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攜美同遊

上來的兩盤菜,“你們在菜裡下了什麼毒?”那店夥戰戰兢兢的問道,“什……什麼什麼毒?”李尋歡嘆息一聲,“他就是個普通的店夥,能知道什麼?”遊龍生眼神一閃,“快去廚房看看!”眾人一起搶進廚房,就看到已經收了火的兩個廚師,正一左一右的坐在案幾上,邊吃菜邊喝酒,享受著一天難得的清閒。眾人的臉色就全都變了,因為他們的臉,已經變成了死灰色。“幾位怎麼……”左邊的廚師剛剛說完,瞳孔一翻,倒頭就死。另一人嚇的急忙...第100章

攜美同遊

遊龍生晚上去春風樓風流瀟灑的計劃落空了。

不過與之相對的,被窩裡倒是多了一個人。

另外,不得不說,丁白雲的聲音是真好聽。

……

第二天一早,丁白雲大大方方的挽著遊龍生的胳膊出現在山莊裡,氣質優雅,氣度非凡,看起來就像是藏劍山莊的女主人一樣。

遊季滿臉笑意,遊騰樂嗬嗬的直接叫了聲“夫人”,雖然被丁白雲糾正過來,但丁白雲臉上的開心,就連山莊裡的看門狗都能看出來。

“對了,我記得那個至尊寶曾經說過,南海娘子還有弟子。”丁白雲突然說道。

“你還記得啊,真難得。”

丁白雲臉色一紅,然後沒好氣的翻了遊龍生一眼,“南海娘子的弟子總也會易容術的,不要大意。”

遊龍生拍拍丁白雲的腰肢,“我屋裡有一本《七巧經》,裡麵也有一些關於易容下毒之類的手段,你有空看看,瞭解一下,一般人的易容術和下毒法就瞞不住你了。”

“《七巧經》?是少林心鑑的一身本領?”丁白雲問道。

遊龍生點點頭,“就是他。”

丁白雲眨眨眼,理智迴歸,看向遊龍生的眼神就詭異無比,“昨天的南海娘子,伱不會是靠著那本《七巧經》看出來的吧?”

“怎麼可能!”

遊龍生一臉正氣的道,“南海娘子的易容術比心鑑厲害多了好吧,我怎麼看得出來!”

丁白雲看著遊龍生,隻感覺又好氣又好笑,不過昨天睡都睡了,也沒有深究的必要了。

“便宜你了!”

遊龍生兩眼一翻,絲毫沒有領情的意思,“昨天就算沒有你,我也準備去春風樓的!”

丁白雲愣住,磨了磨牙,忍不住伸出了手,並指作劍。

“你要是敢去找那些不要臉的女人,我就把你那玩意兒砍下來!”

遊龍生都驚呆了,“你昨天不是這麼說的!”

昨天在床上,他可是和丁白雲約法三章,預防針都打了三次。

“而且把那玩意兒砍了,你用什麼,劍柄嗎?”

丁白雲昨天之前還是處子,說起這個話題難免臉紅。

不過她還是梗著脖子道,“我反悔了,你有個藍姐姐就行了,以後去青樓應酬可以,睡覺不行!”

“嘿你個小娘皮,我可不是一兩個女人能應付的!”

“哼,我還對付不了你?隻有累壞的牛,沒有耕壞的地,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於是兩人剛出來沒多久,就又進了臥房。

事實證明,遊龍生沒吹牛,玉簫道人的《房中秘術》確實頗有獨到之處,丁白雲還真應付不來,最後舉手投降,退了一步。

……

一連三天,丁白雲就在臥房裡研讀《七巧經》和《房中術》,用以預防南海娘子徒弟的可能報復和增強對付遊龍生的能力。

不過遊龍生卻不是太擔心。

第一,那個鐵姑拜入南海娘子門下,本來就是為了去殺南海娘子,因為南海娘子背叛了魔教。

第二,鐵姑在《九月鷹飛》裡麵的武功也實在不怎麼樣,被上官小仙輕易殺死,當然也不會是此時遊龍生的對手。

第三,南海娘子和大歡喜女菩薩是朋友,那大歡喜女菩薩和魔教本身的關係估計也不咋樣,不愧是散裝魔教,在哪本小說裡都不團結。

第四,玉簫道人的《房中術》本就是以男子為主,丁白雲就算再研究多深,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遊龍生:(^^*)

