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撞破蔣茜茜和穆少川關係

想起回來了?”霍厲寒一飲而盡,不解的問道。他們都是兒時的玩伴,但是後來賀子琪去了國外留學,很久了纔回來。“我的學業完成了,所以就回來了。”賀子琪溫柔的說道,對著眾人笑了笑。“厲寒,我這個妹妹的想法,難道你還不知道嗎?”賀漣君親自給霍厲寒倒了一杯酒,笑著說道。自己這個妹妹是從小被寵著長大的,一向都是想要什麽就給什麽的,既然這次自己的妹妹要霍厲寒,自己自然要幫著的,隻是霍厲寒恐怕不是那麽容易得到的。這...“少川,我今天好開心呀,謝謝你陪我出來玩。”穆曉正在攪拌自己的咖啡,卻沒想到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仰頭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兩個老熟人,穆少川和蔣茜茜。

穆曉要是看到他們挽在一起都還能看不懂他們的關係的話,那自己就是真的太蠢了。看來自己先前還真的是愚蠢,怎麽說蔣茜茜這麽的反常,原來是和穆少川攪到一起去了。

恐怕自己和穆少川還在一起的是,這兩個人就已經不清不楚了吧。

“嗯,我最近忙得很,難得有時間陪陪你。”穆少川還特別寵溺的看著蔣茜茜,溫柔的說道。好一副情深的樣子。

他們始終沒看到坐在他們側邊的穆曉,直到一杯咖啡潑在了他們的身上。

“誰呀,哪個不長眼的?”穆少川看到自己的身上的咖啡漬,沒看到人就已經大喊大叫了起來。

而蔣茜茜這個時候已經哭起來了。當然是為了在穆少川的麵前裝柔弱,穆曉就這麽看著他們裝。

“是我,怎麽了?”穆曉抱胸看著他們,笑著問道。這一對狗男女還真是夠般配的。自己剛才還可惜多點了一杯咖啡,現在看來還是有用處的。

“曉曉,怎麽是你呀?”穆少川看到是穆曉,驚慌的站了起來。想要解釋什麽,但是卻什麽話都說不出來。

“穆曉,你看到了,也不瞞著你了。我和少川本來就是一對,要不是少川為了利用你,你以為你們會有那一段。”蔣茜茜看到是穆曉,嗤笑著說道。

穆曉就是自己的手下敗將,隻能夠作為商業聯姻的犧牲品,但是自己不一樣了,自己和穆少川可是天生一對。

“哦?那我要祝福你們天長地久,斷子絕孫了。”穆曉笑著說道。扔了一百塊在那裏買單,轉身高傲的離開了。

“曉曉,你聽我說。”穆少川這才反應過來,推開想要纏在自己身上的蔣茜茜,追了出去。

“少川,你別丟下我。我纔是你愛的女人。”蔣茜茜頂著一頭的咖啡,就像是一個潑婦一樣的,在後麵大喊。這些看熱鬧的人也沒閑著,把這一切都給錄了下來。

穆曉聽著他們說的話,麵上隻想冷血,果然是般配呀。

“曉曉,你聽我說,我都是騙蔣茜茜的,我們家需要蔣氏的投資。”穆少川的腿長,幾步就追上了穆曉,拉住穆曉的手。對著穆曉解釋道。

穆曉原本還覺得,要是穆少川是喜歡蔣茜茜的,所以纔算計自己的,自己還真能覺得穆少川算是個男人。

但是現在穆少川這種兩麵三刀的做法,著實是讓穆曉失望之至了,這是一個沒有擔當,隻以自我為中心的男人。

“穆總,我看你還是自重吧。”穆曉甩開穆少川的手,笑著說道。這可是公眾場合,自己可不想要和穆少川有什麽交集。

“曉曉,你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好不好?”穆少川懇求道,全然不顧自己這滿身的咖啡漬。

