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秦家父子退場領盒飯

即便自己已經邊打邊退,極盡身法變化之妙,但他卻依然能在交手中快速貼近,擋在自己後續變化處,給自己一劍。不愧是幽靈宮宮主的兒子,別看隻以一手快劍稱雄江湖,其實人家的小細節多的不得了,每一樣都是普通江湖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神功秘籍。“厲害!”“你的身法也不錯,但是你的應對卻不如我。”藏劍山莊能在江湖上立足,輕功當然也不弱,天山雪鷹子更是輕功方麵的大行家,隻不過遊龍生雖然學了,但之前卻很少能用得上。可以說,...第10章

秦家父子退場領盒飯

聽到遊龍生的笑聲,趙正義的臉色漲的通紅,看了遊龍生一眼,又看向李尋歡。

“你帶來的奴才以下犯上,你非但不管教,反而還助長他的氣焰,你以為江湖中已沒有公道了麼?”

李尋歡負手而立,淡然道,“什麼叫江湖公道?難道兩個打一個纔算是公道?”

趙正義怒道,“你要知道,這不是比武較技,而是替你管教奴才!”

“他一向用不著別人管教,但趙大爺若是也想和他過過招,不妨就將秦三爺換下來,自己上去動手。”李尋歡似笑非笑的道。

趙正義兩眼一瞪,他的武功和秦孝儀在伯仲之間,就算略勝一籌,但也絕沒有勝過鐵傳甲的把握。

隻不過……

“你以為在場就沒人能替你管教奴才了嗎?”

趙正義瞄了一眼遊龍生。

“你此時讓他住手還來得及,若是惹得遊少莊主出手,我怕你的家奴會直接死在他的劍下!”

趙正義頓了頓,繼續說道,“遊少莊主縱橫中原河朔,行俠仗義,最看不慣宵小鼠輩,以下犯上!”

“遊少莊主?”李尋歡看向遊龍生,想起了林仙兒那天在小店中對他所說的話。

龍嘯雲急忙介紹道,“遊兄不但是藏龍老人的公子,也是昔年第一劍客天山雪鷹子前輩的唯一傳人。”

李尋歡聞言也不由一驚,“天山雪鷹子?”

即便是李尋歡,聽到這位昔年天下第一劍客的名號,也不由得悚然動容,看向遊龍生的眼神,也多了三分重視。

遊龍生看向李尋歡,又看向龍嘯雲,按理來說,他此時應該還不認識李尋歡。

龍嘯雲立刻介紹道,“遊兄你剛剛回來,還不認識我這位兄弟,他姓李,叫李尋歡,放眼當今天下,隻怕也唯有我這兄弟夠資格和遊兄你交朋友了。”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

遊龍生立刻作“久仰”狀,看了看李尋歡的手,又看向場中正在壓著秦孝儀打的鐵傳甲。

“原來是小李探花的家僕,怪不得有如此本領,果然是強將手下無弱兵。”

遊龍生笑道,“這一身橫練功夫當真令人驚豔,隻怕我的劍都刺不破他的麵板啊!”

沒有感受到遊龍生的惡意,李尋歡也鬆了口氣,悄然收回了已經到手的飛刀。

他剛剛見過了遊龍生的身法,並沒有輕敵之心。

而遊龍生雖然姿態頗高,稱呼鐵傳甲為家僕,但言辭中的善意,還是讓李尋歡在這熟悉而又陌生的興雲莊裡,感受到了難得的輕鬆和溫暖。

看來這位藏劍山莊的少莊主,還頗有乃父乃師之風,和林仙兒與丘獨等人,不是一路。

“遊少莊主客氣了,我這夥伴練的是笨功夫,可擋不住少莊主的淩厲劍氣。”李尋歡笑道。

李尋歡看向遊龍生的眼神中,也透著欣賞,還有淡淡的惋惜,以及一絲絲的若有所思。

遊龍生還不知道,僅僅因為這一點點的善意,李尋歡已經在思考怎麼讓他醒悟,怎麼將他從林仙兒的“魔掌”中解救出來了。

看到遊龍生不僅沒有因為自己的挑撥出手,反而和李尋歡互相吹捧上了,趙正義不禁氣的磨牙。

不對啊,這不符合遊龍生一貫的風格啊!

