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再遇賀子琪

去今天晚上,霍厲寒不會又要強迫自己吧。她不想再這樣。小麗對於穆曉的冷淡奇怪,但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根本就沒多想。倒是在想著自己今晚要穿什麽衣服。穆曉覺得這個玫瑰很奇特,這個花香也很好聞,所以一下午都在都在花園裏采花,穆曉覺得這個花還可以裝點一下別墅。所以采了很多回去。管家從外麵進來,看到這滿屋子的玫瑰花,大驚神色的看著還正在樂嗬嗬的插著花的穆曉。夫人怎麽能夠把這個玫瑰花給采了。“小麗,這是怎麽回...“你是我老婆,我不對你好,對誰好呢?”霍厲寒握著穆曉的手,好笑的問道。看來找個女人還是沒把自己的身份轉變過來。

穆曉看著霍厲寒這一往情深的樣子,差點真的陷進去了,但是不行,自己不能這樣,這段關係遲早要結束的不是嗎?

“快走吧,要耽誤時間了。”穆曉羞澀的推開霍厲寒,遞給公文包。催促道。

霍厲寒抱著穆曉一頓的深吻,這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在家乖乖等著我回來。”霍厲寒吻了吻穆曉的嘴角,笑著說道。最終還是提著自己的公文包離開了。要是自己不努力的話,以後老婆看上更厲害的人了怎麽辦?

穆曉其實著實覺得無聊,但是又想不起來到底要去哪裏玩,蔣茜茜那裏,穆曉也不想要去,總是覺得少了一點心意相通的感覺。

“夫人,先生讓我帶你去逛街。”小麗看穆曉實在是無聊,笑著說道。不是說豪門夫人都喜歡逛街嗎?怎麽他們這個夫人不喜歡。

“好,我正好想要出去走走。”穆曉笑著點了點頭,在這麽呆下去,自己真的就要發黴了。

看來等到霍厲寒回來了,自己是在真的要和霍厲寒說說出去工作的事了。自己這麽待下去就要變成一個廢人了。

小麗雖然隻是一個什麽都不懂得小丫頭,但是為了跟著穆曉出來可是做足了功課的,甚至最後穆曉都是在他的引導下工作的。

“小姐,這裙子是我們今年的新款,剛到貨的,而且是限量版的,隻有這一條。你要是喜歡的話可以早點買下。”導購小姐看著穆曉看著這條裙子,訓練有素的微笑說道。

“的確是挺漂亮的,但是……”穆曉笑著搖了搖頭,美則美矣,但是卻是晚禮服,自己也沒有什麽穿的場合,還是留給有緣人吧。

“這裙子是我們剛纔看上的。你憑什麽賣給其他阿貓阿狗的?”穆曉的意思還沒表達出來,一個尖銳的女聲衝著導購大喊道。

穆曉疑惑的看過去,看到一群漂亮的富家千金,這應該是這洛城的千金都來了吧。在其中,穆曉再一次的看到了賀子琪。

“不好意思,我也沒準備要的。給這位小姐就好了。”賀子琪其實也覺得身邊的女伴在盛盛氣淩人了一些,抱歉的說道。

“子琪,你怕什麽,這個女人算什麽東西,憑什麽買這麽漂亮的裙子,我就是買回家當做抹布,也不會便宜了她。”女人繼續說道。看起來就是寵壞了的千金大小姐,其實也不過是仗著賀子琪的聲勢纔敢這樣做罷了。

“這位小姐,實在是抱歉,我們這個裙子是限量版,現在已經沒有了。”導購小姐認識這一群小姐是這洛城上層的千金,但是卻不認識穆曉。所以隻能選擇得罪穆曉了。

“可是這是這位小姐剛才也沒買下吧。那我要了。刷卡。”穆曉也不是會被欺負的人,原本不打算要的,但是這個女人這麽囂張實在是讓她很不爽,那麽自己也不會白白的被欺負。

“小姐,這個韓小姐已經要了。”導購抱歉的說道。自己不能得罪韓小姐,要不然自己肯定在這裏混不下去了。

“你是哪裏來的暴發戶?竟敢搶我看上的東西。”韓小姐幾步走上來,大喊道。對穆曉滿是不屑。

小麗實在是看不過去了,這可是霍厲寒的太太,他們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想要上去嗬斥她們,但是被穆曉給阻攔了。

