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狗都不吃的早餐

沒想幫自己,而是想要和爸媽一樣來勸說自己。“曉曉,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現在隻有你才能救公司了。”穆少川一臉為難的說道。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要這樣做。“嗬嗬,穆少川,你不要忘了,我現在可是你的女朋友。”穆曉嘲諷的問道。自己在穆少川那裏就是能夠隨便換的嗎?“曉曉,你幫幫公司這一次吧,隻要這一次公司的難關過了,你就和霍厲寒離婚,我們結婚,以後我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穆少川還在繼續的編著美好的未來,可是穆...賀子琪也沒有錯過霍厲寒嘴角的笑意,看來霍厲寒是真的喜歡上這個女人了,真難得,霍厲寒還有喜歡人的時候。不過,不得不說,自己真的很羨慕這個女孩。

“厲寒哥,我有幾句話想要和霍太太說,不知道可不可以把她借給我幾分鍾?”賀子琪對著穆曉笑笑問著霍厲寒。

“嗯。”霍厲寒皺眉想了一下說道。賀子琪不是壞人,自己也沒什麽信不過的。

穆曉很無語,自己還沒答應呢,霍厲寒就把自己給出賣出去了,難道霍厲寒說什麽,自己就要做什麽嗎?

“霍太太,不知道可不可以借用你幾分鍾?”賀子琪禮貌的問道。這是他們與生俱來的休養。

這句話一出口,穆曉覺得賀子琪的休養比霍厲寒簡直是高了不止一個層次了。很樂意的點了點頭,霍厲寒自覺地下了車,把空間讓給了兩個女人。

“霍太太,我看的出來厲寒哥對你是真心的,希望你們幸福。”賀子琪咬牙說道。要知道祝福自己所愛的人和他人幸福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

“嗯,謝謝你,我也希望你幸福。”穆曉真誠的說道。自己雖然和賀子琪隻見過幾次,但是還是知道這個女孩是一個好人。

“你可不要辜負了厲寒哥,要不然我就是拚勁一切都會把厲寒哥搶回來的。”賀子琪笑著說道。其實眼裏已經帶著淚水了。

“賀小姐,厲寒對我很好,我自然不會辜負他,也希望賀小姐可以找到自己的良人。”穆曉雖然沒看賀子琪,但是已經知道這個女人是含著淚水給自己說的這些話的,看來自己能夠得到霍厲寒的確是很幸運的。