趙正義腦筋急轉,遊龍生一向清高孤傲,誰都看不起,而且最重身份規矩,在意別人吹捧。

若是平日裡有人如此相激,他就算不出手,也必然會出言嘲諷。

但今天怎麼……

趙正義想來想去,也隻想到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小李飛刀的威懾力實在太大了,讓平素裡眼高於頂的遊龍生,都硬生生轉變了性格。

“慫貨!”

趙正義心裡暗罵一聲,完全無視了自己也不敢動手的事實。

而且他現在依然不敢動手。

於是,龍嘯雲不出手,遊龍生不出手,趙正義也不出手,場上的秦孝儀,就隻能靠自己了。

但他自己貌似靠不住。

“砰”的一聲,秦孝儀最終還是不得不和鐵傳甲拚拳。

他當然拚不過鐵傳甲,雙拳交擊之後,鐵傳甲紋絲不動,秦孝儀卻噴出了一口鮮血,人更是直接被震飛出一丈開外,踉蹌跌倒。

鮮血撒在雪地上,雪更潔白。

鮮血撒在紫袍上,袍更黯淡。

秦孝儀精心打理的鬚髮已經盡數散亂,灰白色的鬍鬚中,夾雜著淡淡的鮮血,本人更是氣喘籲籲,兩眼無神,可見鐵傳甲的這一擊,讓他傷的不輕。

遊龍生點點頭,怪不得之後圍攻李尋歡,秦孝儀沒有出場,這一下重拳,已經傷到了他的臟腑。

即便以秦孝儀還算不弱的氣功修為,沒個一年半載的靜心修養,也別想再動手了。

另一邊,震飛了秦孝儀的鐵傳甲昂首而立,看向龍嘯雲和趙正義,厲聲說道,“還有誰想教訓我的,請出手吧!”

趙正義和龍嘯雲當然不會再和鐵傳甲交手,他們齊齊搶到了秦孝儀身邊,將他扶起。

而此時的秦孝儀,雖然敗了,但是看向鐵傳甲的眼神卻很詭異,而且嘴角揚起了一絲惡毒的微笑。

彷彿在說:你敢傷了我,我就要你的命!

秦孝儀湊到了趙正義耳邊,輕輕說了幾句話。

趙正義的眼神也不禁一亮,瞄了鐵傳甲一眼,但卻隱藏了眼中的猙獰笑意,而是說道,“想不到朋友你居然一身江湖罕見的橫練功夫,連老夫都小看了你,難怪三爺一時不察,要被你暗算了。”

鐵傳甲冷笑道,“你們若敗了,就是受人暗算,我若敗了,就是學藝不精,這道理我早已明白得很,你不說也罷。”

被人騎臉嘲諷,趙正義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怒聲說道,“姓鐵的,老夫念你是條漢子,有心保全你,你休要不知好歹。”

被人叫破了名號,李尋歡在旁邊眼神一閃,鐵傳甲也不由一愣,臉色變了變,然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昂然說道,“鐵某沒有趙大爺保住,也活到現在了,正覺得已活得有些不耐煩,趙大爺你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

碰到了一個不僅不鳥他,還比他厲害,還一直騎臉輸出的鐵傳甲,趙正義也沒辦法了。

所以隻能狠狠的瞪了鐵傳甲和李尋歡幾眼,道了五六聲“好”,然後扶起秦孝儀就走。

在他心裡,就連眼睜睜看他受辱而不出聲的遊龍生都恨上了。

龍嘯雲攔了半個身子,眼神左右巡視閃爍,陪笑說道,“各位有話好說,又何必……”

秦孝儀仰天打了個哈哈,扶著趙正義,慘然一笑,“我父子兩人俱已栽在這裡,還有什麼好說的!”

龍嘯雲無力再攔,隻能低頭。

等他再抬頭時,秦孝儀和趙正義已走的遠了。

(本章完)幫齊輕風,“老齊,你覺得呢?”“我倒覺得遊龍生有七成勝算。”“為什麼?”“龍不與蛇居,虎不伴犬行,丁乘風雖然是世家子弟,但出手次數不少,戰績彪炳,遊龍生能和他為友,本身就說明很多問題。”楊廷峰點點頭,回過頭來,繼續注視長街,卻沒有點評他們誰說的有道理。李明忠和齊輕風也不在意,在他們看來,花滿天和遊龍生誰勝都有可能,楊廷峰不說話纔是正確的選擇。但楊廷峰卻突然說道,“花滿天絕不是遊龍生的對手!”“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