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兩人冰釋前嫌

己以為可以依靠的男人,卻不想這件事上給了自己一個狠狠地耳光。穆曉神神叨叨的走出來,卻不想一下子被一個人給撞倒了。那個女人著急的說了一句抱歉就趕緊跑了。穆曉沒生氣,可能人家真的是有急事吧。但是很快一大群保鏢就跑了過來。“小姐,請問你有看到一個穿著紅色晚禮服的小姐嗎?”一個保鏢攔住穆曉問道。穆曉絲毫沒有考慮的搖了搖頭。那些保鏢也沒有為難她,趕緊的又去抓人去了。穆曉不知道那個撞到自己的女孩到底是什麽身份...邵恩意識到霍厲寒想要搶自己手裏的刀子,但是要是被人搶到了,那麽自己的計劃就失敗了。

所以這個時候,邵恩什麽都不顧及直接舉著刀子,想要把刀刺進穆曉的肚子裏,殺死孩子。

穆曉以為自己和孩子這次必死無疑了,但是半天都沒感覺到疼痛。穆曉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霍厲寒護在自己的身上,幫自己擋下了那一把刀。

“霍厲寒,你怎麽了?”穆曉看到霍厲寒吐血,擔心的喊道。霍厲寒千萬不要有事呀,要不然自己怎麽活。

“我沒事,你和孩子沒事就好。”霍厲寒緊緊地抱著穆曉,溫柔的說道。孩子和穆曉都不能有事。

邵恩意識到自己刺傷了霍厲寒,一下子就蒙了。刀也被扔在了地上,看起來有點瘋瘋癲癲的。

“厲寒,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邵恩看著霍厲寒,害怕的喊道自己沒有想要害死霍厲寒的意思,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

這個時候邵恩的手下意識到出人命了,擔心危及到自己,紛紛的都跑了。而邵恩還在瘋瘋癲癲的重複著那幾句話。

穆曉被霍厲寒牢牢地護在身下,想要打電話叫救護車的力氣都沒有。但是很快的警察就來了。

邵恩被抓住了,而霍厲寒也被送到了醫院去。穆曉因為受了不小的驚嚇也暈了過去。

這次帶著警察來的就是邵恩的哥哥邵月奇。在邵恩回國以後,邵月奇就一直心神不寧的。但是沒想到自己還是來晚了一步。

穆曉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身邊是歐陽瑞,但是卻沒看到霍厲寒的身影。

“厲寒他失血過多,現在在病房裏。好在沒有生命危險。你不用太擔心。”歐陽瑞遞給穆曉一杯清水說道。

這次這個邵恩做事實在是太瘋狂了。差點霍厲寒就沒救回來。但是現在一定要保證穆曉安全,要不然霍厲寒活了,要是穆曉有事,霍厲寒也得死。

“那就好,我現在去看看他。”穆曉聽到歐陽瑞這樣說,這才安心了一點。但是一口喝掉杯子中的水。穆曉就想要下床去看霍厲寒。

“你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這次孩子有動了胎氣。再這樣下去,我看孩子還是不要要了。”歐陽瑞阻止道。這兩個人還真是新爸媽,居然一點都不為孩子考慮的。

“好吧,霍厲寒醒了嗎?”穆曉聽到歐陽瑞這樣說也害怕了。這個孩子是霍厲寒用命換來的。自己怎麽能夠不心疼呢。

“要是醒了早就跑來了。”歐陽瑞沒好氣的說道。這兩人還真是夫妻兩個,都是一樣的倔脾氣。但是有都想著對方。

其實站在商業聯姻的角度來說,穆曉並不適合霍厲寒。但是站在對霍厲寒好來說的話,那最好的肯定是穆曉。這也是為什麽他和賀漣君都會滿意穆曉的原因.

