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做某事對睡眠有幫助

要告訴全城人了。穆曉覺得沒什麽好看的了,把報紙扔到了霍厲寒的手裏,自己去吃最愛的甜品了,霍厲寒最好的就是每次都會滿足自己吃甜品的心。“霍厲寒,你說我要是長胖了,你會不會就把我趕出家門了?”穆曉一邊吃點甜品,一邊好奇的問道。這男人都是視覺動物,要是自己不好看了,肯定霍厲寒就不會喜歡自己了。說不定就會找個年輕小姑娘來替代自己。想到年輕小姑娘,穆曉覺得自己才二十歲,怎麽就覺得自己老了呢,說起來霍厲寒把自...霍厲寒回來的時候,穆曉眼巴巴的看著霍厲寒一副自己好可憐的樣子,實際上眼神一直都在盯著霍厲寒背後的手。

“要吃蛋糕可以,但是必須先滿足我一個要求。”霍厲寒拿出身後的蛋糕,傲嬌的說道。是商人就不會做虧本買賣。

“你說吧。”穆曉很想要很有骨氣的說,我纔不喜歡吃呢,但是她看到自己最喜歡的蛋糕就變得很沒有骨氣了。

“今晚不準拒絕我?”霍厲寒在穆曉的耳邊,輕聲說道。今天自己是太放縱了一點,但是不表示這晚上的福利自己就不要了。

穆曉一臉驚恐的看著霍厲寒,丫的,你的需求那麽的旺盛怎麽不買個充氣娃娃,再這樣下去自己要被霍厲寒給整死的。

要是自己死了床上,傳出去多麽的丟人呀,看來自己出資給霍厲寒買一個充氣娃娃的事刻不容緩。想著想著穆曉都把手機拿出來了。

“怎麽樣?答應嗎?”霍厲寒看穆曉被其他的事給勾去了,不悅的皺眉問道。還揚了揚自己手裏的蛋糕。

“答應。”穆曉吞了吞口水,委屈的說道。想到自己就算是不答應,一會霍厲寒也有的是辦法把自己哄上床的。

霍厲寒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把蛋糕遞給了穆曉,霍厲寒不喜歡蛋糕,所以晚餐就是穆曉吃蛋糕,霍厲寒吃飯。

眼看著這蛋糕也吃完了,散步也結束了。現在就該回臥室去準備一下履行夫妻義務了。但是穆曉卻有點犯難。

到現在為止自己的某處都還疼呢,要是再被霍厲寒這麽折騰一晚,自己明天真的不用起床了。

“霍厲寒,難道你不該去工作一下嗎?”眼看著自己和霍厲寒進了臥室又是幹那事,穆曉攔住霍厲寒,笑得諂媚的說道。

“不,我的工作都做完了。”霍厲寒還能不知道小女人的心思,但是臉上什麽都沒表現出來,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那我們晚上睡覺之前應該看看書的,這看書對睡眠很有幫助。”穆曉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往書房的方向跑去。

“但是我覺得做某事對睡眠更有幫助。”霍厲寒一把把某個要逃跑的小女人攬到了自己的懷裏,似笑非笑的說道。

“霍厲寒,你是不是真的特別想要?”穆曉隻能屈服了,自己現在就是逃不過霍厲寒的了。但是霍厲寒需求這麽的旺盛,自己一個人肯定不行。

霍厲寒被穆曉這麽一問,有點懵逼。怎麽小女人這樣的問。自己以前都很是正常的,隻是這次小女人離開了那麽久,難道不應該補償回來嗎?