“小娟,算了,我們走吧。”賀子琪對穆曉沒敵意,但是也說不上很熟,所以沒有打招呼的必要。但是她不能讓自己的朋友得罪穆曉,就衝著那天霍厲寒對穆曉的在乎,霍厲寒肯定會為穆曉討回公道的。

“子琪,你怕什麽?你就是太軟弱了。”韓小姐生氣的說道,其實韓家也就是一個小企業罷了,這些年來都是靠著巴結賀子琪,纔能夠得到合作發展越來越好的。

“她是霍厲寒的女人,你難道不怕霍厲寒嗎?”賀子琪想要說的是那是霍厲寒的妻子,但是妻子兩個字實在是說不出口。

果然韓小姐一聽,就被嚇到了。霍厲寒是什麽樣的存在,那就是在這洛城連賀家都不敢惹的存在。

“好了,我們走吧。”賀子琪知道她是被嚇到了,哄著她離開,對著穆曉點了點頭,穆曉也回應了她,畢竟她也算是阻止了一場爭鬥,要是真的吵起來,自己也不好看。

“小姐,這裙子你還要嗎?”導購小姐眼看著這一群千金大小姐走了,現在唯一的買主就是穆曉了。所以隻能夠爭取她了。

穆曉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本就無意現在更加不想要了。

“我看你們以後還是少狗眼看人低了。我們家夫人不是你能惹的。”小麗走之前,衝著導購小姐說道。這些人就是欺軟怕硬的,要不是夫人擋著,說不定她早就把夫人的身份說出來了。

“這附近有奶茶店嗎?”穆曉很久沒有這樣出來走了,而且霍厲寒給自己的鞋子全都是高跟鞋,磨腳的很。

“有,前麵有個咖啡館。”小麗簡直就是穆曉的導遊了,一路上都在給穆曉之路,穆曉看到前麵的確是有一家咖啡館。

穆曉坐下點了兩杯咖啡,都是按照自己喜歡的來的。

“你也累了一天了,坐下休息吧。”穆曉沒那麽多的規矩,對小麗說道。誰說女人都喜歡逛街的,這也太累了吧。

“夫人,我不累,你的腳都磨破了,我看還是我去給你買一雙平底鞋吧。”小麗看著穆曉這腳後跟,心疼的說道。這麽一雙美腳,被磨成了這個樣子。

“也好。”穆曉覺得要是在讓自己這樣走下去的話,說不定就會痛死的。真是的,霍厲寒真是過分。

“那你在這裏等我,不要走遠了,我很快就回來。”小麗囑咐道,先生說了,一定要時刻保證夫人的安全。

穆曉點了點頭,自己現在這副樣子也走不了呀,還能去哪裏,穆曉又在心裏再次的吐槽了霍厲寒。?霍厲寒無奈的抱起地上哭得梨花帶雨的小女人,把她抱在自己的懷裏檢查傷勢。剛才這一撞可真是撞得不輕呀,這一下腦袋後麵就有了一個包,霍厲寒是既好笑又心疼,偏偏小女人一副你敢笑我們就絕交的表情,讓霍厲寒一點都不敢笑了。“我下去找個雞蛋給你敷一下,你先做著別動。”霍厲寒對著穆曉的傷處吹了幾下,然後把穆曉放到沙發上說道。幸好正是早上,現成的雞蛋就有,穆曉聽著而獲利後叮叮咚咚的下樓,很快又叮叮咚咚的上樓來,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