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孕婦的特殊口味

問道,自然沒錯過穆曉臉上的汗珠。“很累,遇到一個初中同學,硬是要陪我,我的腳都要斷了。”穆曉哀怨的說道。要不是有辱斯文的話,穆曉真想把自己氣泡的腳給霍厲寒看看。“初中同學是男的還是女的?”霍厲寒警覺地問道。怎麽可能穆曉在異國他鄉都能碰到初中同學呀。“男的。太熱情了。”穆曉累癱了說道。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傷心了。“不要和他一起出去了,一看就是不安好心的。”霍厲寒蹙了一下眉頭,肯定的說道,隻要是穆曉身邊...下午的時候,霍厲寒不禁來了,而且還給穆曉帶了鮮花。以前霍厲寒不懂,但是今天看到邵月奇帶來的鮮花,霍厲寒才學到了這一招,女孩子都喜歡吧。

“你怎麽突然想到送花了?”穆曉抱著鮮豔欲滴的玫瑰,幸福的問道。霍厲寒也要變浪漫了嗎?

“那你喜歡嗎?”霍厲寒反問道。穆曉的話挺讓他不好意思的,自己的確是不太懂穆曉的心了。

“很開心,隻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穆曉幸福的說道。從這一次的事情以後,穆曉對霍厲寒的態度也改觀了很多。

“走了,回家了。”霍厲寒聽著小姑娘說的話,笑著說道。看來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單戀了。

霍厲寒甚至連讓穆曉走一下都不願意,直接的從病房把穆曉抱到了車上,而且下車以後霍厲寒又重新抱著穆曉進去。

“你對我這麽好,是因為孩子還是因為我?”女人都是矯情的動物,希望男人說自己想要聽的話,穆曉當然也不例外了。

“為了你們,你們都是我心愛的人。”霍厲寒吻了吻穆曉的額頭說道。這個小姑娘真是和別人家的不一樣。

穆曉可能是因此這次的事受了不少的刺激,所以現在孕吐反應特別的強烈,那是什麽都吃不下去。霍厲寒隻能在一邊著急。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們倒是想想辦法呀,我請你們來不是吃幹飯的。”霍厲寒這個時候隻能衝著醫生發火。但是醫生也很委屈呀。這孕吐是很多孕婦都會有的反應,哪裏治得了,而且現在孕婦也不能隨便用藥呀。

“先生,夫人這是正常反應,沒辦法治呀。”醫生無奈的說道。這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嘛。

“霍厲寒,你別為難醫生,我沒事。”穆曉招招手說道。霍厲寒就是這樣,老是喜歡利用自己的權利壓人。

“你們都給我滾。”霍厲寒沒好氣的說道。抱著穆曉希望她好受一點,但是默許聞到霍厲寒的身上的氣味,更加的難受了。

“曉曉,你這是怎麽了?”霍厲寒對穆曉突然推開自己,不解的問道。難道自己現在都變成讓穆曉嘔吐的物件了?

“你離我遠點,我難受。”穆曉蹲在馬桶邊,看到霍厲寒要過來,大聲的喊道。霍厲寒身上的味道讓她難受。

霍厲寒一聽穆曉這樣說,真的不敢動了。隻能夠遠遠地看著穆曉難受。想到穆曉被孩子折磨得這的痛苦,霍厲寒就覺得到時候一定要好好收拾這個孩子。

“曉曉,你有沒有什麽想吃的。想吃什麽我都給你買。”穆曉擔心的問道。看著穆曉這個樣子,霍厲寒真是難受的很的。懷著孩子還要受這樣的苦。

“我什麽都不想吃,你去上班吧。”穆曉招招手說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隻會讓霍厲寒的心理壓力更大的,但是這其實隻是正常反應的。