“算了,隨便你吧。”霍厲寒臉上的不自然被穆曉給自然而然的當做了預設,既然都這樣了,自己也不忍心霍厲寒那麽的辛苦,而且這種事自己也可以得到快樂,為什麽要拒絕呢。

霍厲寒雖然被穆曉的一句話給弄得莫名其妙的,但是看到美人在懷,自己還去想那麽多做什麽。

又是一晚上的顛暖倒鳳,穆曉幾次都以為自己要死在床上了,但是醒來發現自己還是活的好好的。

“曉曉,和你一起醒來的早晨真好。”霍厲寒感覺到穆曉已經醒了,一把把穆曉重新的抱回自己的懷裏,閉著眼睛,吻著穆曉的發香說道。

“哦,也不是第一次一起醒來了。”穆曉覺得霍厲寒怎麽文藝了,現在還會說這種話了,不過聽起來還挺舒服的。

“你真會破壞氣氛。”霍厲寒嫌棄的說道。本來這麽美好的早晨,說點美好的話語不是很幸福嗎?這個女人真是的。

穆曉嘻嘻笑了幾聲,又重新的窩到了霍厲寒的懷裏,真像是一隻求安慰的小貓咪。

“我要去上班養家了,老婆大人先放開吧。”霍厲寒看了一眼鬧鍾,對穆曉說道。對於穆曉一直抱著自己腰的行為很滿意。

“嗯。”穆曉聽到霍厲寒說起老婆大人這四個字一下子臉紅了,所以為了不讓霍厲寒看出來,穆曉整個人都窩在了被窩裏。

穆曉很想要起來,但是接連這樣的運動讓她真的起不了床了。霍厲寒看著她這個樣子,好笑的看著她。

“還不是都怪你。”穆曉沒好氣的說道,男女真是不公平,分明霍厲寒纔是出力的那個人,但是現在卻一點事沒有。

“我錯了,今晚請老婆大人吃大餐贖罪如何?”霍厲寒為了自己的長遠幸福,趕緊的道歉。先哄好了老婆再說。

“看在你認錯態度端正的份上,我暫且原諒你。”穆曉也裝著霍厲寒的語調,傲嬌的說道。

霍厲寒給了穆曉一個早安吻,這才離開家上班去了,家裏有這樣的嬌妻,自己可必須要努力了。

穆曉覺得自己都已經兩天沒下樓了,說不定傭人在背後怎麽的猜測自己呢,早飯是送上來的,晚飯說什麽穆曉都要自己下去吃。

穆曉這幾天幾乎是沒怎麽的碰手機,電腦,對於洛城的事也不瞭解。但是沒想到一開啟電腦就是那麽的一個重磅新聞。

【穆氏總裁穆少川將於本週五與前蔣氏千金完婚,不離不棄,三年戀情即將走向圓滿。】

穆曉確定了好幾次才確定是穆少川和蔣茜茜要結婚了。這特麽的太奇怪了吧。這穆少川真能和蔣茜茜結婚。還宴請了那麽多的名門貴族。

穆曉前段時間知道這兩個人領證了,但是怎麽都沒想到穆少川居然還要舉行婚禮,這次穆少川在社會大眾心目中的地位是保住了,但是卻淪為了上層豪門的笑柄。也不知道穆先生,穆夫人會不會氣死呀。

穆曉想到穆少川對自己做的那些事,穆曉在驚歎之餘還有一些的慶幸,很多的事都是說不準的。

想了想,接著換到了下一個頻道,結果還是這兩個人的事,居然還有情感專家在分析這兩個人的感情世界。

穆曉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這個穆少川娶蔣茜茜是有霍厲寒的推動的。結果沒想到居然被所謂的情感專家給分析成了感天動地的愛情,果然現在專家都是騙人的。己家裏過得舒服的,作為母親自然是不想要自己的女兒吃苦。穆青還想要在說什麽,但是胡美麗趕緊的給了穆青一個眼神,讓她閉嘴。“媽,這次連你都不幫著我了。”一回到別墅的臥室,穆青生氣的一甩包包,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生氣的說道。“你懂什麽,你沒看到你爸都生氣了嗎?難道你想要這麽早就被嫁出去。”胡美麗不悅的說道。自己這個女兒半點都沒遺傳到自己的智商。“那你和爸說什麽要勸我是什麽意思?”穆青大致明白了胡美麗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