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蔣氏集團破產

潘佳明沒什麽關係的。”穆曉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霍厲寒的監視之下,所以霍厲寒知道自己和潘佳明那一段也不奇怪。但是自己沒接受呀。“嗬嗬,都戴在手上了,還要抵賴嗎?”霍厲寒覺得穆曉可笑,分明已經戴在手上了,還是死不承認。“我沒有抵賴,但是這個真的不是潘佳明給我的。”穆曉氣的很,但是又不想要承認自己其實也買了的,還刻的霍厲寒的名字。“你騙誰呢,穆曉,是不是我太久沒滿足你了,你就要出去找小白臉了。”霍厲寒...“這就是一件小事,而且我們已經把她趕走了。”穆曉擦了擦眼淚說道。有必要告訴霍厲寒嗎?

“好了,別哭了,以後有什麽事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原本霍厲寒很窩火,但是看到小野貓這幅委屈的樣子,自己心裏哪敢有什麽生氣呀。

霍厲寒覺得自己真是賠了夫人還折兵,這不但沒有教訓到小女人,結果自己每晚的好事都沒了。

就這樣抱著某個愛哭的小女人哄了一大晚上,霍厲寒覺得這筆賬必須由那個什麽蔣茜茜來承擔。

穆曉和霍厲寒的關係並沒有因為這一次的事有什麽的改變,霍厲寒還是依舊的上班,穆曉依舊的上學,他們的生活沒改變,但是蔣氏卻沒有了。

看著報紙上鋪天蓋地的蔣氏集團破產的訊息,穆曉的內心隻想要冷笑,還真是惡人自有天收。蔣茜茜一向標榜自己多麽的尊貴,現在可是一下就變成了窮光蛋了。

“看什麽那麽開心?”霍厲寒看著穆曉拿著報紙笑,不解的湊過去,正好看到是蔣氏破產的訊息,心想這個歐陽瑞的動作挺快的呀。

穆曉看到霍厲寒看著她,又把報紙換了一邊,看到的就是明天的穆氏集團的總裁五十大壽的訊息。穆曉心想,你自己過個生日,還要告訴全城人了。

穆曉覺得沒什麽好看的了,把報紙扔到了霍厲寒的手裏,自己去吃最愛的甜品了,霍厲寒最好的就是每次都會滿足自己吃甜品的心。

“霍厲寒,你說我要是長胖了,你會不會就把我趕出家門了?”穆曉一邊吃點甜品,一邊好奇的問道。

這男人都是視覺動物,要是自己不好看了,肯定霍厲寒就不會喜歡自己了。說不定就會找個年輕小姑娘來替代自己。

想到年輕小姑娘,穆曉覺得自己才二十歲,怎麽就覺得自己老了呢,說起來霍厲寒把自己還老呢。

霍厲寒聽到穆曉這句話笑了笑,又看到她臉上的表情一直都在換,心想怎麽有這麽可愛的女孩子呢。

“所以你要討好我,要不然的話我真不喜歡你了。”霍厲寒故意恐嚇道。這樣的話不知道小野貓會不會被嚇到了。

“哦,那你還是重新找小姑娘吧,最好早點把我趕出去。”穆曉淡定的說道。雖然是胡說的,但是穆曉想到這個可能性,心裏還是澀澀的。

“小沒良心的。”霍厲寒一聽這句話連臉都變了,這小女人到底有沒有一點妻子的責任感呀。

兩個人打打鬧鬧的好不開心,可是這個時候穆曉的電話響了,穆曉想要推開霍厲寒接電話,但是霍厲寒不放開她,幫她把手機拿了出來。

看到上麵的穆少川,沒想到這個穆少川還時不時的找穆曉,看來是自己以前太仁慈了。

“穆少川,接嗎?”霍厲寒拿著手機,不悅的問道。要是小女人敢說接,自己就把手機砸了。

