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沒有女秘書

進去,賀漣君就驚訝的問道。他就是帝皇的幕後老闆,也是霍厲寒為數不多的幾個好友之一。霍厲寒嫌棄的看了他一眼,自顧自的走了進去。話多。“厲寒不是好好的嗎?啥事沒有。”歐陽瑞不解的問道。歐陽瑞比起賀漣君那可是穩重多了,但是他們三個的共同點就是都沒有女朋友。“厲寒,好久不見了。”一個穿著惹火,但是優雅的女孩子對著霍厲寒說道,還端起就被準備敬霍厲寒一杯。“嗯。怎麽想起回來了?”霍厲寒一飲而盡,不解的問道。他...穆曉迫於霍厲寒的威嚴,隻好走到他的旁邊,不然的話,按照霍厲寒的性格,肯定會把自己拉過去的。

“讓我抱抱。”霍厲寒一把把穆曉抱到自己的腿上,就像是父親抱著女兒一樣,穆曉懵逼,霍厲寒也就隻比自己大幾歲罷了,這是想當爹嗎?

“今晚的宴會你去嗎?”霍厲寒其實也想通了,雖然自己很想要把穆曉介紹給其他人,但是穆曉不一定願意,那麽自己也不必急在這一時。等到穆曉願意也是可以的。

“我要是不去的話,你是不是就要帶你的秘書去了?”穆曉憋著嘴,不滿的問道。這還是自己給霍厲寒想的辦法呢,也不知道有什麽不滿的。

霍厲寒聽到了小丫頭不滿的意思,抿嘴看著她笑了笑,但是沒說話。

“嗬,宴會上肯定有很多好吃的,我為什麽便宜其他女人,我要去,怎麽不去。”穆曉看霍厲寒的意思以為他是預設了。傲嬌的說道。

“小野貓,你可不要在歐陽瑞他們麵前這麽說,他們還以為我霍氏要破產了,連個老婆都要養不起了。”霍厲寒自然滿意穆曉的答複,但是聽到她對吃的這個感興趣,取笑道。

“誰要你養了?”穆曉推開霍厲寒,嬌嗔說道。自己跑開了。霍厲寒也沒把她拉回來。

“我讓秘書帶你去做頭發好不好?等到我下班過去剛好。”霍厲寒笑著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手錶,問道。要是等到自己下班再去的話,肯定有點晚了。

“好。”穆曉知道霍厲寒一個人要管這個大一個公司肯定很忙,自己也不是那麽矯情的人。

霍厲寒按下熱線電話,很快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總裁,有什麽吩咐?”男人恭敬的問道。看起來應該是這個公司裏的員工,因為穿著標準的西裝。

“帶夫人去做頭發,在六點半之前帶夫人回來。”霍厲寒看著沙發上正在和果汁的某人,笑著說道。

“是。夫人請吧。”那個男人也是一個做事果斷,沒有那麽多好奇心的。剛才公司裏麵已經把這個夫人傳遍了。但是他都沒有問一句。

“你在門外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回來。”穆曉抱歉的說道。看到這個一個陌生的男人,穆曉還有點不好意思。

果然是霍厲寒的秘書,辦事就是有效,說出去,還就真的趕緊出去了。

“厲寒,有沒有女秘書呀?和男秘書出去好奇怪呀。”穆曉指著門外的男秘書,忸怩的說道。霍厲寒看著她這樣,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沒有,要不我給你找一個女員工?”霍厲寒是從來不會和自己的員工有什麽私人關係的,所以為了避免麻煩也從來沒有用過女秘書。

“算了。你好好工作吧。”穆曉搖了搖頭說道。女人可是很八卦的,要是讓女員工來,肯定話很多。

穆曉說完,還在霍厲寒的臉上蜻蜓點水似的吻了一下,嬌笑著跑出去了。而霍厲寒也因為那一吻,心情更好了。

看來小野貓的真心是需要真心去換的。

男秘書果然好,雖然穆曉和他沒什麽交流,但是同時也少了更多的八卦,她可不想要誰都來問自己,和霍厲寒到底什麽關係。

秘書帶著穆曉去做了頭發,化了合適的妝容,但是卻沒有帶穆曉去選擇禮服,穆曉很是奇怪。宴會不應該是禮服最重要嗎?

