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被監視起來了

說。霍厲寒,你到底把我當做什麽了。”穆曉這個時候也被氣急了,真是什麽話都說得出來。霍厲寒這次什麽話都沒說,而是直接用實際行動堵住了穆曉的嘴,穆曉想要說話。但是卻什麽都說不出來。霍厲寒被穆曉這麽一蹭,又有了感覺,看著穆曉這個樣子霍厲寒不忍心再累她,但是這個女人太不聽話了,需要好好的教教她。說著霍厲寒在一次的進入了穆曉,穆曉很痛苦,想要說話。但是什麽話都說不出來。霍厲寒也感覺到不對勁,趕緊的退了出來,...穆曉簡單地梳洗了一下,從自己帶來的簡易行李中,拿出一套比較保守的家居服換上,下樓。

原本以為霍厲寒那個惡魔還在的,沒想到餐桌上空無一人,沒看到霍厲寒,穆曉覺得自己的胃口好了很多。

穆曉簡單的吃了一點米粥,就放下筷子實在是吃不下了,這個傭人也不敢為難穆曉,趕緊去打電話給霍厲寒報告去了。

穆曉無奈,看著這個情況,自己這是被監視起來了,連吃飯都有人報告。

“夫人,我以後就貼身照顧你了,我叫小麗。”剛才來叫穆曉的那個女傭笑著對穆曉說道。看起來和穆曉差不多的年紀。

“哦,我現在想睡覺。你不用管我。”穆曉淡淡的點了點頭,對小麗說道。似乎這個女孩對霍厲寒很上心呀,剛纔可是搶著要去給霍厲寒打電話。嗬嗬,但是這和自己有什麽關係呢。

穆曉這次睡覺沒人在攔著了,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五點,看著時間,穆曉都有點分不了這是早上還是下午了。

穆曉自己都覺得餓了,所以摸索著下樓來,想要找點吃的。穆曉在穆家不受重視,連帶著穆家的傭人對穆曉也冷淡。

所以穆曉的衣食住行基本都是自己解決的,所以想要做點東西來吃,那還不簡單。開啟冰箱,看到裏麵豐富的食材,連穆曉都要咂舌了。

“夫人,鍋裏燉著參湯,這是先生特意吩咐的,你現在要喝嗎?”管家看到穆曉下來,走過來恭敬的問道。

“好,冰箱了有牛肉嗎?我準備煮牛肉麵。”穆曉一邊翻著冰箱,一邊說道。她現在特別想吃牛肉麵,至於什麽參湯,要是自己不喝的話,霍厲寒還是要逼自己喝的。

“夫人,你想吃什麽吩咐下人就是了,我馬上就讓人進來給你準備。”管家誠惶誠恐的說道。這霍厲寒的夫人什麽時候需要自己動手了。

還沒等到穆曉說什麽,管家就對剛纔出去偷懶的三個女傭一頓臭罵,三個人趕緊各自去準備了。

穆曉覺得看來這霍家比慕家恐怖多了,穆家也有那麽多的傭人,但是也沒人對他們非打即罵呀。

穆曉知道要是這個時候自己還要親自動手的話,隻會給他們帶來麻煩,所以自覺地到客廳看電視去了。等著她們給她準備吃的。

穆曉想吃牛肉麵,廚師就做的是牛肉麵。穆曉覺得自己到今天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牛肉麵,以前自己煮的那能叫人吃的嗎?

