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就是一個女人

霍厲寒才進去,穆曉就進來了。而且身上的浴袍半解,霍厲寒還真的沒看懂這是什麽意思。“霍厲寒,我想和你一起。”穆曉一把關了浴室門,把自己是身上的浴袍撤掉,無辜的看著霍厲寒說道。霍厲寒覺得這個時候自己要是還忍得住自己就不是男人了。特別是這個現在這個小貓無辜的樣子。“小野貓,你是故意的。”霍厲寒一把把穆曉抱到自己懷裏,兩個人都被花灑打濕了。“老公,這是給你的獎勵呀。”穆曉主動地吻上了霍厲寒,霍厲寒把穆曉吻...“但是這也不能成為其他男人纏著你的理由。”穆曉剛才還以為霍厲寒總算是想通了,但是沒想到隨即,霍厲寒就很生氣的說道。

要不是穆曉給自己說的話,自己還不知道楊晨居然喜歡的是自己的老婆。自己自認為對楊晨還是很不錯的,居然肖想自己的妻子。雖然楊晨並不知道穆曉是自己的妻子。

“好了,我以後不和楊晨見麵行了吧。這件事你也別怪他。我估計他也不知道。”穆曉軟聲軟氣的說道。總不能因為自己害了別人了吧。

“你居然還幫著別的男人說話?”霍厲寒不悅的說道。穆曉是自己的妻子,現在居然還幫著別的男人求情。

穆曉隻想要給他幾個白眼了,自己這也算是幫著別的男人了嗎,自己隻是不想要冤枉了好人啦好吧。

“好了,我知道自己今天有點衝動。你也知道的,我一直都把楊晨當做自己最信任的人,但是他卻和你攪在一起,我能不生氣嗎?”

霍厲寒看到穆曉的心情不好,知道是自己今天太衝動了一點,所以語氣也軟了下來,不想繼續的惹楊晨生氣。

“說起來,我認識楊晨還比你早呢。”穆曉故意的說道,就是想要看到霍厲寒發火,但是霍厲寒想到這一層的確是有點鬱悶。

“但是你最後還不是成了我老婆,給我生兒育女了。”霍厲寒雖然挫敗,但是看到穆曉肚子裏的孩子,隨即喜笑顏開的說道。

不管是先認識還是後認識,穆曉都隻能是自己的妻子,自己孩子的母親。這是楊晨永遠都做不到的。

穆曉聽到霍厲寒這麽說,還真的看著自己肚子,甜甜的笑了笑。是呀,自己還懷著這個男人的孩子,但是他居然還給自己擺臉色看。

“哼,你要是對我不好的話,我指不定去給誰生孩子呢。”穆曉傲嬌的說道。生孩子這件事隻有自己能做,霍厲寒可做不了。

“你敢,你要是敢給別人生孩子,那我就打斷你的腿。”霍厲寒一聽穆曉這樣說,生氣的威脅道。這個女人實在是過分了。

經過這麽一鬧,霍厲寒和穆曉的關係不但沒受到什麽影響,倒是比以前更加的好了。但是最近又有一件事縈繞在霍厲寒的心頭了,幾次想說都不好意思。

穆曉被霍厲寒給送回了別墅,雖說自己和楊晨之間沒有太多的牽扯,但是畢竟這些傷是霍厲寒大的,穆曉還是打了電話給雲城準備問問。

“也不知道怎麽這麽大的人了,還小孩子脾氣。現在在醫院裏一點都不配合。”雲城拿著手機沒好氣的說道。心想自己真是操心的命。

“他願意接我的電話嗎?讓我給他說說吧。”穆曉聽到雲城這樣說,更加的抱歉了。試探性的問道。其實還是擔心楊晨會不會生氣自己沒告訴他自己的身份。

“我問問他吧。”雲城看著楊晨這副樣子,無奈的說道。自己也不知道是做錯了什麽,還要伺候這麽一個男人。

“夫人想要和你說話,你要接嗎?”雲城看著癡癡呆呆的楊晨,沒好氣的問道。隻是一個女人有必要這麽的要死要活嗎?

但是等到以後雲城真的愛上一個人以後,可能就能明白現在楊晨的感覺了。

“拿來。”楊晨聽到夫人這兩個字,第一反應是穆曉,所以立刻就活過來了。但是雲城把手機遞給楊晨的時候,楊晨卻沒接。

“算了,我無顏麵對她。”楊晨搖搖頭說道。自己喜歡上的是一個有夫之婦,還矯情什麽呢。

“既然你自己都明白,我看你也不要這副樣子了,讓醫生趕緊給你敷藥吧。”雲城也沒勉強,直接的結束通話了手機說道。

“你別管我,我要回去。”楊晨說著就要站起來往外麵走去,但是霍厲寒在他的身上的幾下都是下的死手,就算是一個大男人也不可能一點事都沒有。

“楊晨,你現在這副樣子真是讓我看不起,你還是以前的你嗎?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我今晚給你找幾十個女人,任你挑選。”

雲城沒好氣的說道。怎麽楊晨第一次喜歡人就喜歡了一個有夫之婦,要是這個女人不是自己老大的女人的話,說不定自己還會考慮幫他搶回來。但是偏偏卻是夫人。

“滾蛋。”楊晨第一次爆粗口大吼道。雲城不瞭解他的心思,他要的隻是一個穆曉罷了。但是偏偏已經結婚了。

“好,我滾,但是你不準走,我去叫醫生進來。”雲城生氣的說道。真不知道所謂的愛情到底是個什麽玩意,居然還這麽的折磨人。

說著雲城就離開了病房,但是去反鎖了病房。其實憑借楊晨的身手的話,想要出去還是不難的。

雲城已經決定了,要是楊晨還這麽的不知道愛惜自己的話,那麽自己就再也不管這個男人了。

穆曉原本想要給楊晨道歉的,但是沒想到電話突然被結束通話了。穆曉擔心有事,還是決定去一趟醫院。看看到底怎麽樣了。沒想到在大廳的位置看到了雲城。

“夫人,你怎麽來了?”雲城看到是穆曉,驚訝的問道。這個時候夫人還是不要來的好,免得總裁知道了反而更麻煩。

“我已經給霍厲寒說過了。楊晨呢?他現在怎麽樣了?”穆曉也看出了雲城的擔憂,解釋道。隨即說起自己的正事來。

“在裏麵病房呢,我剛準備出來找醫生,但是一個醫生都沒看到。”雲城煩躁的說道。最近真是什麽事都不順利。

“你先帶我去看看楊晨吧。”穆曉想著估計現在這個時間段是醫生查房的時候,肯定是找不到人的,所以還是決定先去看看楊晨吧。

雲城沒再說什麽,但是還是領著穆曉過去。但是心裏卻在想著,估計這會那個男人已經自作主張的離開了吧。要真是這樣,那一盒他的事自己都不管了。

但是還沒走到病房門口,就從裏麵傳出來了很多乒乒乓乓的聲音,醫院的護士一聽就知道是病人在發脾氣了。眼裏的氣息更狠了。霍厲寒一到,基本就是清場了。許多的客人都被趕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雲城帶來的大批的保鏢。霍厲寒一進去就看到了醉倒在吧檯上的穆曉,那一刻,霍厲寒看到穆曉那樣的神色,心裏沒有動心,唯獨想要狠狠地捏死這個女人。“穆曉,跟我回去。”霍厲寒一把拉起穆曉的手,大吼道。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還敢來這種地方了。“你誰呀,不準把她帶走,她是我的朋友。”女孩也有些醉了。但是看到穆曉被帶走,拉著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