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纏人的潘佳明

但是此刻穆少川的懷抱讓她膽寒。“曉曉,你別忙著走,我還有一件事和你說。”穆少川拉住穆曉,一把把她抱到了自己的懷裏溫聲說道。“你說吧,不要拉拉扯扯的。”穆曉已經決定了,既然他們要逼自己,那麽自己也沒必要繼續的拿他們當家人了。“曉曉,你也不想要對一個陌生男人獻身吧,要不你給我吧,我保證等到你和霍厲寒離婚以後,不管你變成什麽樣子,我都會和你結婚的。”穆少川拉著穆曉,溫柔的問道。似乎是在誘哄。其實穆曉的身...“穿雙平底鞋吧,買點藥膏來擦一下。”霍厲寒心疼的說道。都怪那個什麽初中同學。

“好了,我知道了,你早點休息吧,我要睡覺了。”穆曉曉曉說道。明天是服裝展見過誰穿著平底鞋去的。

“早點睡。我等著你回來。”霍厲寒給了穆曉一個吻,才關閉了視訊。穆曉拿著手機有點悵然若失。把手機摔在一邊,洗澡睡覺。

第二天的服裝展,穆曉和其他同學都一樣,主要是負責記錄這些,但是沒想到在會場會再次碰到了潘佳明。

“穆曉,你怎麽也在這裏呢?”穆曉看到潘佳明想要離開,但是潘佳明及時的喊住了穆曉,穆曉再怎麽也走不了了。

“我跟著導師過來做研究考察的,你呢?”穆曉揚了揚自己手裏的記錄本,勉強的笑著說道。

“你都讀研究生了呀,我是這個服裝展的主辦方,所以來會場看看。”潘佳明驚訝的問道。他沒想到穆曉一個女孩子竟然一直讀到了研究生。

“哦。”穆曉淡淡的回應了一聲,不是很喜歡潘佳明語氣裏的驚訝,即使人家並沒有惡意。

“你什麽時候結束?”潘佳明歡喜的問道。想要約穆曉一起去喝咖啡。

“不知道耶,我們都是要按照安排來的。”穆曉現在是極盡所能的敷衍,反正是不想要在出去逛街什麽的了。腳都還在隱隱作痛。

“對了,我要趕緊回去了,要不然要被罵的。”穆曉在潘佳明在說話之前,趕緊說道。然後跑開了。

其實雖然說是來參加研究調查的,但是其實也可以說是來度假的,除去每天上午的會展以外,他們的時間都是空閑的,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但是偏偏這個安排潘佳明也知道了,所以基本上是每天都來騷擾穆曉,穆曉也不知道潘佳明是這麽的重視同學之情的人,就算是多年未見了,也用不著這麽的熱情吧。

穆曉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麽拒絕別人,拒絕幾次以後隻能夠繼續的被潘佳明帶出去逛街,不得不說潘佳明還真的對這個地方很熟悉的。帶穆曉去了很多好玩的地方。

“緣定三生?在國外還有這麽中國風的店鋪呀。”穆曉走到一家店鋪門口,好笑的說道。而且裏麵的東西琳琅滿目的確是很吸引人。

“這家店鋪的主人是個中國人,聽說他和他的夫人感情很好,但是十年前夫人去世了,所以開了這家店來緬懷她的夫人。裏麵的東西也吸引人,要不要進去看看?”潘佳明看到穆曉被這家店吸引,介紹道。

