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穆曉酒吧買醉

。語氣裏帶了很多的小市民的尖酸刻薄。“我不要,這些我都不要,我也不想要嫁給這個男人,公司資金的事我可以幫著想辦法的。”穆曉接著說道。不可以,絕對不可以。自己不喜歡那個男人,甚至都不認識他。而且自己有喜歡的人,自己怎麽捨得呀。“你一個大學畢業都沒工作的學生,哪裏去找錢呀,趁著年輕還是早點嫁給有錢人吧。”穆夫人又把自己的那一套價值觀搬出來了。穆曉知道自己肯定是不能夠勸服父母的了,那麽自己還有另一個人可...“夫人怎麽到現在都還沒回來?”霍厲寒一發火,整個別墅裏的人都不敢說話了。要知道現在挨近霍厲寒那就是冰凍三尺呀。

“先生,夫人今晚不是和你一起去參加宴會了嗎?”管家最後實在是受不了霍厲寒的低氣壓,顫抖的說道。

霍厲寒無聲的看了他一眼,但是這一眼就把管家嚇得趕緊閉嘴了。

“你給我找夫人的蹤影。”霍厲寒打了一個電話給保鏢雲城,火大的說道。結束通話電話,拿著車鑰匙就要出去。

“夫人要是回來了,趕緊給我打電話。”霍厲寒在自己即將走出去的時候,轉頭對這些人說道。然後才急匆匆的離開了。

霍厲寒的眼線遍佈這鞥個洛城,想要找到一個女人並不難,所以當霍厲寒坐上車的時候,穆曉的定位已經被雲城發過來了。

“酒吧?穆曉,你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霍厲寒捏著手機,狠狠地說道。真是好呀。看自己怎麽收拾這個女人。

霍厲寒開著車到這家名叫‘傾城’的酒吧的時候,酒吧正是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霍厲寒看著這些聲色犬馬的人,眼裏的氣息更狠了。

霍厲寒一到,基本就是清場了。許多的客人都被趕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雲城帶來的大批的保鏢。

霍厲寒一進去就看到了醉倒在吧檯上的穆曉,那一刻,霍厲寒看到穆曉那樣的神色,心裏沒有動心,唯獨想要狠狠地捏死這個女人。

“穆曉,跟我回去。”霍厲寒一把拉起穆曉的手,大吼道。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還敢來這種地方了。

“你誰呀,不準把她帶走,她是我的朋友。”女孩也有些醉了。但是看到穆曉被帶走,拉著穆曉的手和霍厲寒對峙。

“放開,穆曉是我的妻子。”霍厲寒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是看在她是一個女人的份上,今晚就光是誘惑穆曉喝酒這一條,自己就能廢了她。