然後他就被丁白雲再次拖進了臥室。

……

丁白雲在藏劍山莊住了幾日,然後兩人就一同出遊了。

冬日天地一片白,也正是欣賞太行山脈各地名勝雪景的時候。

五臺山、恆山、呂梁山、中條山、王屋山、北武當山……

不得不說,山西真的是山多,而且每一座山都頗有特色,山上不是如懸空寺、元靈宮等佛道勢力,就是如黑虎寨、飛鷹寨等盜匪山寨。

遊龍生和丁白雲兩騎並走,還真的招來過兩次想要搶馬的山賊。

當然結果也是喜人的。

這一日,銀裝素裹,兩人兩馬就來到了恆山。

“聽說懸空寺乃是天下奇觀,上次在袁秋雲的婚禮上認識了懸空寺主持慧明大師,還說有空去懸空寺遊覽一番。”

遊龍生說道,“結果把西域和江南都繞了一圈,卻還沒來懸空寺。”

丁白雲在他身邊,提劍跨馬,臉上全是笑意,“我也沒來過,正好一起來看看。”

於是兩人就一起上了懸空寺。

遊龍生在現代時,也隻是在網路上看到過懸空寺的圖片,此時親身來到現場,還是不得不感慨於古人的宏偉能力。

要知道,這玩意兒是北魏時期建造的啊,南北朝時期!

踏入懸空寺,主持慧明大師親自招待,遊龍生和丁白雲也在懸空寺用了素齋,然後詢問起附近的景緻。

“恆山乃五嶽之一,山西名山之首,有十八盛景,還有三寺四祠九亭閣,七宮八洞十二廟之說,可謂無處不是奇山異景。”

遊龍生笑道,“懸空寺當然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個。”

“遊莊主過譽了,老衲也是得了祖師遺澤,日日誦經,不敢怠慢。”

慧明大師笑道,“不過除了懸空寺之外,其他寺廟道觀中的武林中人卻是不多,遊莊主和丁姑娘莫以武林人士的身份上門。”

“多謝大師提點。”

慧明大師擺手說道,“距離懸空寺不遠的,除了一白虛觀頗為有名之外,在翠屏峰下還有一處梅花庵,視野開闊,最合觀景。

如今大雪漫天,銀裝素裹,若是兩位想看雪景,那梅花庵卻是比老衲的懸空寺更合適。”

丁白雲笑道,“多謝大師,那我們明日就去梅花庵轉轉。”

遊龍生坐在一邊,忍著笑,都不敢看丁白雲,眼神隻是從懸空寺的閣樓窗戶向外看。

梅花庵啊!

真的是大名鼎鼎!

《邊城浪子》的整個故事,都是由梅花庵戰役而起。

中原高手死了二十多個,白天羽一家滿門滅絕。

而此役的兩個幕後黑手之一,就是此時坐在自己身邊,優雅英颯、巧笑嫣然的丁白雲。

(本章完)節,天氣真冷啊!“行,我知道了,七日後我會去白雲莊一趟。”遊龍生說道。遊季問道,“我為莊主去準備賀禮,這一次,要送寶劍嗎?”遊龍生果斷搖頭,“當然不送,我和袁秋雲的關係還沒好到這一步,而且新婚賀禮送兵器也不合適,季伯您看著準備就行了。”“好嘞!”遊季應和一聲,帶著遊騰就退下去了。遊龍生看著遊季和遊騰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道,“季伯的武功,也很強啊!”“那當然!”段千說道,“八年前太行五虎入莊奪劍,老莊...