“要是不接的話,他肯定還要打來的,要不你幫我接吧。”穆曉一聽到這個名字都覺得頭疼,怎麽每次都這麽的陰魂不散。

“好。”霍厲寒作為穆曉的丈夫,很願意幫穆曉做這件事。

“曉曉,明天是父親的生日,能回來一趟嗎?”接起電話,穆少川就趕緊說道。生怕穆曉掛電話。

“她不回來。”霍厲寒冷冷的說道。這個穆少川真是妄想,做了那麽多的錯事,居然還有臉打電話。

“霍總,曉曉呢?”穆少川一下就聽出了這個聲音是霍厲寒,但是還敢死皮賴臉的吻穆曉。

“睡了。”霍厲寒沒心情和穆少川周旋,直接就結束通話了電話。

“其實我還挺想回去的。”穆曉看著霍厲寒臭著一張臉,狡黠的說道。看看穆家怎麽對待自己這個女兒。

“不準去了。”霍厲寒霸道的說道。指不定這個小女人就是看在穆少川的麵子上,自己怎麽可能放她回去。

“那要不你陪我一起去?算了,你這個一個大總裁,肯定不想要拋頭露麵的。”穆曉剛想出一個好點子,就意識到不對。霍厲寒不是一向神秘嗎?怎麽可能參加這樣的宴會。

而且穆氏在霍厲寒的眼裏就是一個渣渣,根本就沒有出席的必要。

“誰說我不去的?”霍厲寒看著穆曉,突然就改變了話語,說不定回去會看到許多好戲呢。

穆曉以為霍厲寒就是說說,但是第二天起床看到霍厲寒還在,並且說什麽真的要回去的時候,穆曉知道霍厲寒真沒開玩笑。

“晚上我回來接你,會有人來給你打扮的。”霍厲寒吻了吻穆曉的眼睛,溫柔的說道。不管小女人是什麽心思,既然要回去,那麽自己當然是要跟著她一起去的。

穆曉呆呆的點了點頭,霍厲寒喜歡小野貓呆萌呆萌的,這沒有那麽多心思,這樣可以永遠都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果然午飯過後,穆曉就開始梳妝打扮,穆少川又打來了電話,這次是穆曉接的,並且明確的表示了會回去的。

特別是聽到穆曉說道霍厲寒也會到的時候,穆少川的激動簡直是藏都藏不住,穆曉就不明白了,霍厲寒除了錢多點以外,還有什麽讓這些人這麽的害怕敬畏的。

但是這些和自己沒關係,自己最近也算是占著霍厲寒的光,狐假虎威了幾次了。這就夠了。

一般的上層社會的宴會都是在晚上,說是大壽其實就是一群商人在一起拉攏合作,談生意的地方,基本上所有的豪門都會來的。

最讓穆曉鬱悶的就是每次穿禮服都不能如自己所願,自己喜歡的,霍厲寒永遠都不喜歡,所有今晚穆曉再一次的被霍厲寒逼著穿了霍厲寒喜歡的。

因為已經到冬天了,所有不可能單純的穿著單薄的禮服出去,外麵還要加上一件小外套,而穆曉穿著長袖的長裙,還穿著一件很厚的針織衫,穆曉覺得自己是最醜的女人了。

偏偏霍厲寒喜歡得很,也不知道霍厲寒的審美到底是怎麽了。

穆曉坐在車上還在對自己身邊的霍厲寒生氣,理都不願意理他,目光一直看著窗外。把自己的衣服都手洗出來了,這才穿著家居服走了下來。看到霍厲寒還坐在原位上,不解的看著他。“來吧,吃晚飯了。”霍厲寒主動地走過去牽住穆曉的手,然後帶著她走到餐桌上,自己坐到了另一邊。穆曉真是欲哭無淚,難道這是霍厲寒想出來的新招數,自己分明已經吃飽了,但是霍厲寒還要逼著自己吃撐,就因為自己晚回家了。“霍厲寒,我吃不下了。”穆曉看著這滿桌的豐盛菜肴,苦著臉說道。“你陪我坐著,我吃。”霍厲寒說道,隨即就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