“夫人,這些都是總裁的意思。”看出穆曉的不解,再回去的路上,男秘書細心的提醒道。

穆曉覺得霍厲寒那麽一個注重麵子的人,肯定也不會讓自己失了麵子的吧。所以這件事根本用不著自己考慮。

男秘書把穆曉送到辦公室門口就離開了。穆曉原本在家是隨意慣了的,但是想到霍厲寒先前的火氣,還是去敲了敲門。得到霍厲寒的允許才走了進去。

“霍厲寒,你覺得怎麽樣?”穆曉此刻穿的是很簡單的連衣裙,但是配上的發型卻是最新潮的,所以看起來難免的有點奇怪。

“美則美矣,隻是少了一些東西。”霍厲寒看到經過仔細裝扮過的穆曉,滿意的說道。穆曉本就生的清秀可人,這樣的淡妝更是平添了幾分的嫵媚。

霍厲寒放下自己手上的檔案,走過來,牽住穆曉的手把她往休息室裏帶。穆曉本來就有點不好意思,這個時候也乖乖的。

“曉曉,來試試禮服合不合身?”霍厲寒帶著穆曉走進來,指著掛在那裏的意見白色的額禮服說道。這件禮服實在是太漂亮了。以至於穆曉走進來第一眼就看到了它。

“可以嗎?這麽漂亮的衣服拿給我穿是不是太可惜了?”試問哪個女人看到漂亮裙子不心動的。但是這個禮服實在是太漂亮了,以至於穆曉都覺得自己在她的麵前黯然失色了。

“能夠被你穿是它的榮幸。”霍厲寒把裙子遞給穆曉,笑著說道。穆曉想要拿著裙子到洗手間換上,但是被霍厲寒攔住了。

“這個裙子需要別人的幫忙才能穿上,你先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我給你換上這個。”霍厲寒解釋道,這也是實話。

穆曉也覺得這麽漂亮的裙子應該好好的穿,要是弄壞了把自己賣了都不一定賠得上。

當穆曉穿上這裙子的時候,穆曉都覺得自己太漂亮了,看來人靠衣裝不是亂說的。這樣一來,穆曉也多了幾分的自信。

“曉曉,我給你帶上項鏈。”霍厲寒取出自己一早準備好的‘愛之語’項鏈給穆曉帶上。這個項鏈看起來不是那麽的時尚,但是配上這個裙子卻有一種獨一無二的美感。

最後的高跟鞋,穆曉其實很怕高跟鞋,因為她一般都是平底鞋習慣了。但是知道這種場合高跟鞋是標配,隻能乖乖的穿上。

最後穆曉走到鏡子麵前,看著裏麵的人兒,都有些不敢相信。這怎麽可能會是自己。

“曉曉,你真是美極了。”霍厲寒從後麵抱住穆曉溫柔的說道。他的穆曉是最美的。看來自己的搭配能力還沒有下降太多。也沒什麽的,我都不介意。”那個女人追了出來,繼續不要臉的勾引霍厲寒。“你給我滾。”霍厲寒狠厲的說道。把剛才柔情似水的女人都嚇蒙了,什麽話都不敢說,提著自己的額手提袋就跑了。等到穆曉坐上了計程車,才放聲大哭了起來。穆曉覺得自己不是那樣的一個軟弱的人,怎麽在霍厲寒的麵前就那麽的沒用了。也是呀,自己和霍厲寒是什麽關係,霍厲寒想要在外麵養多少女人都是他的自由,自己哪裏有拒絕的權利。嗬嗬,要是自己和霍厲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