲寒把自己帶回去的吧。想著想著,很快的電梯就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口。這次雲城沒有讓穆曉自己進去,而是主動地敲了敲門,得到霍厲寒的允許以後,這才走了進去。“總裁,夫人來了。”雲城先進去,恭敬的對霍厲寒說道。“嗯,你出去吧。”霍厲寒頭都沒抬一下,但是他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