穆曉這個人就是這樣,一到自己喜歡的領域,那就是感興趣得很,一碗麵吃光就拉著管家問是誰做的,還準備要去學藝。

“夫人,這廚師是家裏私有的,你以後想吃什麽都可以,不必自己學的。”管家聽到穆曉這樣的要求驚訝的說道。

雖說夫人的孃家比不上霍家,但是那也是名門,不至於在家裏夫人還需要自己動手下廚吧。

穆曉沒找到那個做牛肉麵一絕的師傅,也隻能暫時作罷。

穆曉今天早上聽到霍厲寒說他要出差,心裏是竊喜的,她現在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麽麵對霍厲寒,畢竟兩個人纔有了那樣親密的關係。

分明是霍厲寒強迫了自己,但是最後心虛的還變成了自己了。

雖然穆曉在霍家是來去自如了,但是她還是沒有任何的通訊工具,不能夠聯係到任何人。穆曉覺得自己還不如一個傭人自由呢。

“夫人,喝下這碗燕窩早點睡吧,先生說他出差了。”小麗把燕窩給穆曉端上來,說道。

“你有手機嗎?”穆曉左右看了一下,確定沒人了以後,悄悄地問道。

“有。”小麗愣了一下,點了點頭,對穆曉說道。這年頭還有人沒手機嗎。但是隨即就想到了管家說的,不要讓夫人接觸到任何的通訊工具。

“借我用用,我的弄丟了。”穆曉撒了一個謊,說道。要是告訴這個小麗自己的手機是被沒收了,那她肯定不敢借給自己。

“夫人,我纔想起來,我的手機沒帶來這邊,你喝了燕窩,我明早來收拾。”小麗放下燕窩,就落荒而逃了。

穆曉知道肯定是有人囑咐了她,讓她不要把手機給自己了。算了,自己還是洗洗睡吧。不得不說,這床還真軟和。

穆曉看奧床頭櫃上的燕窩,直接把她倒進了廁所裏,她今天在霍家喝的燕窩都比得上在穆家這些年吃的了。

穆曉不能出去,就隻能在霍家逛逛別墅,那天穆曉進來的時候是帶著厚重的頭紗的,所以根本就沒仔細看過這個別墅。

這一看才知道,原來真正的有錢人家住的地方是這樣的,別墅帶花園,還有泳池健身房。穆曉覺得霍厲寒要是破產了,還能利用這個別墅弄一個什麽農家樂之類的。不過就霍厲寒那個身家,破產不太可能,也終於明白了為什麽父母要這麽的巴結霍厲寒了。

“夫人,先生說他今晚要回來。”穆曉正在花園裏采花,小麗站在她的身後,一臉興奮的說道。

“哦,知道了。”穆曉繼續采著自己的花,這個訊息對於她來說,一點關係都沒有。這是霍厲寒的家,回不回來都隨便他。

自己現在應該想的是要怎麽應付過去今天晚上,霍厲寒不會又要強迫自己吧。她不想再這樣。

小麗對於穆曉的冷淡奇怪,但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根本就沒多想。倒是在想著自己今晚要穿什麽衣服。

穆曉覺得這個玫瑰很奇特,這個花香也很好聞,所以一下午都在都在花園裏采花,穆曉覺得這個花還可以裝點一下別墅。所以采了很多回去。

管家從外麵進來,看到這滿屋子的玫瑰花,大驚神色的看著還正在樂嗬嗬的插著花的穆曉。夫人怎麽能夠把這個玫瑰花給采了。

“小麗,這是怎麽回事?”管家指著這個花,生氣的吼道。難道沒告訴過他們這些花不能采嗎?

“怎麽了,我看這些花挺漂亮的,所以想要拿它來裝點一下屋子。”穆曉不明所以的問道。小麗已經被嚇哭了。是讓自己在穆少川的麵丟臉,不悅的說道。最終胡美麗和穆少言還是被穆天成派車送走了,現在穆家還要看著穆少川來支撐,所以這次暫時隻能這樣做。“你看看今晚你爸是怎麽對我們的?”在車上,胡美麗氣急敗壞的對自己的兒子和女兒說道。這兩個也是一點都不省心的。穆青和穆少言都看不起剛才胡美麗那個樣子,所以現在是連話都不和她說了。“你們這是什麽態度,要不是我這麽多年在穆天成那裏伺候,你們能有現在的生活嗎?”胡美麗生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