“誰是你妻子呀?混蛋,居然想要趁我喝醉了占我的便宜,滾。”穆曉嗬嗬笑著說道。自己才沒老公呢,霍厲寒要真是自己老公,就不會那麽對自己了。

穆曉說著,酒的後勁上來,一咕嚕的都吐在了霍厲寒的西服上,一邊的保鏢都看傻眼了。這個夫人不得了呀。

“小野貓,你真是欠收拾。”霍厲寒看著滿是汙穢的衣服,瞪著穆曉咬牙切齒的說道。但是醉酒的穆曉完全沒有一點意識。

霍厲寒想要直接把這個拉著穆曉的女人掀開,先把穆曉帶回去再說。但是偏偏這個女人一直都吊著穆曉,根本就是不讓穆曉走的。

“歐陽瑞,好好管管你的妹妹。”霍厲寒沒好氣的打通了一通電話,衝著歐陽瑞沒好氣的說道。

其實他一早就認出了這是歐陽瑞的妹妹歐陽馨了,但是看她醉成這樣子,估計也不認識自己了。隻能把歐陽瑞叫來。

霍厲寒的電話才結束通話了幾分鍾,歐陽瑞就急衝衝的走了進來,顯然是緊趕慢趕的趕來的。

歐陽瑞對著歐陽馨哄了很久,歐陽馨才願意放開穆曉,霍厲寒抱著穆曉,臉色黑的不能再黑了。

“歐陽瑞,以後讓你妹妹不準帶著穆曉來喝酒了。你管好自己的妹妹吧。”霍厲寒生氣的說道。要不是看在歐陽瑞的分上的話,霍厲寒直接把這個酒吧給拆了。

“我的妹妹我自然是會管的,但是你的女人為什麽會來喝酒,難道你自己沒責任嗎?”歐陽瑞好像的看著霍厲寒問道。

“關你屁事。”霍厲寒被說中了痛點,嫌棄的說道,趕緊的就抱著穆曉離開了。

其實霍厲寒已經去調查過今晚穆少川和穆曉的事了。也知道是怎一回事。知道是自己有些偏激了。但是自己的自尊心卻讓自己不能去認錯,所以纔有了這樣的事。

霍厲寒看著穆曉在睡夢中都還是皺著眉頭的樣子,心疼的為她撫平了眉頭。因為醉酒,在車上的時候,穆曉又一次的吐在了霍厲寒的身上。

霍厲寒有很嚴重的潔癖,雖然很不舒服這些髒東西,但是好在還沒把穆曉抱離自己的身邊。

看到霍厲寒抱著穆曉回來,別墅的傭人才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幸好是找到了,要不然的話他們可就遭殃了。

霍厲寒抱著穆曉上樓,直接把穆曉放到了浴缸裏,這才開始給穆曉清理,穆曉實在是喝得太醉了。

吐過之後就開始說胡話了。霍厲寒也不生氣,看著這樣的穆曉還覺得挺可愛的。隻是接下裏的話卻讓霍厲寒有些嫌棄了。

“霍厲寒,你就是一個王八蛋,憑什麽冤枉我?”穆曉迷迷糊糊的說道,一邊控訴霍厲寒,一邊還在撲打著水麵。

“對不起,我就是看到你和穆少川在一起太生氣了。”雖然知道穆曉現在是在無意識的說胡話,但是霍厲寒還是真誠的抱歉道。

是自己太大男子氣概了,一點都不在意穆曉心裏的想法,自己不該這樣的。可是穆曉怎麽也不該去買醉呀。

不知道穆曉是聽到了霍厲寒的道歉,還是真的是折騰累了。就這麽睡過去了。霍厲寒擔心她著涼,趕緊給她換了睡衣,把她抱到了被窩裏。

而霍厲寒因為親自給穆曉洗澡,相當於引火燒身了,隻能自己乖乖的去浴室裏衝洗水澡。然後又洗了熱水澡,把自己弄得暖洋洋的纔回來抱住穆曉睡了。

穆曉因為醉酒,第二天醒來得晚,而且還宿醉頭疼,看著熟悉的地方,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

自己怎麽是在別墅裏,自己昨晚不是和一個剛認識的女孩一起喝酒嗎?難道是自己喝得太多了忘記了?

穆曉很口渴,想要找點喝的東西,轉眼就看到了床頭櫃上的龍飛鳳舞的字條,顯然是霍厲寒留下的。

【今天中午到我辦公室來,我有事和你說。】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穆曉心裏打鼓,霍厲寒不會是要找自己算賬吧,昨晚上,自己情急之下扇了霍厲寒一巴掌,現在想起來才知道害怕。霍厲寒是誰呀,自己什麽時候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了。呆下去,自己真的就要發黴了。看來等到霍厲寒回來了,自己是在真的要和霍厲寒說說出去工作的事了。自己這麽待下去就要變成一個廢人了。小麗雖然隻是一個什麽都不懂得小丫頭,但是為了跟著穆曉出來可是做足了功課的,甚至最後穆曉都是在他的引導下工作的。“小姐,這裙子是我們今年的新款,剛到貨的,而且是限量版的,隻有這一條。你要是喜歡的話可以早點買下。”導購小姐看著穆曉看著這條裙子,訓練有素的微笑說道。“的確是挺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