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不是任何人都能來霍家

覺歐陽馨很害怕霍厲寒的。“誰讓她想撬我的牆角?”霍厲寒賭氣的說道。穆曉看著霍厲寒這個大男孩的樣子,忍不住的主動獻上了一個香吻。“我沒朋友,好不容易有一個朋友,你都要讓我不見嗎?”穆曉知道怎麽樣對付霍厲寒是最有效的。“你不需要其他人,隻要有我就行了。”霍厲寒把穆曉抱到自己的懷裏,咬了咬她的耳垂說道。“你別鬧,那裏很癢。”穆曉一把推開霍厲寒,嬌笑著說道。霍厲寒永遠知道穆曉的敏感點在哪裏。“那我滿足你好...因為穆天成是不請自來,所以雖然霍厲寒沒有把他轟出去,但是也沒和他說話。整個的氣氛就是很尷尬。

“霍總,這次我來就是介紹一下穆少言,我新找回來的兒子,以後還希望霍總多多的關照他。”穆天成自說自話的說道。也不在意霍厲寒是不是真的在聽自己說話。

“哦,我知道了。”霍厲寒抱著穆曉,和穆曉旁若無人的嗅著恩愛,一邊的穆青和穆少言都氣憤得很。

一個是覺得霍厲寒太不把人放在眼裏了。而另一個則是覺得躺在霍厲寒懷裏的人應該是自己,而不是穆曉。

“妹夫,以後還需要你多多照顧。”穆少言趁著這個機會,殷勤的對霍厲寒說道。隻要把霍厲寒拉到自己這邊來了,那麽以後自己在穆氏集團奪權也就更加的容易了。

霍厲寒聽到妹夫這兩個字,皺了皺眉,不悅極了。雖然他是穆曉的老公,但是穆曉卻不是這個穆少言的妹妹,這亂認親戚可是不好的。

“少言,這是霍總,不要沒大沒小的。”穆天成不悅的說道。這個兒子真是大膽,這種時候是和霍厲寒套近乎的時候嗎?自己都不敢直呼霍厲寒的大名,這個兒子居然還這麽大膽了。

“是,霍總。”穆少言不情願的喊道。這霍厲寒都娶了他們穆家的養女了,居然還這麽的高高在上,再怎麽樣還不是穆家的女婿。

“穆先生,怎麽這次沒帶穆夫人過來?”霍厲寒看著這一家子的情兒和私生子,私生女。好笑的問道。這個穆天成到底是把自己這裏當成什麽地方了,居然帶著外麵的女人來。

穆天成最近和穆夫人本來就鬧了矛盾,所以這才答應了帶著這三個孩子和胡美麗過來的,但是沒想到被霍厲寒當眾追問。

穆天成一時之間支支吾吾的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麽,隻是用眼睛很不悅的看著自己帶來的三個人。

