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偶遇初中同學

子來。“嘻嘻,那你還不是幫了我了。”穆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的確是今天小小的利用了一下霍厲寒。要是沒有霍厲寒自己肯定也能打得過蔣茜茜的,但是霍厲寒卻可以給蔣茜茜精神上的刺激。“壞丫頭。”霍厲寒看著她這樣,想生氣都不行了。隻能帶著她回家,今晚好好的懲罰一下。時間過得很快,穆曉基本上就是在學校學習,而霍厲寒每天忙著公司的事。倒是比較愜意的。兩個人的關係也是越發的親密了。“曉曉,這是你最喜歡吃的海鮮粥了,...“好,我跟你一起去。”霍厲寒的確是最受不了的就是穆曉對著自己撒嬌了,不管是什麽要求都會答應的。

“你不是還有公司要管嗎?你有時間嗎?”穆曉不解的問道。其實自己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霍厲寒不需要那麽的擔心。

“公司哪裏有老婆重要。”霍厲寒捏了捏穆曉的鼻子,笑著說道。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和穆曉出去玩玩。

出國的時間就在第二天,正好是下午,因為穆曉是跟著導師去的,所以必須要跟導師一個班次,但是霍厲寒有自己的私人飛機,所以沒有和他們一起。

霍厲寒覺得這次要出國這麽長一段時間,公司裏麵還是需要安排一下,沒想到這一去就走不掉了。

“怎麽會突然出了這麽大的事?”霍厲寒皺眉,責問道,這些經理都是吃屎的嗎,這麽明顯的紕漏都沒發現。

“總裁,我們也不知道,但是現在那邊急需要的貨我們交不出來。”副總無奈的說道。這種時候隻能報告總裁了。

“知道了,幫我約對方的負責人今天下午麵談。”霍厲寒最後想了想說道。看來這次是不能和穆曉一起去了。

穆曉正在家裏收拾行李,沒想到卻接到了霍厲寒的電話。

“曉曉,公司臨時出了點事,可能這次不能和你一起去了。”霍厲寒抱歉的說道。說去的是自己,說不去的也是自己。

“沒事,公司的事情為重,我自己也可以的。”穆曉原先對霍厲寒和自己一起過去還有點期待的,但是現在卻什麽都沒了,說不失落是假的。

“那你自己小心一點,到了給我打電話。”霍厲寒囑咐道。不知道小姑娘一個人在國外會不會很害怕呀。

“我知道的。”穆曉笑著說道。霍厲寒其實很累,自己應該多關心她的。

“你也多注意身體,不要太忙工作的事了。”穆曉覺得對這霍厲寒說這些話很奇怪,但是還是別扭的說了。

兩個人說了一會話,才結束通話了電話。這個時候導師的電話也打了進來。

長達六個小時的飛機後,飛機降落在他國的機場,好在這邊的氣溫和國內相差不多。穆曉也不會覺得不習慣。

因為穆曉是跟著學校這邊來的,所以一切都必須按照學校的要求來。下了飛機以後就去了安排好的酒店。

因為第二天也沒什麽事,所以是自由的購物時間。穆曉沒有住在學校,所以跟其他的同學都沒有什麽交集,其他的同學都一起相約去購物了,穆曉覺得無聊,也收拾了一下,準備出去逛逛。

“穆曉,是不是你?”穆曉走到酒店門口,一個說著漢語的大男孩喊住了她,驚喜的問道。

“我是穆曉,但是你是……”穆曉覺得自己好像沒見過這個男生吧,但是怎麽會認識自己呢。

“你忘記我了嗎?我是潘佳明呀,你的中學同桌,你這樣的反應真是讓我很受傷呀。”對方風趣的說道。說完還做出一副難受的樣子來。

“哦,是你呀,我記得你以前是一個大胖子呀。”穆曉想了許久,纔想起來自己讀初中的時候,的確是有一個同桌叫做潘佳明的,但是是個胖男孩。

“哎,減肥了。”潘佳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一邊說還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真是一個單純的男孩子。

“哦。我要出去,我們下次聊吧。”穆曉覺得和一個自己已經不記得的人聊天實在是尷尬,想要在找個理由離開。

“你是來這邊度假的嗎?我對這一帶很熟,要不我做你的導遊吧?”潘佳明熱情的說道。說著還真的又要出去。

“我來這邊參加研究的,但是你不是有事嗎?不麻煩你了。”穆曉勉強的笑了笑說道,其實有些時候熱情也不見得是好事。

“不麻煩,我正好也想要出去走走,我們一起吧。”潘佳明沒看出穆曉的不樂意,隻是盡自己所能的獻殷勤。

穆曉這下子是再怎麽都不可能說不可以的了。畢竟自己先前不認識初中同學已經很不禮貌了。

潘佳明就是一個自來熟,碰到穆曉那是什麽話都說,穆曉才知道原來潘佳他在高中的時候就已經移居此地,所以對這個地方如此的熟悉。

穆曉逛了不少的店鋪,這邊也有很多的好玩有趣的東西,但是因為有一個近乎陌生人的人在旁邊,穆曉總是覺得不舒服。

最後穆曉隨便敷衍了一個理由想要回酒店,但是沒想到酒店就是潘佳明他們家的,所以潘佳明又把她送了回去。

“你好好休息,要是還想要逛街的話,記得打電話給我。我隨時奉陪的。”潘佳明和穆曉交換了電話號碼,潘佳明這才離開了。

穆曉其實這一天走的腳都要斷了,一回到酒店就躺在了床上,很快自己手機的微信提示音就響了起來。

穆曉估計都是霍厲寒,這年頭也隻有霍厲寒和自己有點聯係了。但是沒想到竟然是視訊通話。

“今天累不累?都做了些什麽?”一開啟視訊,霍厲寒就細心地問道,自然沒錯過穆曉臉上的汗珠。

“很累,遇到一個初中同學,硬是要陪我,我的腳都要斷了。”穆曉哀怨的說道。要不是有辱斯文的話,穆曉真想把自己氣泡的腳給霍厲寒看看。

“初中同學是男的還是女的?”霍厲寒警覺地問道。怎麽可能穆曉在異國他鄉都能碰到初中同學呀。

“男的。太熱情了。”穆曉累癱了說道。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傷心了。

“不要和他一起出去了,一看就是不安好心的。”霍厲寒蹙了一下眉頭,肯定的說道,隻要是穆曉身邊的雄性都該死,當然除了自己。

“嗯,為了我這一雙腳,我也不去了。”

“那讓我看看你的腳怎麽樣了?”霍厲寒幾次聽到她說起腳,知道肯定受了不小的傷,心裏想著都疼。

“沒什麽事,就是明天要穿高跟鞋,恐怕有點疼。”穆曉可不會真的舉著自己的一雙臭腳,湊到霍厲寒的視訊裏去。穆曉的確是餓了,剛才和霍厲寒說話沒注意到。現在霍厲寒說起吃飯穆曉的肚子也開始反抗了。“少吃點,晚上吃多了對身體不好。”霍厲寒優雅的吃著自己麵前的餐食,看著穆曉這樣無奈的笑著說道。“沒事,運動一下就好了。”穆曉無心的說道。想的是一會自己去外麵蕩鞦韆運動一下。“好的,運動一下。”霍厲寒意味深長的說道。穆曉總是覺得這句話裏有什麽是自己沒看懂的。吃過晚飯,穆曉覺得沒有什麽睡意了,就在院子裏蕩鞦韆,霍厲寒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