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蔣茜茜的遭遇

想要問穆老爺上次的那個女孩,但是想到自己這是來接新夫人的,怎麽能夠辦私事,算了以後有的是時間再說吧。穆曉雖然不願意,但是現在也沒了其他的辦法,隻能夠乖乖的跟著楊晨上了車,不同於別家的嫁女兒,穆家的父母臉都要笑爛了,沒有一點的捨不得。穆曉在身邊傭人的指導下,跟著霍厲寒的助理上了車,坐在車上,穆曉頭上的頭紗還是沒有被掀起來。“夫人,總裁有點事,所以不能親自來接你,請你見諒。”楊晨周到的說道。怎麽說這也...“以後都不需要他們了,我會永遠陪著你……睡覺。”霍厲寒扔開玩偶,在穆曉的耳邊輕聲的說道。

穆曉聽到前半句話還挺感動的,但是這最後兩個字卻讓她無語,霍厲寒就不能正經一點嗎?

雖然霍厲寒一直都沒有去正廳,但是穆天成那可是伺候的很周到,甚至最後還允許穆曉去一起聚餐,以前這可都是不能想的。

“曉曉,你能不能勸勸霍厲寒,讓他出來一下?”穆曉剛走到門口,就被穆少川拉住手臂,說道。

“你自己怎麽不去呢?”穆曉甩開霍厲寒的手,無語的問道。除了利用自己就沒點新意嗎?

穆曉直接的回了臥室,拉著霍厲寒離開穆家。穆天成聽到這個訊息趕緊的就趕來了。

“霍總,曉曉被我慣壞了,是不是惹你生氣了,你怎麽現在就要走了。”穆天成陪著笑問道。生怕得罪了霍厲寒。

“不關曉曉的事。”霍厲寒皺眉說道。這個老頭子還真是時刻不忘了坑自己的女兒了。

霍厲寒不在理會身後穆天成的聲音,拉著穆曉就走了出去,一直上車離開。

“怎麽了?又受什麽委屈了?”霍厲寒把穆曉抱在懷裏問道,這個小丫頭越是無理取鬧的人。

“沒事。”穆曉也覺得是自己太衝動了,這根本就是一件小事,有什麽必要發脾氣的,關鍵是霍厲寒這還寵著自己。

“要是有什麽委屈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霍厲寒把穆曉抱在自己懷裏,威脅道。似乎是穆曉要是不聽話,自己就要訴諸武力了。

霍厲寒也清楚自己在場穆家的人還沒那麽大膽的敢去傷害穆曉,但是穆曉心情不好肯定也和穆家有關係。

穆曉覺得這話是好話,但是聽著這麽的別扭呢,不過有一個人保護自己的感覺真的很好。

漸漸地寒假就要到來了。穆曉學校上次耽誤的實驗也補齊了。寒假的到來也就意味著要過年了,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在霍家過年呢。

