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被糾纏了

的秘書的工作,把霍厲寒的檔案都收拾好。“霍總,下班時間到了,不知道我是否有幸邀請你一起共進午餐?”穆曉看著霍厲寒沉迷工作,這都下班半個小時了,這才輕聲的問道。霍厲寒一看時間自己都嚇到了。剛才還隻顧著看這個案子,都把小女人給忘了。“走吧,我們去吃飯,寶寶都餓壞了。”霍厲寒扶著穆曉,溫柔的說道,還在穆曉的肚子上摸了摸,其實一點變化都沒有。“是呀,你的寶寶餓壞了,你什麽時候想到我了。”穆曉聽到霍厲寒這句...穆氏集團因為這一次的事受到了不少的波動,但是因為有霍厲寒的投資和合作,還是暫時的穩住了穆氏集團。

至於所說的什麽穆氏集團的關於蔣茜茜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誰的這個話題也是在洛城的各個新聞媒體上,經久不衰。

有些人覺得這個孩子不是穆家的,肯定是穆家不得以委曲求全的承認的,但是也有人認為在和就是穆家的孩子。穆家就算再怎麽樣也不至於承認一個野種吧。總之就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了。

穆曉每天沒什麽事就看看關於穆家的新聞,然後在教學班上學習自己的廚藝,這一對一的教學就是長進很快,這幾天霍厲寒對穆曉的手藝,都已經是讚不覺口了。

“穆小姐,你今天下午有時間嗎?我們一起喝一杯咖啡吧。”穆曉剛剛下課出來,準備去逛街,這個時候林書來,也就是上次的那個廚師就跟了出來說道。

“林先生,我還有事,下次吧。”穆曉禮貌的回應道。這個男人看著別人的眼神一點都不正經,穆曉沒有和他多說的意思。

“穆小姐,可能你還不知道吧,我就是這家教育機構的少東家。”林書來其實第一次看到穆曉的時候,就對穆曉起了私心了。原本想要當她的老師好好的相處的,但是偏偏穆曉並不想要和他一起。

所以後來林書來隻能放棄這條路,但是這幾天林書來都是暗中的觀察著穆曉的,想要把穆曉追到手。

“哦,我知道了。”穆曉淡淡的點頭說道,絲毫不覺得奇怪或者是什麽,其實對於她來說,林書來到底是什麽身份並不重要。

“穆小姐,難道你還不明白我對你的心嗎?”林書來被穆曉的反應給弄得有點不悅,以往自己隻要表露出這個身份,身邊的那些女人可是對自己趨之若鶩的。

“不明白。”穆曉平淡的說道。其實穆曉也不是一點都沒直覺的,至少好幾次都看到林書來偷偷地多在暗處看著自己。

“穆曉,我喜歡你。”林書來從來沒見到過這麽不識趣的女人,生氣的說道。這個女人到底是怎麽回事。自己那麽喜歡她,居然不動於中。

“我結婚了。”穆曉攤攤手說道。看到來接自己的司機趕緊的走上前去。林書來驚訝的看著穆曉,也跟了上去。

“夫人,這位先生是?”司機看到穆曉的身後跟著一個男人,不解的問道。其實這不是他該問的,但是總裁說了要時時刻刻把夫人身邊的蒼蠅趕走。

“他是這家機構的少東家。”穆曉淡然的看了一眼,無所謂的說道。說著就要做到車上去。

“穆曉,我不相信你已經結婚了,這是不是你拒絕我的理由?”林書來自認為自己長得還算是不錯的,身世也是沒得挑的。但是偏偏這個女人這麽的不解風情。

林書來甚至都已經想到了欲擒故縱了。覺得這個女人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

“林先生,我希望你尊重一點,我們總裁要是知道了,恐怕你這隻手就不要了。”穆曉還沒掙脫,司機就狠狠地捏住林書來的手,把他的手移開了。一看就是練家子。

“林先生,再見。”穆曉示意司機上車,對著林書來冷酷的說道。這個男人一看就是花花公子,恐怕還沒吃過這種苦吧。

林書來看著已經開遠了的豪門,罵了一句髒話,握著自己的手,狼狽的離開了。

“楊叔,這次的事不要給霍厲寒說了。”穆曉到家門口的時候,下車時對司機說道。這件事還是不要告訴霍厲寒,免得霍厲寒多想了。

“是。”楊叔楞了一下,心想自己都已經報告了,這說的也太晚了一點吧。但是還是答應下來了。

穆曉這才走了進去,最近開始下雪了,穆曉原本的逛街也被林書來一耽誤就沒去了。穆曉在家裏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娛樂節目,覺得很是無趣。

“你回來了。”穆曉聽到開門的聲音,知道是霍厲寒回來了,連鞋子都沒顧上穿就叮叮咚咚的跑了過去。

“嗯,怎麽沒穿鞋?”霍厲寒一把把衝著自己飛奔過來的女人抱在了懷裏,皺眉不悅的說道。換了自己的鞋子,一把把女人攔腰抱起,就往裏麵走去。

“怎麽最近你回來的越來越晚了?”穆曉在霍厲寒的懷裏,撒嬌問道。明顯的沒事找事。

“最近到年關了,是要忙一點,但我騰出時間來和你一起過春節了。”以往霍厲寒一個人的時候是根本就不會過什麽春節的,就算是春節那幾天,也是要工作的。但是現在有了家庭,霍厲寒希望多關心家裏。

霍厲寒把穆曉抱到了沙發上,拿過她的拖鞋來親自給她穿上,這才帶著她去吃飯。

“好呀。”穆曉知道霍厲寒很忙,能夠有這麽一點和自己相處的時間不容易,所有自己也不能要求太多。

其實穆曉一直都覺得錢夠用就行了。沒必要掙那麽多得錢,但是男人都是有事業心的,自己也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強加給他。

“對了,你的廚藝學得怎麽樣了,學成了也該給我露一手了吧。”霍厲寒這時想起今天司機給自己說的是,旁敲側擊的問道。

“我覺得我已經出師了,所以我明天不準備去了。”穆曉想著今天為林書來糾纏,實在是生氣。所以很鬱悶的說道。

“是出師了,還是被糾纏了?”霍厲寒反問道。這個女人居然還想要瞞著自己,難道這些話都不能給自己說嗎?

“你知道了?我讓楊叔不要告訴你的。”穆曉無奈的說道。看來楊叔是霍厲寒的人,哪裏是自己能夠控製的。不過這種被關心的感覺真的很好。

“嗯,你還想要瞞著我?真是不乖。”霍厲寒捏了捏穆曉的小臉,生氣的說道。難道這個女人還沒學會依賴自己的丈夫嗎?

“這樣的小事哪裏還需要勞煩霍總這個大忙人呀。”穆曉立刻討好的說道,免得這個霍厲寒大題小做,到時候什麽錯都變成自己的了。接我的電話嗎?讓我給他說說吧。”穆曉聽到雲城這樣說,更加的抱歉了。試探性的問道。其實還是擔心楊晨會不會生氣自己沒告訴他自己的身份。“我問問他吧。”雲城看著楊晨這副樣子,無奈的說道。自己也不知道是做錯了什麽,還要伺候這麽一個男人。“夫人想要和你說話,你要接嗎?”雲城看著癡癡呆呆的楊晨,沒好氣的問道。隻是一個女人有必要這麽的要死要活嗎?但是等到以後雲城真的愛上一個人以後,可能就能明白現在楊晨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