“不行,你這個樣子我怎麽能去醫院。”霍厲寒拒絕道,要是穆曉有什麽事的話,自己怎麽辦。

穆曉覺得霍厲寒這個男人真是大題小做,平時什麽事都不在乎,現在居然這麽的擔憂,穆曉覺得淡淡的幸福。

當然最終霍厲寒是被穆曉趕走了,因為穆曉看著霍厲寒都不舒服。霍厲寒自然不會覺得穆曉討厭自己,覺得這就是寶寶不喜歡自己了。

所以為了讓穆曉好受一點,霍厲寒隻能離開家,但是卻叫了好幾個護工來家裏守著,讓管家有任何的事都要報告。

因為穆曉懷孕這一遭,家裏的人人都警惕了起來,穆曉原本不緊張的,但是被霍厲寒這麽以刺激也變得緊張了。

“總裁,你怎麽才來呀,股東們都在辦公室等著你。”雲城看到霍厲寒就像是看到救命神一樣,心想總算是來了。自己不用再去應付那幾個老古董了。

“知道了,你去給我把穆青盜取公司資料的證據取出來,起訴她。”霍厲寒生氣的說道。現在邵恩這裏不能報複了,就隻能去報複穆青了。自己最近忙著穆曉的事,都把這個人給忘了。

“好。”雲城不知道怎麽總裁突然想起來穆青的事了。看來這個穆青是真的惹到了霍厲寒了。

霍厲寒雖然在公司上班,但是卻每個小時都要主動打電話回去問穆曉的情況,知道穆曉好多了,這才安心了一點。下班的時候還接到了穆曉的電話。

“霍厲寒,我想吃城南的那家酸角糕,你能不能幫我去買呀?”穆曉打電話給霍厲寒,撒嬌的說道。這女人懷孕了,雌性激素都會上升的。

“好,在家等著我,我去給你買。”霍厲寒聽到穆曉說又要吃的東西,高興的說道。真是太好了,穆曉要吃東西這是一個好兆頭。

霍厲寒的公司在城西,而別墅在城北,霍厲寒要去買酸角糕的話,就相當於橫穿整個洛城了。

穆曉沒胃口,晚飯什麽都沒吃,就在家裏等著霍厲寒給自己買吃的回來。

“曉曉,你的酸角糕買回來了。”霍厲寒看到在客廳等著自己的穆曉,把還冒著熱氣的酸角糕遞給穆曉說道。

霍厲寒其實開車很快,距離下班現在才三個多小時居然就買回來了。穆曉聞到這個味道真的食慾大開。

拿起來就吃了,但是也隻吃了兩個,其他的就再也沒了胃口了。

“怎麽不吃了?吃飽了嗎?”霍厲寒原本還開心穆曉總算是吃了一點東西了。但是沒想到隻吃了一點,就放在一邊了。

“我沒胃口了。對不起呀,霍厲寒。”穆曉抱歉的說道。本來這事霍厲寒特意給自己買回來的。但是自己卻吃不下了。

“沒事,我還沒吃晚飯呢。”霍厲寒說著就把穆曉剩下的酸棗糕拿出來,但是吃著這麽酸的東西,霍厲寒的臉色很難看。

穆曉看著霍厲寒的樣子,哈哈大笑了起來。這種東西本來就隻有孕婦這種特殊口味的人才會吃的。霍厲寒還真是敢嚐試呀。

“這麽難吃你怎麽還想吃?”霍厲寒不解的問道。以為誰嚐到的味道都和他是一樣的。

“哈哈,你不知道孕婦的口味獨特嗎?我讓小麗給你準點吃的吧。”穆曉嘲笑了霍厲寒一通,但是也擔心他沒吃飯。說著就要去找小麗。?“曉曉,你在哪裏,你聽我解釋。”霍厲寒一直在開車回去,終於打通了穆曉的電話很是驚奇。“霍厲寒,你做什麽事不用向我匯報的,倒是我要向你匯報。我一會要和歐陽馨一起出去逛街,可能要我晚點回去,你不用等我了。當然你也可能和其他女人一起吃晚飯。”穆曉裝作不經意的樣子,淡定的說完,淡定的結束通話了電話。“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麽鎮定的正室呢。”司機大叔豎了一個大拇指,笑著說道。其實是心酸吧。霍厲寒沒想到穆曉這麽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