身邊的人已經指指點點了。穆曉可不想成為明天的頭版頭條的新聞主角,所以甩開穆少川就想要離開。但是偏偏現在的穆少川就是一個黏皮糖,甩不掉的。

“你放開我們家夫人。”小麗帶著一群保鏢趕到,衝著穆少川喊道。這些保鏢馬上就走了過來,駕著穆少川和蔣茜茜走了。

“夫人,你沒事吧?”小麗沒想到自己纔去給夫人買了一雙鞋,就發生了這麽多事,要是先生知道了,自己可怎麽交代呀。

“沒事,打電話給楊叔,讓他來接我。”穆曉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頭疼的說道。這是出門沒看黃曆。

“楊叔已經在下麵等著了。我們下去吧。”小麗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就已經把什麽事都辦好了。

穆曉點了點頭,也沒換小麗買來的鞋子,直接的坐電梯下了樓。果然楊叔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對了,這件事不要告訴霍厲寒了。”穆曉接過小麗給自己買的水,喝了一口。對司機楊叔和小麗說道。

要是霍厲寒知道自己和穆少川見麵的話,指不定就會怎麽生氣了。到時候吃虧的還不是自己。

今天餵了這一對狗男女一杯咖啡,已經讓穆曉心裏的怨氣少了很多的。他們兩個這麽般配,自己可真該好好的祝福一下呀。

“夫人,我已經把這件事告訴先生了。”小麗諾諾的說道。這是先生的意思,有事一定要趕緊報告,特別是像今天這樣的事。

穆曉無語的看了她一眼,自己閉眼休息了。還不知道霍厲寒那個暴脾氣,要幹出什麽來呢?

最讓穆曉沒想到的是,自己回家的時候,竟然霍厲寒也在家裏。

“你不是出差了嗎?”穆曉懵逼的問道。難道是還沒走,就碰上了自己給他惹事了。

“我才離開一天你就給我惹了這麽多的事,你說我能放心嗎?才剛到目的地,就接到電話了。”霍厲寒擁著穆曉,把她抱來坐在自己是身邊,無奈的說道。

“沒什麽事,就是教訓了一頓狗男女罷了。”穆曉毫不在意的說道。順便還對著霍厲寒笑了笑。霍厲寒看著她這個樣子,再大的火氣都沒了。

“下次再有這種事讓老公出馬,絕對不能夠自己逞強了。聽到沒有,今天受傷沒有?”霍厲寒上下檢查穆曉,一邊說道。

“知道了,你太小看我了。”穆曉撒嬌似的說道。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現在的神情再撒嬌。

“嗯,這才乖嘛。”霍厲寒撫摸了一下穆曉的頭發,笑著說道。看來小貓咪總算是要學乖了。

“你今天要在家吃飯嗎?”穆曉看霍厲寒一點都不忙,問道。

“我馬上的飛機,看到你沒事就好了。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去吧,我懶得中途回來給你收拾爛攤子。”霍厲寒抱著穆曉溫存了一會,問道。

“我不去。”穆曉一看霍厲寒的樣子,就知道霍厲寒肯定很忙,自己再怎麽不懂事也不會這個時候去打擾他的。

但是什麽叫做給自己收拾爛攤子,自己什麽時候需要霍厲寒來給自己收拾了。不是,應該是自己什麽時候有爛攤子了?夫人蔣茜茜流產的訊息。很多人都懷疑這個孩子根本就不是穆少川的,這下子更多的猜測就出來了。當然穆曉和霍厲寒沒好到這個訊息,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在飛南半球的飛機上了。穆曉睡醒的時候,發現不是在自己的房間裏,一看,原來是在飛機上。自己怎麽一睡就睡到這個時候了。“醒了?要不要吃點什麽?”霍厲寒正在看書和咖啡,看到穆曉問道。還真是能睡。“你怎麽沒叫醒我呢?我們現在在哪裏呀?”穆曉懶怠的坐起來,問道。心想肯定是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