洛城的位置在比較北方,所以這冬天一到來就整天都是在下雪,氣溫也低了許多。

“你怎麽穿成這樣,不感冒嗎?”霍厲寒正在打領帶,看著穆曉穿著呢子大衣,下身隻穿著短裙,驚訝的問道。

不似說女人都害怕冷嗎?這樣光著腿不怕凍壞了,這美腿可是自己的,一定要保護好。而且這樣一走出去,豈不是誰都的眼睛都在穆曉的腿上了。霍厲寒覺得這樣穿是一樣不行的。

穆曉翻了一個白眼,霍厲寒不會是沒講過女人吧,這誰不喜歡這樣穿呀,又新潮而且也保暖,自己不是什麽都沒穿,而是穿了加厚的褲襪的。

穆曉決定不管霍厲寒,自己一定要美美的,所以就想要穿著這一身去學校,一下就被霍厲寒給拉了回來。

“今天不換衣服不準出門。”霍厲寒皺眉說道。這雙腿自己看著都有反應,更不要說學校的那麽毛頭小子了。

“不要,我喜歡這樣穿。”穆曉不情緣的說道。夏天的衣服霍厲寒要把關,這到了冬天了,捂得嚴嚴實實的。霍厲寒還是要把關。

“聽話,你這樣很冷的。”霍厲寒這個時候就發揮自己的美男攻勢,抱著穆曉。讓穆曉聽自己的。

“我有穿褲襪呀,我不冷的。”穆曉撒嬌說道。這個天氣要是讓自己穿著大棉褲去學校,自己纔不樂意呢。

當然最後兩個人各讓了一步,穆曉依舊穿著自己的短裙褲襪,而霍厲寒給穆曉選擇了一件到腳踝的大衣。

穆曉的身材高挑,這樣穿著倒是顯得越發的美麗,而且不會很露骨,霍厲寒勉強同意這樣的穿搭。

就因為穆曉這樣穿,霍厲寒還特意親自送穆曉去的學校,生怕別的男人對穆曉有別的心思。

霍厲寒覺得真是心力交瘁,原本以為把這隻白菜拱回家了就萬事大吉了,結果還要防備著別人來把這白菜拱走了。

“早點回來,我們一起吃晚飯。”穆曉下車對車上給自己充當司機的霍厲寒,說道。這是霍厲寒要求,穆曉也願意的事。

霍厲寒叮囑了穆曉幾句,這纔不得不離開了學校門口,有個魔鬼身材的妻子有什麽好的,自己還這麽的費心。

要是長得醜就好了,全天下就自己一個人喜歡。那樣的話也不怕人搶走了。

穆曉剛走到實驗室門口,就感覺自己的手機震動了幾下,不是簡訊,應該是微信訊息。穆曉的微信很少用,但是有訊息都會及時的回複的。

穆曉掏出自己外衣口袋裏的手機,點開來看。不是私人訊息全都是班群裏的訊息,原本想想著不管的,穆曉對這個班級沒什麽感情。但是不經意間看到了熟悉的名字——蔣茜茜。

穆曉倒是想要看看這個落魄千金又作什麽妖,點開微信界麵卻看到了很多條的訊息。穆曉一邊走,一邊看。最後走到自己座位邊的穆曉都有點腿軟了。

蔣茜茜居然無緣無故的被人給侮辱了,而且還不是一個人,是一大群人,畢竟到處都是這個的視訊。

班群裏麵很多人都發出了視訊,大家討論的熱火朝天的,但是大多數的人都是鄙夷的態度,覺得蔣茜茜是自己不檢點的。還有一部分的人就是唏噓了一下。

沒有人去同情這個受害者,都是在重提蔣茜茜當年的霸道。穆曉覺得心涼得很。雖然自己不喜歡蔣茜茜,蔣茜茜也為人處世有問題,但是遇到不幸,沒人去可憐她,反倒都是這樣的落井下石,真的是世態炎涼。

這些視訊穆曉都沒去開啟來看,作為對蔣茜茜最後的尊重吧,穆曉推出微信,關掉手機,為自己的期末論文做準備。

果然下去回去的路上,穆曉就看到到處都是這件事的報道,說是什麽蔣茜茜自己不知檢點,和別的男人亂搞,結果被騙了。

所有的結果都不利於蔣茜茜,而一直和蔣家有聯姻關係的穆家那也是撇得幹淨的,根本就不管蔣茜茜。

穆曉心情挺不好的,自己以前和蔣茜茜關係好的時候,也是挺好的。但是後來反目了,那也是因為穆少川。旁邊的幾個老師也是附和。而且還把穆曉批評的一無是處,分明自己當初也是優秀畢業生畢業的,怎麽到他們的嘴裏就變成了敗壞學校名譽了。這一刻穆曉纔是真的感覺到了人情冷暖,這調查組裏有國際委員會派來的人,也有自己學校的老師。穆曉知道自己比起那些所謂的國際知名設計師肯定差很多,其他人可以不相信自己,猜測自己。但是為什麽自己本校的老師都不為自己說幾句好話。穆曉很想要衝進去質問他們,但是理智告訴自己不能這樣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