“霍總,姐姐生病了,所以讓我和天成一起來的。”胡美麗還是一個懂得這些彎彎繞繞的人,趕緊得出來應付到。、

“哦,那下次我還是希望穆總帶著夫人過來,我這霍家的地方可不是誰都能夠來的。”霍厲寒似笑非笑的說道,明擺著就是不給這四人麵子。

這話一出胡美麗和穆少言,穆青的臉色都不對了。雖說這霍厲寒在洛城有點本事,但是也不至於這麽的張狂吧。

居然都管到別人的家務事去了,偏偏穆天成這個老頭子有特別的害怕霍厲寒這個男人。

“霍總,我明白的。還有就是這都要春節了,穆曉還是回家過春節吧。”穆天成接著這個機會說道。

兩家的地位雖然不平等,但是穆曉還是穆家的女兒,而霍厲寒也就是穆家的女婿,這過春節會孃家是理所應當的。

“再看吧。”霍厲寒玩著穆曉的頭發,淡淡的說道。這穆家霍厲寒自然是看不上的,但是也不能不顧及穆曉的麵子。

眾人都覺得霍厲寒狂妄的很,但是偏偏穆曉作為一個穆家人卻是一句話都沒說,一點都沒有幫著穆家的意思。

這穆天成不說話,一下子局麵就陷入了尷尬,穆天成知道是自己有求於霍厲寒,自然是要自己多殷勤一點的,但是這霍厲寒也太傲氣了吧。

“爸,我們還有事,先走了吧。”穆少言年輕氣盛,生氣的說道。這個霍厲寒未免太看不起人了吧。還有這個所謂的妹妹,就是一個吃裏扒外的女人。

“嗯,正好,我們也不留你吃飯了。”穆天成剛想要繼續說什麽,這個時候霍厲寒趕緊說道,明擺著的就是趕人。

每次都這樣的被趕出去,的確是有點尷尬。但是誰讓他們要來自取其辱呢。

“好,霍總,那就告辭了,下次再來拜訪。”穆天成也不好再說什麽,隻能站起身來笑著說道。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麽。

這穆青原本還想要留下來多和霍厲寒說幾句話的,但是卻被自己的母親和哥哥推著出去。

“對了,怎麽沒看到穆少川呢?”霍厲寒似笑非笑的說道。這穆少川現在肯定在穆家很不受寵吧。看來穆少川的日子不好過呀。

“少川最近帶著茜茜出去度蜜月了。”穆天成聽到霍厲寒問起穆少川,趕緊的說道。其實這穆少川隻是被關在家裏閉門思過罷了。

霍厲寒沒有再問,意思是你們可以走了。穆天成也不好繼續逗留,隻能帶著自己的這些名不正言不順的妻子兒女出去。

“爸,我們以後不要到這裏來了。”一上車,穆少言就生氣的吼道。為什麽平白無故的要來吃這個苦。

“你懂什麽,你這剛進公司,自然是要多和霍厲寒交流,要是能夠得到霍氏的合作,那我們穆氏集團以後的發展絕對不會比現在差。”穆天成生氣的說道。這個兒子的領悟力還不上少川。

少川都知道多和霍厲寒交流,多得到一些合作。但是偏偏這個兒子心高氣傲,就算是真的要傲氣,也不該在霍厲寒的麵前。

“知道了。”穆少言沒好氣的說道。要不是母親說了,現在他們剛進穆家要伏低做小的話,自己纔不受這份氣呢。

而且自己的目的是穆氏集團,所以現在必須先得到這個老頭子的心,等到老頭子吧整個穆氏給了自己,到時候霍厲寒還敢看不起自己嗎?

“爸爸,我來幫你們吧。我現在畢業了也沒事可做。”穆青聽到前麵的兩人的談話,很有興趣的說道。

說不定自己利用工作之便可以多多的接觸霍厲寒,這樣自己的機會更多一點,要是自己幫了穆少言的話,到時候自己也能得到好處。

“你學的是舞蹈,怎麽動經營之道,還是遊山玩水比較合適。”穆天成不讚成的說道。這女孩子進什麽公司,隻要好好的養著,等著到時候嫁出去聯姻就行了。

“爸爸,你怎麽這麽偏心?”穆青不樂意的說道。這個家裏就是重男輕女,自己從小就沒有穆少言那麽受到重視。嚴實的蔣茜茜,也覺得這是可憐呀,這些人也太沒有人性了,但是在真的是穆家做的嗎?這蔣家按理說已經沒了威脅了,穆家還需要繼續的多此一舉嗎?難道是害怕蔣家的糾纏。還是說有人故意的嫁禍。穆曉沒想那麽多,反正這其中的利害關係,自己也不想管了。聽到蔣茜茜嘴裏虛弱的聲音,穆曉貼近就聽到了蔣茜茜需要水。穆曉知道這樣的情況是不可能直接喝水的,隻能拿棉簽沾點水來給她潤潤唇。穆曉沒待多久就出來了,霍厲寒似乎和蔣家父母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