“那他身邊有人能照顧他嗎?”穆曉繼續追問道。這個霍厲寒的好朋友都在這裏,那麽霍厲寒豈不是一個人。

“賀漣君在那裏,你的話太多了,有什麽問題等著厲寒醒了你問他。”歐陽瑞嫌棄的說道。自己是專門來給穆曉解答疑問的嗎?這麽多話,也不知道霍厲寒到底是怎麽忍受得了的。

穆曉還想問什麽,但是想到歐陽瑞的不耐煩還是什麽都沒問了。安安靜靜的等著。

霍厲寒是下午醒來的,一醒來就不顧醫生的勸阻要去找穆曉,最後賀漣君讓醫院違反規定把他們兩個安排到同一件病房去了,免得來蹉跎自己。

“曉曉,你沒事吧?孩子沒事吧?”霍厲寒看到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的穆曉,難受的問道。這次的事是自己的錯,要是自己早點把邵恩的事解決好,也不會有這次的事。

“霍厲寒,我沒事。孩子也很好。謝謝你。”穆曉握著霍厲寒的手,笑著說道。還好他們都很好,這次之後穆曉也能夠看懂霍厲寒的心了。

“好了,你身上還有傷,不要這麽大幅度的動作。”賀漣君看著霍厲寒這一副妻奴的樣子,嫌棄的說道。幸好自己沒老婆,要不然是這樣的話那自己一定鬱悶死了。

霍厲寒身上的傷雖然都隻是一些皮外傷,但是要是引起二次的感染的話問題也會很嚴重的。

霍厲寒為了不讓穆曉擔心,乖乖的躺會了床上。其實霍厲寒覺得自己現在根本就沒什麽問題了。

“你們兩個可以走了。”霍厲寒看著這兩個電燈泡,不悅的說道。在這裏就是打擾自己和穆曉的。

賀漣君和歐陽瑞很無奈,這是典型的過河拆橋呀,也不看看你受傷的時候是誰跑在最前麵的。

“你們兩個人都是傷患,我打電話給你別墅的管家了,很快他就會帶人來的。”歐陽瑞臨走之前解釋道。要是就這兩個人誰照顧誰呢?

“對了,小麗現在怎麽樣了?”穆曉這纔想起來小麗。因為被綁架的時候邵恩的目的是自己,所以小麗應該沒什麽危險的。

“救出來了,沒什麽大問題。”聽到穆曉這樣問,歐陽瑞才知道被救出來的那個女孩是默許的女傭小麗,所以解釋道。

聽到歐陽瑞的回答,穆曉這才安心了,要是因為自己造成了小麗的什麽危險,那自己怎麽安心。

兩個男人接收到某個病床上男人不悅的眼神,趕緊灰溜溜的走了。心想自己真是交友不慎呀。

“曉曉,我要和你一起。”看到房間門被關上,霍厲寒從自己的床上下來,要上穆曉的病床。

“你幹什麽呀?你現在身上還有傷口。”穆曉不悅的說道。這個男人知不知道愛護自己呀,居然纔好一點就上蹦下跳的。

“我沒事,讓我抱抱你。”霍厲寒神清氣爽的說道。說著就鑽到了穆曉的被窩裏,抱著穆曉和孩子。

“曉曉,對不起,讓你受驚了。”霍厲寒抱著穆曉。抱歉的說道。要是沒有自己的優柔寡斷,也不會發生這件事。

“霍厲寒,你怎麽了?這次你都已經說了多少次的抱歉了?不要再說了。”穆曉心疼的說道。她知道霍厲寒肯定是覺得這是因為他自己沒有處理好外麵女人的事才差點讓自己受傷的。自己一定會後悔的。“小姐,這個手串可以刻字的,你可以刻你心愛人名字的首字母。”店主覺得和穆曉有緣,就多說了幾句。知道穆曉是去而又返的顧客,估計心裏也是有著一個人的。“那就刻M和H吧。”穆曉隨便說道。反正自己現在和霍厲寒是夫妻,這樣刻也沒什麽問題吧,穆曉也不相信什麽真的可以緣定三生的。店主的動作很快,半個多小時就刻好字了。穆曉回到酒店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剛纔在外麵穆曉一直都沒有管手機,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