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餓了的霍厲寒

地麵髒點,品味差點……”霍厲寒不遺餘力的批評著這見房間,穆曉已經要翻白眼了。“哼,那我回去要把你家裝修成我的風格,這樣讓你每天都看到,氣死你。”穆曉覺得自己在霍厲寒的眼裏就沒有好的地方了。那自己也要把霍家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霍厲寒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來,他還巴不得家裏多一些穆曉的品味呢。雖然這個品味真的不怎麽樣。穆曉看到霍厲寒在笑,以為他是取笑自己,很不滿的在霍厲寒的身上錘了好幾拳,還瞪了霍厲寒幾眼。...第二天霍厲寒醒來的時候特別的頭疼,因為宿醉。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看著自家的天花板,一直都在想著昨晚自己做的那個夢。

穆曉突然回來了,而且看到自己在和賀漣君還有歐陽瑞喝酒,很生氣的把自己帶回了家。霍厲寒覺得是自己太想穆曉了,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錯覺,穆曉應該是今天回來的。

霍厲寒甚至在心裏依舊想好了,一會穆曉回來自己要給她準備玫瑰花,還有豐盛的晚餐了。

這個時候門卻被開啟了,霍厲寒朝思暮想的穆曉走了進來,霍厲寒覺得自己還在做夢,懵逼的看著穆曉。

“霍厲寒,你最好好好給我解釋一下昨晚的事。”穆曉走進來,很生氣的說道。一副你不說清楚今天就沒完的樣子。

霍厲寒看著穆曉的這個樣子,知道現在在自己麵前的是真實的穆曉,而且昨晚上自己做的也不是夢,霍厲寒突然不知道該高興還是傷心了。

“曉曉,我坦白,因為你不在家,我一個人很無聊,所以隻能每天晚上跟他們出去喝酒了,但是我保證自己沒有接觸過任何女人。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話,可以去掉監控的。”霍厲寒意識到是真實的穆曉,一把把穆曉抱在了自己懷裏,陳懇的解釋道。

“嗬嗬,你倒是全都招了。”穆曉聽著霍厲寒說的這些和自己瞭解的差不多,心裏也早就已經不生氣了,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諷刺的說道。

“我不敢撒謊,真的。”霍厲寒認真的看著穆曉,認真的說道。而且自己要是不解釋的話這件事會更麻煩的。

“算了,便宜你了,下樓吃早餐。”穆曉滿意的在霍厲寒的嘴角吻了吻說道。霍厲寒這樣的男人願意解釋就已經是一種幸福和滿足了。

“不行,我想先吃你,我已經吃素九天了。”霍厲寒緊緊地抱著穆曉,把自己某處的勃發壓向穆曉,曖昧的說道。

穆曉感受到男人的熾熱,知道男人早上需求是最強烈的,雖然推拒了一下,但是也任由霍厲寒動作了。

果然這一上午的時間就被兩個人在別墅裏給消耗了,事後,霍厲寒抱著穆曉,許久的都不願意放開。

“曉曉,你想沒想我?”霍厲寒看著曬得有些黑了的穆曉,好奇的問道。自己這幾天可是想得很的。

“那你想我了嗎?”穆曉不答反問道,肯定沒想要是想自己的話,還會整天的出去瞎混嗎?

“想,很想,特別想你……的身體。”霍厲寒的話語特別的真誠,但是手卻有點不安分了。

“滾,我不想你。”穆曉拍開霍厲寒在自己身上點火的大手,嫌棄的說道。

但是霍厲寒纔不相信穆曉的話,要是真的不想的話會提前回來嗎?而且還特意跑到賀漣君的公館來。

雖然穆曉極力的阻止霍厲寒對自己的又一輪的動手動腳,但是最終還是讓霍厲寒給的手了。

“霍厲寒,別來了,你下午還要去公司呢。”穆曉推著霍厲寒說道。看來這九天霍厲寒是真的餓著了。

“不怕,我們還有三個小時。”說完,霍厲寒就吻住了穆曉,不讓穆曉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霍厲寒終於滿足,神清氣爽的起床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一點多了,而穆曉真的是被欺負的動都不能動一下了。

