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三朝回門

選呢。“曉曉,謝謝你。”穆少川剛才的為難都變成了驚喜,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樣。穆曉的心是真的很疼。這還是昨天抱著自己說著愛自己,永遠都不會拋棄自己的男朋友嗎?這還是從小就保護自己的哥哥嗎?穆曉其實說白了隻是一個被穆家父母從孤兒院帶回來的穆少川的玩伴,所以從小的時候也就隻有穆少川對穆曉很好。“沒什麽事我就走了。”穆曉推開抱著自己的穆少川,轉頭就要走出去。以前穆少川的懷抱讓她感到溫暖,但是此刻穆少川...一進門就歡歡喜喜的把門鎖了,吹幹頭發。穆曉想自己今晚應該是沒什麽危險了吧,可以安穩的睡一個好覺了。

霍厲寒看了一眼手機,估計到時間了,放下自己手上的雜誌去逮人。

穆曉已經睡得迷迷糊糊了,聽到房間門開啟的聲音,隻是翻了一個身,又繼續的睡了過去。

霍厲寒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抱起她往主臥室走去。

第二天,穆曉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意識到自己的腰上有一雙手臂,一下子就驚醒了。自己昨晚不是睡在客房嗎?

怎麽旁邊又是霍厲寒那個男人,不過這個男人睡著的樣子還挺帥的,但是這並不能否認霍厲寒就是一個闖進自己房間的惡徒。

“你怎麽睡在這裏?”穆曉吼道。想要掙脫霍厲寒起床,但是偏偏霍厲寒的力氣不是穆曉能夠掙脫的。

“醒了?再睡一會。”霍厲寒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繼續摟著她說道。這一大早的就不安分。

“霍厲寒,我問你怎麽進來的?”穆曉怎麽可能還睡得著,自己分明是昨晚一個人睡的。

“你看看這到底是哪裏?是你昨天半夜死皮賴臉的爬上我的床,我沒辦法,隻能隨便你了。”霍厲寒麵不改色還委屈的說道。

穆曉仔細看了一下,好像還真的是主臥室,自己怎麽不記得昨晚的事了。難道自己夢遊,不會呀,自己從來沒有夢遊的習慣呀。

“今天是你三朝回門的日子,起來收拾一下,免得嶽父嶽母以為我虧待你了。”霍厲寒被穆曉吵醒,也沒有再繼續睡下去。

“回孃家?”穆曉覺得自己就是被父母賣給了霍厲寒了,從來沒覺得自己這是結婚了,所以對於這什麽回門一點概念都沒有。

“嗯。”霍厲寒一把把穆曉拉到自己懷裏,偷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笑著說道。看來找個女人腦子還不太好使。

穆曉想到穆家就想到了那個自己愛了整整一個青春的男人,那晚穆少川那樣的對自己,要說對穆少川一點恨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更多的卻是另一種情感。

不知道穆少川現在怎麽樣了,有了霍厲寒的投資,穆家現在肯定已經走上了正軌了吧。

“你在想什麽?”霍厲寒看著穆曉想著什麽事發呆,不解的問道。這個女人看來自己還不夠瞭解呀。

穆曉苦澀的搖了搖頭,沒再說什麽。畢竟這件事還是不要讓霍厲寒知道的好,霍厲寒這種男人,就算是不喜歡自己,肯定也不會喜歡自己的女人給他戴綠帽子的。

可能是因為要回門,霍厲寒特意讓穆曉換上最新的禮服,看起來還真的有那麽一點貴婦人的氣質了。

而穆家在接到霍厲寒助理的通知,說是霍厲寒和穆曉要回來以後就亂成一鍋粥了。他們以為把穆曉嫁給霍厲寒也就是一個供霍厲寒消遣的玩,具罷了,沒想到霍厲寒還要帶著穆曉回門。

