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宴請李教授

,走了進來。霍厲寒聞著這個花香,看著穆曉手裏拿著的玫瑰花,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先生,夫人不知道這件事,是誤采了。”管家趕緊說道,真的擔心霍厲寒發火太恐怖了。“霍厲寒,我不知道這個花對你這麽的重要,我以為這就是普通的花,算了,還給你了。”穆曉把話扔給霍厲寒,委屈的說道。跑上了樓。小麗也在一邊誠惶誠恐,要知道先生這個恐怖的樣子,還真是頭一遭呢。看來這個花一定很重要。“把這些話都清理出去。以後那些玫瑰...“穆曉,霍總。真是久仰呀。”李教授來的時候,霍厲寒和穆曉都已經等在那裏了。看到霍厲寒,李教授不可不說驚訝呀。

誰不知道這洛城的老大霍厲寒,可是見都不一定能肩上一麵的。竟然今日親自請自己吃飯。實在是震驚。

“李教授,今天實在是抱歉,今天和你約定時間,但是由於特殊的事錯過了。先入座吧。”霍厲寒一副晚輩的樣子,尊敬的說道。

李教授其實內心還有虛的,現在看到霍厲寒這麽的虛心,也漸漸的放開了。

“李教授,抱歉,我今天遲到了。”穆曉也趕緊道歉說道。自己竟然爽老師的約。

“沒事,沒事。我也沒什麽事。”李教授擺了擺手,笑著說道。這穆曉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認真踏實。

餐桌上倒是一派和諧之色,李教授唯獨對穆曉和霍厲寒的關係感到奇怪,但是卻有不好發問。

“李教授,以後就拜托你照顧穆曉了。我們雖然已經結婚了。但是曉曉還是很想要繼續完成研究生學業。”霍厲寒巧妙地說道。這霍厲寒的太太可不是誰都能欺負的。

“穆曉,你們結婚了?”李教授驚訝的問道,的確是聽到過這樣的說法,但是沒想到是真的。隻是霍厲寒和穆曉似乎交集也沒什麽呀。

“嗯。”穆曉淡淡的點了點頭,承認了。就像霍厲寒所說的那樣,不管他們當初是怎麽樣開始的,總之現在他們就是在一起了。

“真是恭喜呀。”李教授真心的說道,穆曉是個苦命的孩子,有了霍厲寒的庇佑,以後能夠過得好一點吧。

“霍總,穆曉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可是個好心眼的孩子,你可要好好的待她呀。”李教授隨即說道。其實還是擔心霍厲寒權勢大,對穆曉不公平。

穆曉聽到李教授這麽說,心裏一下子就暖了。自己的父親沒有替自己想過的問題,但是自己的額老師卻幫自己考慮。

“李教授,你放心,我和穆曉是真心相愛的。我們一定會好好相處的。”霍厲寒自信的額說道。還握了握穆曉的手。

“來,我和穆曉敬老師你一杯。”霍厲寒說著,接著說道。還給李教授和穆曉都倒滿了酒。

李教授也高興,自己的得意門生也不至於被埋沒了。所以這一餐下來,三個人都喝了不少。穆曉開心的時候也會喝點酒。

“李教授,我看你有點醉了,不能喝酒,我讓司機送了。”霍厲寒早就把這一切準備好了。李教授也沒推辭。畢竟現在不能酒駕。

看到李教授離開,穆曉的心裏這塊石頭才總算是落地了。還好沒因為昨晚的事誤了這邊的事。

“曉曉,我完成得好嗎?”霍厲寒送走李教授,就在穆曉的這裏來邀功了。穆曉嫌棄的給了他一個白眼。

“霍厲寒,我們什麽時候相愛了,你胡說八道什麽?”穆曉嫌棄的說道。自己和霍厲寒怎麽樣,難道自己還不知道嗎?

“那好吧,我單相思。”霍厲寒玩著穆曉的手,無奈的說道。什麽時候纔能夠得到穆曉的心呢。

穆曉都沒把霍厲寒的話放在心上,想著霍厲寒對自己這樣的身份和樣貌怎麽可能有愛呢,不過是一時的新鮮感罷了。

自己要做的就是珍惜現在的時光,但是不要把心交出去了。等到離開的時候也能夠瀟灑的離開。

“曉曉,要不然我們今晚不要回去了,去開房怎麽樣?”霍厲寒在穆曉的耳邊輕聲說道。穆曉無奈的看了他一眼,瘋子。

“霍厲寒,你醉了,我們回去吧。”穆曉扶著霍厲寒,說道。家裏有床,為什麽要出去開房。

這一次的事情以後,生活再一次的恢複到了原本的樣子,霍厲寒雖然工作多,但是每天還是會按時下班來和穆曉一起吃飯。然後一起做夫妻之間的事。

“曉曉,明晚有一個宴會,你陪我一起去吧。”這晚霍厲寒回來,一邊洗手,一邊對在廚房裏打雜的穆曉說道。

“我不去。”穆曉果斷的拒絕了。雖然在這棟別墅裏可以和霍厲寒很好的做一對夫妻,但是讓他們出去,那他們是什麽身份呢?

霍厲寒從來沒有在公眾麵前承認過自己,當然自己也是不在乎的。但是現在莫名其妙的就要自己跟他出去。自己也是不願意的。

“不能不去,明晚是歐陽瑞的父親六十大壽,我必須要出席的。”霍厲寒做上桌說道。這歐陽瑞的父親也算是自己的長輩了。而且歐陽瑞特意說了讓他去的。自己作為一個朋友也該出席的。

“那你去吧,我不去。”穆曉坐在霍厲寒的對麵,無所謂的說道。又不是自己的父親,自己的父親,她也不去。

“我需要一個女伴,難道我的老婆希望我帶著其他的女人出席嗎?”霍厲寒握著穆曉的手,反問道。是個女人都不願意吧。

“如果是為了工作,我沒意見的。”穆曉不在意的說道。商場上的男人帶著自己的秘書出席,那都是家常便飯了。

“穆曉,我就要你跟我去。”霍厲寒重重的捏了捏穆曉的手,生氣的說道。這個女人就這麽不在乎自己嗎?

“霍厲寒,你不能勉強我的。那我是以你妻子的身份去,還是秘書呢?”穆曉不樂意的說道。憑什麽霍厲寒要去做這個人情,要拉上自己呢。

“當然是妻子了。”霍厲寒自然地說道。其實也是想要利用這個機會把穆曉介紹出去。雖然目前不能給她婚禮,但是該有的身份還是要有的。

“更不行了,我們遲早都是要離婚的,以後對你的名譽不好。”穆曉很善解人意的說道。卻不知道再一次的犯了霍厲寒的忌諱。

“不準說離婚。”霍厲寒放在筷子,陰霾的說道。這個女人還是這樣,永遠不把自己當做霍厲寒的妻子。

穆曉以為霍厲寒又要打自己,或者是做出什麽其他過激的事來,但是沒有,霍厲寒隻是火大的放下筷子,悄無聲息的上樓去了。上親吻了起來。穆曉知道自己這段時間是疏忽了霍厲寒了,所以不管霍厲寒做什麽,穆曉都是極力的配合著他。隻想要多補償他一點。霍厲寒也感覺到了穆曉的配合,所以動作放慢了一點,溫柔了許多。真的是鏈各個餓壞了的人。霍厲寒和穆曉一起馳騁了四個多小時這才停了下來。穆曉覺得自己已經要散架了,就算是自己最近疏忽了霍厲寒,霍厲寒也不能這麽猛吧。看來男人真是不能餓慘了,要不然指不定會怎樣的暴飲暴食呢。“曉曉,我抱你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