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楊晨的追問

叫我霍厲寒和霍先生了,必須叫我厲寒,當然你要是願意叫我老公的話,我會更滿意的。”霍厲寒一根一根的吻著穆曉的手指,說道。沒得到穆曉的回應,還輕輕的咬了一口。霍厲寒半天沒得到回應,一看都已經睡著了。霍厲寒想,今晚的確是累到她了。但是這體力也太差了吧,看來以後需要好好的鍛煉了。毫無疑問的,穆曉這一天又睡到了中午才起床,穆曉看著鬧鍾,還真是應該感謝霍厲寒這次沒有讓人把自己拉起來吃什麽早餐。“夫人,你醒了。...“夫人,我先進去看看。”雲城擔憂的說道。也不知道楊晨在裏麵做什麽,但是要是因為楊晨傷到了夫人的話。自己和楊晨都不要好活了。

“不用了,我們一起進去吧。”穆曉歎了一口氣說道。就算楊晨真的對自己有什麽不滿的話,自己也該受著的。

雲城走在穆曉的前麵開啟了房間門,但是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一個長得很漂亮的黑人女孩正在和楊晨打鬥,似乎這個女孩是想要給楊晨敷藥,但是楊晨卻不願意。

“把這個女人給我攆出去。”楊晨隻看到雲城,衝著雲城大喊道。也不知道怎麽這個女人都追到中國來了。

“不行,你受傷了,我要給你治療。”原本以為黑人女孩不會說中文,沒想到一出口卻是一口純正的中文,強調道。

站在雲城身後的穆曉這個時候也走了出來。瞬間楊晨和黑人女孩的眼神都放在了穆曉的身上。

楊晨是不好意思,不知道該怎麽麵對穆曉,而那個黑人女孩對穆曉卻是打量她的眼神。

“楊晨,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雲城這才反應過來,不解的問道。隨即想到那個追楊晨的非洲公主,難道就是眼前這位。看來楊晨還真是豔福不淺呀。

雖說是長得黑了點,但是卻很有味道,應該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了。雖然雲城問了,但是楊晨卻什麽話都沒說。

“我是楊先生未來的女朋友和妻子。”這個黑人女孩看著楊晨對自己的身份默然,趕緊嬉笑著說道。

“你胡說什麽?”楊晨聽到女孩這樣說,不悅的嗬斥道。自己真是不管跑到哪裏都躲不開這個女孩了。

雲城看著這個女孩還對楊晨聽死心的,都追到中國來了。說不定是一個新的目標呢。要是有這個女人來纏著楊晨,應該可以讓楊晨好一點吧。但是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

“這位美麗的黑人女孩,不知道可不可以先給這位小姐和你未來的男朋友一點空間呢,我帶你出去吃點東西吧。”

雲城紳士的說道。這夫人和楊晨之間的事,必須他們兩個坐下來說清楚。

“我不要,她就是楊先生喜歡的女孩嗎?除了比我白一點,也沒有比我漂亮吧。”可能是不管哪個國家的女人,隻要陷入了愛戀之中就變得敏感得很。但凡是自己的愛人喜歡的女人都帶著敵意。

“麗菲,我有私事要辦,你出去。”楊晨沒好氣的說道。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太纏人了。自己好不容易擺脫了,居然現在還來煩著自己。

“晨,我不要嘛,我想要陪著你,我一下飛機就來找你了。知道你受傷我都要心疼死了。”這個黑人女孩的中文名字就是麗菲的說道。

“管我什麽事?出去。要不然我打電話給你父親了。我相信他現在正在滿世界的找你。”楊晨威脅道。知道麗菲的弱點在哪裏。

麗菲聽到楊晨這麽一說是徹底的蔫了,也不敢繼續的呆在這裏了。要不然自己千裏尋夫的計劃就要失敗了。

麗菲隻好不情不願得跟著雲城出去,但是全程都不喝雲城說話。雲城倒是好脾氣的什麽都將就著她。畢竟要善待外邦友人嘛。

但是這雲城和麗菲一走,病房裏剩下的穆曉和楊晨就有點尷尬了。畢竟兩個人的尷尬這才過去了幾個小時。

“剛才麗菲是開玩笑的,你不要介意。”楊晨咳了一聲,想起剛才麗菲說的話,趕緊抱歉的說道。

“我知道,看得出來她很喜歡你。”穆曉因為懷著孕所以占不了多久,所以一點都不客氣的坐到了椅子上。微笑著說道。也是真誠的祝福楊晨。

“這世間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事多了,不能彼此喜歡的話,單相思是最辛苦的。”楊晨意有所指的說道。但是的確是自己做錯了。

“的確是。楊晨,我今天來還是想要給你道歉的。我應該早點告訴你我已經結婚的事的。”穆曉抱歉的說道。自己已經大致猜到了楊晨對自己的心思,但是自己卻沒有及時的阻止。

“應該是我道歉纔是,但願我的行為沒有給你帶來什麽困擾。”楊晨真的是很驚訝穆曉的話,其實該是自己的錯。自己追求別人也該早一點的。

“沒有,我和霍厲寒解釋清楚了。而且他也不會生氣了。”穆曉趕緊說道。其實霍厲寒沒有想象中那麽的恐怖,多瞭解一點才知道霍厲寒其實是一個好男人。

“看來總裁對你是真的很好,祝福你們。”楊晨擠出一絲微笑來,對著穆曉說道。既然穆曉已經嫁人了。那麽自己能做的就是祝福他。

“謝謝,我也覺得自己現在很幸福。”穆曉說著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幸福的說道。有寵著自己的額丈夫,還有孩子,沒有誰比自己更幸福的了。

這句話一說完,兩個人再一次的陷入了尷尬之中,本來兩個人都不是會說話的人,穆曉覺得自己是走也不行,不走也不行了。

“穆曉,其實當時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如果當時我向你表明心意,你有沒有可能接受我,而不是總裁?”

楊晨還是不死心,就算是自己和穆曉之間再無可能了,還是想要追求一個回答。

霍厲寒知道穆曉要去醫院看楊晨,所以下班以後準備去接她,但是卻不想在楊晨的門外聽到了楊晨這樣的問題。

霍厲寒自然是很生氣的,氣的恨不得進去把楊晨打得半身不遂,但是偏偏霍厲寒阻止了自己,他也想要聽聽看穆曉的回答。

楊晨比自己先認識穆曉,要是當時他對穆曉表明瞭心意,穆曉是不是就和楊晨在一起了。那麽自己對於穆曉來說除了陪伴的作用,恐怕和別的男人沒什麽區別了。

“這樣的假設有意義嗎?”穆曉皺眉說道。自己已經是霍厲寒的妻子了。那麽沒有必要去假設這些。

“有,請你想一下回答我好嗎?不管什麽樣的答案我都接受。”楊晨篤定的說道。他想要知道自己到底錯過的是時間還是這本不該屬於自己。穆曉安慰了狗子幾句,這才忍痛關上了房間門。“說吧,怎麽商量?”穆曉關上門,看著眉頭已經皺緊了的霍厲寒著急的問道,還不知道狗子習不習慣呢。“先去把你這一身狗味洗幹淨,我頭疼。”霍厲寒嫌棄的說道。這狗的身上這麽大一股怪味,怎麽穆曉就喜歡呢。穆曉知道霍厲寒這樣的男人肯定很精貴,討厭寵物得很的,所以不僅把自己清洗的幹幹淨淨,香噴噴的。而且還把浴室給清掃了一遍。霍厲寒沐浴的時候沒有聞到那股怪味,臉色才稍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