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偶遇出逃的女孩

被打擾,脾氣很不好的把賀漣君的外套扔到他的麵前,賀漣君趕緊的帶著自己的外套逃命去了。賀漣君離開以後,霍厲寒沒有再繼續剛才的事,而是去反鎖了房門,不想要任何人打擾自己,這纔回來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免得飯菜冷了不好吃。”意識到霍厲寒還要來,穆曉趕緊的阻止了,要是霍厲寒越玩越過火,到時候這飯都不用吃了。“好。”霍厲寒乖乖的答應了,畢竟這小野貓給自己準備的午餐,自己也是很期待的,至於其他的等到吃過午飯...“楊總,我看這件事就這麽算了吧,今天是家父的生日,希望你給家父一個麵子。”歐陽瑞不知道這兩個人在搞什麽鬼,但是這件事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歐陽先生,不是我不給你麵子,隻是這種女人不懲戒的話,恐怕到時候別人說起來也不好聽呀。”這個楊總就是這個女人的靠山,顯然也不是一個等閑之輩。

歐陽瑞笑了笑,走到楊總的耳邊輕聲說了什麽,楊總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變得恐慌不已。

“嗬嗬,這位小姐今天的事是個誤會,是她的過失造成的,我看就這樣算了吧。”楊總衝著穆曉笑了笑,抱歉的說道。

穆曉對於這個轉變很是奇怪,但是知道肯定是歐陽瑞在這個男人的麵前說了什麽,這個楊總才會變了臉色。

“不行,楊總,你今天一定要給我討回公道。”原本頤指氣使的女人看到自己的靠山這個的窩囊,頓時麵子上過不去,衝著自己的靠山各種的撒嬌打諢。

“不行,這件事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穆曉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所以不可能別人誤會了自己,隨隨便便道個歉就能完事的。

兩個女人這一次倒是意外的很合拍的想要把這件事鬧下去。

很快一個男人走到了歐陽瑞的身邊說了什麽,歐陽瑞隻是對他點了點頭。

“好了,現在我來宣告一下今晚的事。剛才我的助理已經去檢視了監控了,的確是這位小姐把耳環親自放到了穆小姐的包裏,然後纔想來誣陷穆小姐的。”歐陽瑞對眾人解釋道。眾人都對這個女人開始指指點點了起來。

“賤人,你隻知道出來給我丟臉,給我滾。”楊總沒想到自己帶出來的女人卻這麽的給自己丟麵,一個耳光就颳了過去。

“既然事情說清楚了。那我就走了。”穆曉無心停留在這裏,淡淡的說了一句,自己離開了宴會。但是走之前還是看了霍厲寒一眼。

剛才穆曉真的以為霍厲寒肯定會幫自己的,再怎麽說自己和霍厲寒也算是法律上的夫妻吧。但是沒想到在這種事情麵前霍厲寒會裝作不認識。

肯定也是霍厲寒不相信自己吧。擔心自己真的做了那樣的事給他丟臉了。

穆曉走出來,外麵的涼風一吹,人倒是清醒了不少。看著外麵的車水馬龍。穆曉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那麽的孤獨。

家人把自己當做貨物出賣,以愛自己的人卻是出賣自己的人。自己的朋友背叛自己。還有霍厲寒,那個自己以為可以依靠的男人,卻不想這件事上給了自己一個狠狠地耳光。

穆曉神神叨叨的走出來,卻不想一下子被一個人給撞倒了。那個女人著急的說了一句抱歉就趕緊跑了。

穆曉沒生氣,可能人家真的是有急事吧。但是很快一大群保鏢就跑了過來。

“小姐,請問你有看到一個穿著紅色晚禮服的小姐嗎?”一個保鏢攔住穆曉問道。穆曉絲毫沒有考慮的搖了搖頭。

那些保鏢也沒有為難她,趕緊的又去抓人去了。穆曉不知道那個撞到自己的女孩到底是什麽身份,但是她知道自己應該幫她。

穆曉很大膽的今晚不想要回到霍家去,其實霍家隻是一個自己暫時寄居的地方罷了。現在穆曉隻想要一個人冷靜一下。

隨意順著外麵的車水馬龍就這樣的慢慢的走著,毫無意識的走著。

不一會,就走到了一家酒吧門口,穆曉看著酒吧的招牌好一會,最終走了進去。可能隻有酒才能讓自己徹底的放鬆下來吧。

“嘿,小妞,我們又見麵了。”穆曉剛點了幾杯果酒,身後一個人就驚喜的說道。穆曉轉過頭看了她一眼,自己好像不認識她呀?

“你的記性真差,我是剛才撞到你的那個人,我隻不過換了一件衣服罷了。”女孩子努了努嘴,不滿的說道。

“哦,是你呀,你擺脫他們了?”穆曉笑了笑,還是遞給了這個女孩一杯酒,笑著問道。

“你也看到他們了?”女孩一點都不認生,端過酒就喝了起來。還驚訝的說道。看來他們的確是追自己追得很厲害。

“嗯。”穆曉原本想要問她是不是遇到什麽困難了。但是想到這似乎是人家的隱私,自己貿然的去問不好。而且自己現在這樣,也幫不上忙不是嗎?

“他們真的很討厭,總是想要把我關在家裏,可是我就是想要經營這家酒吧呀?”女孩單純的說道,說著還歪了歪頭很是苦惱。

“原來你是這家酒吧的老闆呀?”穆曉驚訝的問道。還真是看不出來,這個女孩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小一點,應該還是一個孩子呀。

“嗯,這是我家裏的產業之一,我今年畢業以後就在這裏管理了。”女孩沒什麽隱瞞的,說道。

穆曉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繼續的品嚐著自己的果酒,看著這個女孩笑得這麽的純真,心裏很是羨慕。

要是自己和她一樣呆在父母的身邊的話,那自己肯定也能獲得很幸福的吧。但是不也是自己的親生父母拋棄了自己嗎?自己還有什麽好抱怨的呢。

“你呢,你看起來很不高興,是不是有什麽不開心的事?”女孩擔憂的問道。一點都沒意識到這已經超過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穆曉雖然心裏很多事,但是還不至於隨便遇上一個人都會去傾訴,所以隻是淡淡的搖了搖頭,沒有要說的意思。

“那好,你不說我就陪你喝酒,果酒怎麽能盡興,要喝就喝烈的。今晚我請你。”女孩豪氣的說道,還一口喝掉了所有的果酒。

穆曉看著她這個豪氣的樣子,自己也被感染了。所以接下來就把女孩交上來的所有的烈酒都喝了一個精光。

而此時的霍厲寒正在別墅裏發火,穆曉的那一巴掌實在是讓霍厲寒覺得火大,他從小到大還沒誰敢這樣的對他動手。所以他決定冷落這個女人幾個小時。

沒想到這個女人比自己還要傲氣,今晚不但沒有求自己幫忙,現在還沒回來。厲寒也太傲氣了吧。“爸,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吧。”穆少言年輕氣盛,生氣的說道。這個霍厲寒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吧。還有這個所謂的妹妹,就是一個吃裏扒外的女人。“嗯,正好,我們也不留你吃飯了。”穆天成剛想要繼續說什麽,這個時候霍厲寒趕緊說道,明擺著的就是趕人。每次都這樣的被趕出去,的確是有點尷尬。但是誰讓他們要來自取其辱呢。“好,霍總,那就告辭了,下次再來拜訪。”穆天成也不好再說什麽,隻能站起身來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