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霍厲寒是糟老頭子?

生氣了。霍厲寒什麽時候被人甩過耳光了,這一下一下子就把霍厲寒給打蒙了。霍厲寒看著穆曉的身影,狠狠地咬著牙,很好。穆曉回到宴會上,原本想要自己一個人離開的,但是卻不想被一個女人給拉住了。這個女人穆曉不認識,但是應該是某個集團老闆的女兒或者情人。“就是她,是她偷了我的珍珠耳環。”就在穆曉還懵逼的時候,拉住她的女人氣衝衝的說道。而且抓得她很疼。四周的人見到這個陣仗都議論了起來,無非是一些難聽的話,穆曉覺...穆曉看了他們一會,才把男士的那一串給收了起來,自己帶上了女士的那一串。

穆曉是不相信真的可以緣定三生的。但是不得不說這個手串挺好看的,雖然做工比較粗糙。但是有這樣的成色不錯了。

“先生,你回來了,要不要叫夫人?”霍厲寒一進家門,管家就走上去問道。看起來先生的心情不好,看來這兩個人又要打架了,自己還是趕緊離遠點。

“不用了,我上去看看她。”霍厲寒擺了擺手,自己上樓去了。穆曉還在欣賞這個手串。

聽到推門聲,穆曉下意識的就把自己的手給藏到了身後去了。不知道在心虛什麽。

“你怎麽回來了?”穆曉看到已經一個星期沒見的霍厲寒,有些驚訝,又有些驚喜。

“你的身後是什麽?給我看看。”霍厲寒感覺到了自己走進來的時候,穆曉藏手的動作,不悅的問道。慢慢的走了過來。

“沒什麽的。”穆曉看到霍厲寒過來,自己往後退,差點就撞到床頭櫃上去了。而霍厲寒及時的抱住了她,但是同時也把她的手捉了出來。

“你真的接受那個小白臉的手串了?”霍厲寒看著穆曉手上熟悉的手串,眼裏已經要噴火了,狠狠地抓著穆曉的手。

“你胡說什麽?我和潘佳明沒什麽關係的。”穆曉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霍厲寒的監視之下,所以霍厲寒知道自己和潘佳明那一段也不奇怪。但是自己沒接受呀。

“嗬嗬,都戴在手上了,還要抵賴嗎?”霍厲寒覺得穆曉可笑,分明已經戴在手上了,還是死不承認。

“我沒有抵賴,但是這個真的不是潘佳明給我的。”穆曉氣的很,但是又不想要承認自己其實也買了的,還刻的霍厲寒的名字。

“你騙誰呢,穆曉,是不是我太久沒滿足你了,你就要出去找小白臉了。”霍厲寒真的是太氣了,自己對穆曉不好嗎?為什麽就是暖不化穆曉的那顆心。

“霍厲寒,那你為什麽一點都不相信我,是不是我在你的心裏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穆曉無奈的問道。每次都是這樣,霍厲寒隻要看到自己和任何一個男人稍微近一點,霍厲寒就會發火。

霍厲寒被穆曉這一問給問住了,自己自然不可能覺得穆曉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但是外麵的男人實在是太多了。

霍厲寒知道自己和穆曉之間結婚的基礎不是愛情,所以他害怕,害怕自己一鬆懈穆曉就不是自己的了。

他最怕的是穆曉愛上別的男人,雖然自己已經給了穆曉所有該給的了。但是不知道這是不是穆曉想要的。

“穆曉,你就不能多喜歡我一點嗎?”霍厲寒很無奈的問道。其實喜歡霍厲寒的人千千萬,但是霍厲寒隻想要穆曉一人的喜歡,就那麽難嗎?

穆曉無語了,霍厲寒這是什麽意思,這是咋吐槽自己嗎?穆曉覺得自己可千萬不能夠愛上霍厲寒。到時候受苦的隻是自己。

自己在這段婚姻裏沒有主動權,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的心,但是現在霍厲寒連自己的心都想要。

“霍厲寒,我真的沒有接受潘佳明的任何示好,我遇到他的時候也第一時間給你說了。我就是這個解釋,你願意相信就相信吧。”穆曉也很心累,自己和霍厲寒的不平等,讓自己在婚姻裏一直處於不平等的那一方,不知道什麽時候纔能夠真正的解脫。

霍厲寒也冷靜了許多了。但是看到穆曉手上的那個手串,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那張兩個人在醫院拉扯的照片。

霍厲寒一想到那裏就滿肚子的火,一把扯過穆曉的手串,直接把她扔了出去,珠子散了一地。霍厲寒和穆曉都沒再說話,霍厲寒氣衝衝的離開了別墅。

穆曉看著滿地的珠子,想到自己對珠子的美好願望,蹲下來一顆一顆的把它們撿了起來。

自從那天穆曉對潘佳明說了那些話以後,穆曉就徹底的把潘佳明拉黑了,既然給不了他要的,那麽也麽必要繼續的聯係下去。

但是卻不想這一天卻接到了穆少川的電話,穆曉受不了穆少川的電話攻擊,隻能夠接電話。

“曉曉,有一個自稱你的初中同學的男人在我們家找你。”穆少川不解的說道。但是對那個男人沒什麽善意。

“我知道了,馬上就來。”穆曉一下就想到了潘佳明,也真是難為他了,居然都找到穆家去了。

“我給你說呀,穆曉早就結婚了,她可是傍上了一個大款呀。”穆曉到的時候,蔣茜茜正在不遺餘力的說著穆曉的壞話,而穆家父母也臉色很不好看。

“曉曉,我終於找到你了。”潘佳明看到穆曉,興奮的抓著她的手說道。穆曉倒是比較淡然。

“人家現在有有錢的老公,哪裏看得上你呀。”蔣茜茜繼續的添油加醋,穆少川想要把她拉進去,但是蔣茜茜卻死活不幹。

“穆曉,他們說的都不是真的對吧?”潘佳明拉著穆曉的手問道。穆曉雖然身份低了一點,大事肯定不會做出這種事來的。

“他說得對,我已經結婚了。”穆曉倒是比較淡定,反正自己和潘佳明不熟的,正好趁著這個機會逃離他。

“你說什麽?你真的為了錢嫁給了一個糟老頭子?”潘佳明不可置信的問道。穆曉不是這樣的人。難道一切都變了。

穆曉心裏隻想笑,這個潘佳明還是出了社會的人了,竟然還這麽的天真,果然是在家族庇佑下長大的,沒什麽社會閱曆。

“誰說我是糟老頭子的?”穆曉還想再說什麽,這個時候被一個男人抱到了他的懷裏,狠厲的問道。

霍厲寒,他怎麽來了,也難得霍厲寒有空。

“你是穆曉的老公?”潘佳明不確定的問道。雖然不在國內,但是霍厲寒的大名他們可都是知道的。

穆曉如何和著洛城的帝王在一起了。自己還一點都不知道。

“知道了,你現在就可以滾了。”霍厲寒陰沉著臉說道。這個小白臉也妄想和自己爭女人?霍厲寒果斷的認錯,這種時候一定不能跟女人叫道理。但是什麽時候女人也喜歡大遊戲了?穆曉一邊對霍厲寒抱怨,一邊吧位置讓給他。霍厲寒簡單的看了一下遊戲規則,其實很簡單,隻是小女人的智商不太高。“我幫你打過關,但是我有什麽獎勵呢?”霍厲寒是個商人,既然是商人自然是要事先說好價碼的。“這些零食全都是你的了。”穆曉指著霍厲寒辦公桌上的一大袋零食,豪氣的說道。自己可是很清楚這個遊戲的難度的。“我不要零食。但是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