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算穆家人嗎?

把門給關上了。“先生,我去幫你拿鑰匙來?”管家在一邊膽戰心驚的說道。這夫人也太大膽了,還沒有誰敢這樣的反抗先生。“不要,我翻窗子。”霍厲寒的心情不錯,擺了擺手說道。說著就開啟了另一邊的臥室門,走了進去。從這個臥室門可以到另一邊。“先生,這可是很危險的,我還是去給你拿鑰匙吧。”管家擔心的說道。這先生的安全,他們可不敢疏忽。“閉嘴,不要被發現了。”霍厲寒嫌棄的說道。這個小野貓喜歡和自己玩這種遊戲,那自...穆天成把穆青的事簡單的說了一下,但是也沒忘了幫著穆青說很多的好話和歪曲事實。

“既然穆青做了錯事就該承擔責任,而且她現在欠了那麽多的錢,她還得起嗎?”穆曉皺眉說道。聽完穆天成說,這纔想起那天邵恩的那通電話。看來就是穆青把霍氏的資料偷給了邵恩,但是沒想到偷得卻是假的。

“雖然穆青是不聽話,但是誰沒有過不懂事的時候,你就看在她是你妹妹的份上,幫幫她吧。”穆天成哀求道。這雖然不成器也是自己的女兒呀。

穆曉看著穆天成這樣低聲下氣的給穆青求情,就想到了當初穆家為了霍厲寒的投資給賣了自己的事,這親的和收養的就是不一樣呀。

“我是不會給她求情的。”穆曉決絕的說道。穆青現在這麽多的胸大無腦,還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麽事呢。不如這次的事讓她張長記性。

“你怎麽這麽狠心呀?嫁入豪門就不認人了?”胡美麗沒好氣的質問道。顯然把自己已經當成了一個穆家人了。

“我就算是真的要幫,那也是幫穆家人,你以為你和穆青算什麽?”穆曉嫌棄的說道,雖然穆曉也看不慣穆少川和穆夫人的做法,但是他們畢竟纔是真正的穆家人。

“老爺子,我們走,不要求這個白眼狼。”胡美麗被穆曉這麽一說,臉色蒼白,拉著穆天成就要離開。

“曉曉,你都能幫外人,怎麽就不能幫幫你妹妹?”穆天成生氣的說道。在他看來,這就是穆曉還在為當年的事生氣。

“我幫外人那是因為她是神經病,你讓穆青也瘋一個,不要說我了,就是霍厲寒都奈何不了她。”穆曉皺眉說道。這件事就是逼著自己幫忙。

“有你這樣說你妹妹的嗎?算了,這件事我也不求你幫忙了。”穆天成也被穆曉的語氣弄的生氣了。

本來在穆天成看來穆曉就是他們家的一個工具,要用的時候就用。所以現在看到穆曉這個態度很不爽的。

穆天成這次不要胡美麗來拉他,直接的就往外麵走去,胡美麗臨走之前狠狠地瞪了穆曉一眼,這才趕緊的去追穆天成了。

“夫人,你就不該理會他們的。”王管家看著穆曉心情不好說道。這個穆天成根本就是無事不當三寶殿。

“沒事,我上去休息一下。”穆曉擺擺手說道。他們還不至於影響自己的心情,隻是在想本來沒有給公司造成損失,為什麽霍厲寒要下狠手呢?

霍厲寒知道穆天成來找過穆曉了,這是更加不可能幫穆青的了,穆青這件事一點轉緩的餘地都沒有。

“你最近身體又不好,不要管他們就好了。”霍厲寒不讚成的說道。幸好他們沒做出什麽出格的事來,要不然霍厲寒就不會放過他們。

“你太大題小做了,這還是在別墅裏,你覺得他們甘做什麽嗎?”穆曉無奈的說道,自從自己懷孕以後,霍厲寒真的是越發的謹慎了。

“好好,我不說了。”霍厲寒笑著說道,這個小姑娘自總懷孕以後是越發的大膽了,居然什麽時候都要和自己對著幹。

因為穆曉給霍厲寒準備了床,搜易霍厲寒睡得還算是畢竟舒坦,而且半夜的時候還鑽進了穆曉的被窩裏。

穆曉想到知道自己懷孕這一個多月以後,霍厲寒一直都不敢對自己做什麽。但是男人畢竟是有需求的。

穆曉可不想要霍厲寒去找別的女人紓解需求,因此想到了上一次自己買到一般退了貨的充氣,娃娃。看來的確是該和霍厲寒準備了。

所以穆曉特別賢惠的在網上給霍厲寒選了大半天,才選到一個很符合他身份的,當然也是用霍厲寒的錢付了款。

但是穆曉卻一直憋著沒有告訴霍厲寒這件事,準備給他一個驚喜了。今天穆曉受到快遞,所以迫不及待的給霍厲寒發了簡訊。

【晚上早點回來,給你準備了一個小禮物。】

霍厲寒正在開會,聽到簡訊提示音,拿起來一看是穆曉,看著上麵的內容,霍厲寒不自覺地笑了笑。這些股東看到霍厲寒這個樣子都不足為怪了,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霍厲寒一下午都在期待著穆曉所謂的小禮物。不知道這個整天稀奇古怪的女人到底是想出了什麽損招來。

“總裁,今晚市政府那邊有一個晚會,可能需要你出席一下。”雲城恭敬的說道。霍厲寒作為這洛城的首富,自然是不用參加這些商業聚會的。

但是作為政府機構的晚宴,一般還是需要參加,要想在這個城市混下去,必須和政府打好交道。而且這一塊一直是霍厲寒在接應。

“不去了,你代替我去就好。準備一份厚禮。”霍厲寒毫不猶豫的說道。這政府方麵的宴會條條款款太多了。等到結束自己再回去說不定都什麽時候了。

“啊?總裁,這個一直是你……”雲城覺得不可思議,雖然自己也算是霍厲寒的特助了,但是這些事自己真的是一點都沒接觸過的。

“好了,你要是不想去就告訴他們我病了。改天登門道歉。”霍厲寒不耐煩的說道。看來是他們把政府的影響力看的太重了。

“好吧。”雲城覺得,說霍厲寒病了,都比自己代替霍厲寒去參加宴會來得好。

霍厲寒現在的目的就是趕緊的回家,看看穆曉到底給自己準備了什麽。霍厲寒在路上的時候都已經把各種情況想了一遍。

但是穆曉現在才兩個多月,肯定是不可能做那種事的,那麽到底是什麽呢。

“曉曉,我的禮物呢?”霍厲寒走進去,和穆曉見麵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足以看出他的期待了。

“我們先吃飯吧,等會睡覺的時候告訴你。”穆曉神秘的說道。讓霍厲寒有點不可思議。

不過陪著穆曉吃飯,霍厲寒還是比較樂意的。而且這幾天穆曉的孕吐反應也沒以前那麽的強烈了。霍厲寒也能夠接近穆曉的身了。

霍厲寒看著穆曉沒有什麽反胃的現象,自己也比以前更加的胃口好了。補,導致穆氏集團再一次的陷入了危機了。“我覺得穆少川還真是有點可憐了。”穆曉整天在家養胎,所以對穆氏集團的事也關心的多一點了。看著這穆少川經營起來的穆氏集團被外人掏空,真是無奈呀。、“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霍厲寒遞給穆曉半杯牛奶說道。這個穆少川其實也是自己想不開,要是離開穆氏的話,自己辦個小公司也沒問題的。“也是。”穆曉看著霍厲寒,喜悅的說道。這穆氏的事跟自己沒什麽關係,而且這也算是他們的家族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