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煩躁的孕婦

少川虛與委蛇的。“知道了。”穆曉不鹹不淡的說道,隨即結束通話了電話。這個時候車已經到了別墅了。穆曉是中午出去的,所以午飯沒在別墅裏麵吃,但是別墅的傭人已經備下了。穆曉看著這滿桌子的飯菜有大快朵頤了一頓。感覺這夏天要過去了,自己的胃口倒是越發的好了起來。晚上,霍厲寒並沒有回來吃完飯,隻是打了一個電話回來,告訴穆曉自己要出去聚會,讓穆曉自己好好的吃飯。而此時的霍厲寒正跟三個好友在帝皇聚餐,說是聚餐其實就是...“我決定了,等到生下孩子我就要減肥。”穆曉接著說道。自己還是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年輕女人好不好,身材很重要的。

霍厲寒沒想到自己這句話會給穆曉帶來這麽大的反應,自己的意思隻是想要說她可愛罷了,什麽時候說她胖了?

“霍厲寒,你會不會因為我身材走形了,出去找那些身材特別好的女人了?”穆曉以前覺得那些孕婦的想法特別的奇葩,現在看來自己也是一樣的。

霍厲寒覺得自己真是闖禍了。自己還不過是說了一句話,結果這個女人聯想出了這麽多,看來女人心海底針是有道理的。

“曉曉,我絕對不會做這種事的,你要是不信的話,要不我們……”霍厲寒趕緊的保證道。但是話說到一半就變了味道了。

霍厲寒這兩個多月的時間可以說是看到吃不到,怎麽都會心癢癢的,而且現在已經過了最危險的三個月了。那麽應該是可以了吧。

“你在亂想什麽?我還要孩子呢?”穆曉不讚成的說道。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

“對呀,讓我進去和孩子打個招呼吧,我可是爸爸呀。醫生也說了,三個月以後就可以了。”霍厲寒委屈巴巴的說道。說著就來吻穆曉的耳垂,那是穆曉敏感的地方。

穆曉差點被霍厲寒的話給迷惑了,眼神迷離的看著霍厲寒,突然,穆曉的肚子發出咕咕聲來。

原本兩個都有些迷離的人瞬間的清醒了,而穆曉很不好意思的看著霍厲寒,自己真是丟臉呀。

“對不起,我忘記了還沒吃晚飯了。我們下去吃飯吧。”霍厲寒想到自己剛才需要一上來,居然沒有想著穆曉,心裏有些懊惱的說道。

“嗯。”穆曉也是真的覺得餓了。現在估計都很晚了。要是在繼續做這種事的話,可能直接吃早餐畢竟恰到了。

霍厲寒很貼心的給穆曉披上外套,打橫抱起穆曉往樓下走去。幾乎就是不讓穆曉出一丁點的力。

因為霍厲寒吩咐了的,所以下樓的時候晚餐還是熱的在桌上,霍厲寒親自伺候著穆曉吃光了。

其實現在也才十點多,不算是特別晚,別墅裏還有小麗在。穆曉讓她趕緊的去休息了。

穆曉吃飽喝足,順便還在霍厲寒的伺候下洗了一個熱水澡。此刻是特別的舒爽,有點睡不著了。想著霍厲寒還在洗澡所以拿了一本書出來看。

“這麽晚了不要看書了,對眼睛不好。”霍厲寒圍著浴巾從浴室出來,看到穆曉在看書,不讚同的說道。

穆曉覺得霍厲寒真是霸道,任何的電子產品都不要自己碰,現在自己看書都要被限製了,還有誰比自己更可憐的嗎?肯定是沒有了的。

但是穆曉也真的沒看了。因為霍厲寒的八塊腹肌更好看一點。穆曉就覺得奇怪了。整天也沒看到霍厲寒怎麽鍛煉,怎麽他就能有八塊腹肌呢,真是不公平。

而霍厲寒在穆曉的麵前也沒什麽遮擋,直接的把浴巾都給脫了,換睡衣。而穆曉全程看的那是熱血沸騰呀。