“好。”穆曉本身也喜歡這個裝修,聽到這個故事就更加的喜歡了。穆曉年輕的時候也做過要和自己心愛的人白頭偕老的夢。隻是後來很多事都由不得自己。

穆曉看著上麵的東西真的都很漂亮,看得出來老闆是一個有心的人。但是穆曉獨獨得被一對手串吸引了。這應該是瑪瑙的吧。

“小姐,你好眼力,這是我們這店裏的‘緣定三生’手串,你和你心愛的人各執一串就可以三生情緣了。”老闆看到穆曉對這個手串喜愛,趕緊過來介紹道。

穆曉想到心愛的人,腦海裏一下子蹦出來的事霍厲寒,怎麽會這樣,穆曉被這個認知嚇到了。一下子就把手串給放了回去。

“不用了,我暫時還沒有心愛的人。”穆曉放下手串,抱歉的對老闆說道。然後走了出去。

“老闆,這個幫我包起來,是可以刻字的對嗎?”潘佳明看著穆曉的背影,對店主說道。潘佳明付了款,隔天再來取貨。

潘佳明聽到穆曉說自己心裏沒有心愛的人,那可是一個心潮澎湃呀,那預示著自己的機會更大了。

穆曉回到酒店,這幾天都在想著那個手串和霍厲寒,自己怎麽會想到霍厲寒,自己和霍厲寒隻是那種關係,怎麽可以有其他的想法呢。

“穆曉,你收拾一下哈,我們兩天上午十點的飛機回國。”在穆曉苦惱的時候,門外的敲門聲響起,穆曉的同學對穆曉說道。

“好,我知道了。”穆曉想著難道就要回去了嗎?怎麽這麽快。想到就要見到霍厲寒,穆曉沒有那麽多的興奮,更多的煩躁。

穆曉最終還是回了那個海岸,買下了那一串手串,穆曉沒想好要給誰,但是穆曉知道,要是自己不買下來的話,自己一定會後悔的。

“小姐,這個手串可以刻字的,你可以刻你心愛人名字的首字母。”店主覺得和穆曉有緣,就多說了幾句。知道穆曉是去而又返的顧客,估計心裏也是有著一個人的。

“那就刻M和H吧。”穆曉隨便說道。反正自己現在和霍厲寒是夫妻,這樣刻也沒什麽問題吧,穆曉也不相信什麽真的可以緣定三生的。

店主的動作很快,半個多小時就刻好字了。穆曉回到酒店的時候都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剛纔在外麵穆曉一直都沒有管手機,回到酒店,拿出手機就發現上麵已經有了霍厲寒的很多未接電話了。穆曉擔心霍厲寒多想,趕緊的撥了過去。

“曉曉,你剛纔去哪兒了?怎麽一直不接電話?”霍厲寒擔心的問道,往常九點多給穆曉打電話視訊都是在在的,怎麽今天沒在。

“導師開了一個總結會,沒什麽事,我明天就回來了。”穆曉不知道為什麽就是不想要霍厲寒知道自己去買了那個手串。

“真的,那好,你早點睡。”霍厲寒驚奇的問道,雖然知道穆曉是改回來了。但是霍厲寒還是開心。

對穆曉的思念那是肯定的,還有就是自己都一個星期沒開葷了,自己可是想的不得了呢。

兩個人膩歪了幾句,這才掛了電話。想到明天要回去,穆曉的心情不錯,因此踏踏實實的睡了覺。

上午十點的飛機,穆曉到國內機場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想著現在霍厲寒估計也快下班了,而且機場離霍厲寒的公司比離家近,可以先去看看霍厲寒。

穆曉打定主意以後,就打車去了霍厲寒的公司。敏感點,這下穆曉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下來了。霍厲寒趁此機會,對穆曉攻城略地,穆曉隻能被動的接受。但是穆曉卻不是被欺負了,不還回去的人。一口咬住霍厲寒的嘴唇,想要讓霍厲寒放開。但是霍厲寒不為所動。兩人的嘴裏都已經布滿了鐵鏽味了。但是仍舊死死的攪在一起。最終,等到霍厲寒滿意了,才放開了穆曉。“霍厲寒,你真是過分。”沒想到霍厲寒一放開穆曉,穆曉就狠狠地甩了霍厲寒一個耳光,大聲的喊道,然後跑開了。穆曉是真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