“我讓小麗把吃的給你端上來,你今天好好休息,我去上班了。”霍厲寒看著穆曉瞪著自己的樣子,在穆曉的嘴邊吻了吻說道。

今天是自己太肆意了,但是這麽久了沒得到穆曉,自己真的是沒忍住。還好穆曉是自己的妻子,那樣自己可以一輩子擁有這個人了。

“不要讓人上來,好丟臉呀。”穆曉趕緊說道。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自己和霍厲寒之間幹了些什麽,被別人看到很丟臉。

“好,你自己下樓吃點東西。”霍厲寒哄道,知道這個小女人臉皮薄。但是他們是夫妻做這些事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要不是公司有一個緊急會議需要霍厲寒去主持的話,霍厲寒真的是想要一直陪著穆曉的。

“我還以為你今天沒來上班,是在家裏跪搓衣板呢?”霍厲寒剛從會議室出來,就碰到了來找他的歐陽瑞,很明顯歐陽瑞上午也來過了。

“曉曉對我那麽好?怎麽可能捨得那樣對我。”霍厲寒傲嬌的揚了揚頭說道。自己和穆曉之間的關係,是他們不懂的。

“嗯,我看你的樣子也不是,這個穆曉還真是慣著你。”歐陽瑞幾不可聞的笑了笑,隨即點頭讚同的說道。作為男人一眼就能看得出霍厲寒到底在家幹了什麽。

“你不會就是來關心我的私生活的吧?”霍厲寒不想要和歐陽瑞繼續的討論穆曉,自己的老婆,不準別人多話。

“當然不是。上次的那個合約……”歐陽瑞也很能分得清工作和私下的感情,所以一旦說起工作就不會說那些私人的事了。

穆曉擔心別墅裏的傭人會因為自己和霍厲寒的事兒在暗地裏嘲笑自己,所以一下午都沒下去,都在樓上帶著。

但是很餓呀,看著霍厲寒的下班時間差不多了,穆曉覺得還是讓霍厲寒給自己帶吃的回來好了。

“曉曉,什麽事?”霍厲寒沒想到會接穆曉的電話,驚奇的問道。

“霍厲寒,你回來的時候給我帶一個蛋糕吧,我餓了。”穆曉撒嬌說道。而且最近很饞蛋糕.

“好。”霍厲寒一聽就知道小女人一天沒吃東西了。這個小女人是不是傻呀,自己餓了都不知道找東西吃的嗎?

隨即打電話給別墅,讓她們做好餐點給穆曉端到房間門口,穆曉看著門口的吃食,知道是霍厲寒的安排,歡歡喜喜的吃了。

晚點的時候,歐陽馨也打了電話來問穆曉支教好不好玩,現在歐陽馨和穆曉還成了很好的朋友,基本上有什麽事都會互相傾訴的。

歐陽瑞對歐陽馨看管得很嚴格,連出門都要帶著幾個保鏢,這種支教的事就是在恨得想做,那也是不可能讓歐陽瑞答應的。“先去洗澡,等會我給你看。”穆曉神秘的說道。霍厲寒也隻能乖乖的聽話。要不然穆曉是不會讓他看到的。霍厲寒這次洗澡比往常更加的快,似乎就是在等著看穆曉的禮物。“你這麽快就出來了?禮物在被窩裏。”穆曉看到霍厲寒係著浴袍出來,驚訝的說道。剛才自己差點就被發現。霍厲寒看著被窩裏鼓起來的一團,半信半疑的走了過去,一邊看著穆曉臉色狡黠的目光,一邊看著被窩,不解的解開了被子。霍厲寒看到這個裏麵的所謂的禮物,差點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