“你在看什麽?”霍厲寒知道穆曉在看什麽,但是故意要問問她,這個小姑娘也比自己心思單純不到哪裏去。

“我什麽都沒看,睡覺了。”穆曉偏過頭,無奈的說道。自己哪有看什麽呀,但是為什麽這都能被發現了。

“我們繼續剛才的事吧。”霍厲寒把穆曉撈到自己的懷裏,溫柔的吻著穆曉說道。穆曉其實心裏有點癢癢的,但是要是自己就這麽答應了。霍厲寒肯定覺得自己很汙了。

“不要了,我要睡覺啦。”穆曉推舉這霍厲寒說道。但是聲音又綿又軟。

“那好吧,睡覺吧。”霍厲寒想著這麽晚了,的確是孕婦都嗜睡,說不定穆曉是真的又困了。自己還是不發惹惱了她纔是。

霍厲寒真的沒再對穆曉怎麽動手動腳,隻是像往常一樣溫柔的抱著穆曉,準備睡覺。

穆曉原本隻是想要假意的矜持一下,沒想到霍厲寒居然還真的不動了。這真的讓自己沒想到。

霍厲寒倒是挺能忍的,但是穆曉被撩撥的火怎麽辦呢,所以雖然在霍厲寒溫柔的懷抱裏穆曉還是睡不著。

看著已經閉上眼睛睡覺的某人,穆曉真是覺得別扭,怎麽這個男人一點都不懂自己的心呢。

穆曉想著自己今晚睡不著,霍厲寒也別想睡,所以一直在霍厲寒的懷裏動來動去。霍厲寒感覺到了穆曉的異樣,但是還不至於被吵醒。

穆曉看著霍厲寒這一副死豬樣,心裏氣不打一處來。在霍厲寒的懷裏更加的煩躁了。因此霍厲寒總算是被吵醒了。

“曉曉,怎麽了?不是困了嗎?怎麽還不睡?”霍厲寒疑惑的問道。這個小姑娘今晚似乎格外的興奮呀。

“霍厲寒,我睡不著,你也別想睡。”穆曉生氣的說道。憑什麽霍厲寒這麽的安逸,什麽事都收放自如的。

霍厲寒以為是孕婦耍點小脾氣,覺得這樣的穆曉其實也挺可愛的。所以還真的不睡了。拿出手機來,找出一篇童話故事準備給穆曉講。

“霍厲寒,我不要聽故事。”穆曉煩躁的說道。這個男人一點都沒看出來自己的心思嗎?

“那好,我不說話了,我就抱著你好不好?”霍厲寒溫柔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為穆曉的生氣而煩躁。

穆曉覺得霍厲寒蠢得讓自己想罵人,但是偏偏對自己有這麽好。所以最後穆曉主動了。要不然這一晚他們都不要想睡了。

穆曉摸索著霍厲寒的嘴唇,把自己的唇貼到了霍厲寒的唇上,自己的手還很不安分的學著霍厲寒以前那樣摸索。

“曉曉,你做什麽?”霍厲寒帶點驚喜,又有點迷惘的問道。小姑娘不是不願意的嗎?

“你不喜歡嗎?不喜歡也得做。”穆曉霸氣的說道。自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怎麽能夠被拒絕了。

“很喜歡。我來。”霍厲寒滿意的說道。這種事穆曉不主動霍厲寒不好意思,但是穆曉主動了霍厲寒也更加的不會推辭了。

要是肚子裏的孩子知道自己有這麽兩個不靠譜的爹媽不知道願不願意出生呀。”潘佳明沒看出穆曉的不樂意,隻是盡自己所能的獻殷勤。穆曉這下子是再怎麽都不可能說不可以的了。畢竟自己先前不認識初中同學已經很不禮貌了。潘佳明就是一個自來熟,碰到穆曉那是什麽話都說,穆曉才知道原來潘佳他在高中的時候就已經移居此地,所以對這個地方如此的熟悉。穆曉逛了不少的店鋪,這邊也有很多的好玩有趣的東西,但是因為有一個近乎陌生人的人在旁邊,穆曉總是覺得不舒服。最後穆曉隨便敷衍了一個理由想要回酒店,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