他們倒不是不想巴結霍厲寒,隻是招待不週得罪霍厲寒的幾率比巴結他成功的幾率大太多了。

“我看還是算了吧,可能他們也沒什麽安排。”就算是已經上車了,穆曉的心裏還是在打鼓。

穆家父母雖然對她不算好的,但是畢竟也是這麽多年的親人,也不可能一點都不想見,但是此刻穆曉想的卻是見麵還不如不見,父母肯定也不想要看到自己吧。

“曉曉,他們對你不好嗎?”霍厲寒攬著穆曉,皺眉不悅的問道。怎麽感覺穆曉要見到自己的父母了,卻一點都不開心呢。

不過也是,哪家的父母要是真的疼惜女兒,怎麽可能把女兒作為交易的籌碼呢。

“怎麽可能呢。”穆曉強顏歡笑的說道。這個霍厲寒還真是聰明。

可能是鑒於霍厲寒的威嚴在那裏,回去的時候穆家父母對穆曉那可是格外的親切,噓寒問暖。穆曉都要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父母了。

“穆先生,穆太太,這是我和曉曉的一點心意。”下車,穆太太還在假意殷勤的問東問西。霍厲寒就對穆天成說道。

說著霍厲寒的助理從另一輛車上下來,手裏提著大包小包的保健品,穆先生和穆太太那可是臉都要笑爛了。

“霍先生,沒來得及準備家宴,你將就吃吃。”餐桌上,穆天成說著客氣話,霍厲寒也是一個演技派。場麵倒還不是很尷尬。

“曉曉,這個對身體好,你嚐嚐。”穆曉和霍厲寒坐在一邊,穆天成和穆夫人坐在另一邊,霍厲寒在席上那可是體貼溫柔極了。

“看著我們家曉曉能夠嫁給霍先生這樣溫柔的老公,真是我們家曉曉三生修來的福氣呀。”穆天成繼續的拍著霍厲寒的馬屁,而且這個馬屁還拍對地方了。霍厲寒的心情似乎很不錯。

穆曉看著這一家子的演技派,但笑不語。哪裏有女婿叫自己的嶽父嶽母為穆先生,穆太太的。也哪裏有嶽丈稱呼自己的女婿霍先生的。

“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吧。”穆曉放下筷子說道。霍厲寒也沒了胃口,陪著穆曉去了。當然這頓飯的主角就是霍厲寒,自然霍厲寒吃飽了,這頓飯也就結束了。

“曉曉,霍先生也在呀。”穆天成正在和霍厲寒聊著當今的經濟形勢,穆曉被霍厲寒給圈在懷裏,。這個時候穆少川走了進來。

霍厲寒抬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點了點頭,並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可能穆少川也覺得無趣吧,自己上樓去了。

穆曉其實這次跟著霍厲寒回來還有另一個目的,穆曉知道自己是穆家領養的孩子,而且穆曉的身上還帶著一張女人的照片,穆曉一直都覺得那纔是自己的母親。

但是上一次被穆家直接的送到霍家去了,那張照片也被留在了穆家,趁著這個機會,穆曉想要把照片帶走。

不管自己以後是要在霍家,還是去哪裏,都想要帶著那張照片。

“我回樓上臥室拿點東西。”穆曉也著實不喜歡聽他們說的這些話題,附在霍厲寒的耳邊輕聲說道。就知道肯定自己昨晚和霍厲寒幹得那些事別墅裏的傭人都知道了。穆曉昏昏沉沉的下樓,等著她的不是一餐豐盛的午餐,而是霍厲寒給自己佈置的一個任務。“夫人,這是先生臨走之前讓我轉交給你的。”看到穆曉下樓,管家把一個檔案袋遞給穆曉說道。穆曉懵逼的開啟,她倒是要看看霍厲寒給自己留的什麽,要是是離婚協議書就最好了,但是穆曉知道,霍厲寒這丫可不會那麽的好心。居然是霍厲寒這個人的全部資料,我的天,這個時間上要是誰的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