這個霍厲寒是這麽的搶手,自己到底上輩子是積了多少福才遇到了這麽一個男人。

“好,那麻煩霍太太下車吧,我先回去了。”賀子琪哽咽的說道。不想要霍厲寒和穆曉看到自己這樣狼狽的樣子。

穆曉還想要說什麽,但是覺得自己說什麽都無效,除非把霍厲寒讓給他,但是這是不可能的。隻能夠開啟車門下車。

等到穆曉一下車,賀子琪就開車離開了。看來還真是被傷得很慘了。

“曉曉,你沒事吧。”遠處的霍厲寒看到賀子琪開車離開,趕緊的走過來。看到穆曉失魂落魄的,擔心的問道。

“沒事,我就是覺得應該對你好一點。”你可是我從好多女人手下搶回來的。穆曉靠在霍厲寒的懷裏,笑著說道。

“現在知道老公好了,我們回家吧,我們以後會好好的。”霍厲寒拍了怕穆曉的背,笑著說道。看來賀子琪反倒是對穆曉有激勵作用。

這一晚霍厲寒不管想要怎麽樣,穆曉都是極力的配合他,搞得霍厲寒都有點不敢相信了。

第二天霍厲寒起來的時候,穆曉已經做好早餐等著霍厲寒了。霍厲寒嚐著穆曉雖然很一般的廚藝做出來的早餐,但是心裏卻是開心得很的。

“味道怎麽樣?”穆曉給自己心愛的人作早餐,自然是希望得到一片好評的,所以看到霍厲寒吃東西,很激動地問道。

“嗯,一般,但是我還是勉為其難的吃了。”霍厲寒故意皺眉說道,對穆曉做的每一道菜都進行了批判。

霍厲寒越說,穆曉的臉色越差,但是偏偏霍厲寒還滔滔不絕的說著,真是把穆曉給氣的要死。

“小麗,你去幫我把王子抱來。”穆曉在小麗的耳邊小聲的說道。這個霍厲寒不知好歹的不吃。那麽自己就把它給自己的王子吃。

小麗很快就把王子抱來了,穆曉二話沒說就把自己做的早餐倒在了狗盆裏,霍厲寒還來不及阻止,看著穆曉做的愛心早餐就進了狗盆。

但是最讓穆曉傷心的是,這隻狗一點都不買賬,居然聞了聞穆曉的早餐就轉頭就走了,看不上。

原本霍厲寒還有點傷心的,但是看到此情此景,真是差點沒有笑岔氣。這曉曉做的早餐連狗子都不吃。

“王子,你太讓我生氣了,你要是在不吃的話,我就餓你一天。”穆曉覺得真是太沒麵子了,衝著王子威脅道。

王子可憐巴巴的看著霍厲寒,意思是讓霍厲寒救自己,霍厲寒還真的讓傭人給王子買了新的狗糧,算是對他支援自己表示一下感謝。

“哼,你們都欺負我,我再也不要做飯了。”穆曉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生氣的解開自己的圍裙,衝上樓去了。

霍厲寒知道穆曉也就是一時生氣一下,沒事的。所以叫人把狗子照顧好,自己上班前去了。

但是下班回來聽到傭人說穆曉一大早的就出了門,但是到現在都還沒回來,也不知道是去了哪裏。

霍厲寒擔心的很,給穆曉打電話也是處於無人接聽的模式,好在上次在穆曉的手機裏安裝了定位係統,讓霍厲寒順利的找到了她。

看著麵前的日租房,霍厲寒總是覺得很奇怪。這種地方一般都是租給小情侶做那種事的,怎麽穆曉會來這裏。

霍厲寒找到穆曉的房間,敲門。半天穆曉才來開門。看到係這圍裙的穆曉,兩個人進行了長達十秒鍾的對視。

“你怎麽找到這裏來的?”

“你這是在做什麽?”兩個人同時說道。

不過,不用穆曉解釋,霍厲寒也看得出來,穆曉這是在做飯,但是家裏有廚房可以做飯我,為什麽要在外麵來租房子。

“你的手是怎麽弄的?”霍厲寒很自覺的走了進去,這才發現穆曉的手上好幾個創可貼,因該是手受傷了。

“沒事我自己不小心。”穆曉趕緊把自己的手往後麵一藏,尷尬的笑著說道。自己現在這樣好囧呀。

“我都看到了,還有什麽好躲的。”霍厲寒把穆曉的手拿出來,看著這雙因為泡水已經起皺的手,心疼的說道。

霍厲寒一看就已經猜出來了,這是穆曉在做飯,但是也用不著在外麵做飯呀?

“怎麽要在這裏做飯,家裏有廚房呀?”霍厲寒皺眉說道。真是讓自己擔心了一場,而且這個傻女人還不接電話。的門卻看到穆曉在甜甜的睡覺。霍厲寒知道這孕婦嗜睡,但是這小野貓也太能睡了一點吧。看來還是需要諮詢一下醫生,現在這樣是不是正常的。霍厲寒擔心吵醒她,退出去輕輕地關上了房間門。外麵來報告的人,霍厲寒也讓他們小聲一點。雖然眾人都莫名其妙,但是還是乖乖地聽話,畢竟要拿工資就要辦事呀。“厲寒,我們來恭喜你來了。”歐陽瑞和賀漣君直接推開門,賀漣君大嗓門的喊道。霍厲寒已經差不多想要殺死他了。“小聲一點。”霍厲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